第145章 悲催的王秘书

    “虽然很多人死后都不记得生前的事情,但是如你的父亲,他的精神力很特殊,是神性的精神力,这令他在死后保留一种本能,回到他最牵挂的人身边,他一直在以他的方式陪伴你,保护你。https://www.bookbao.org

    时深忽然仰面,他像是在凝望什么,但他不是宁宸,他什么都看不见。但原来他一直以来最崇拜最敬爱的人,一直在他的身边。

    他忽然笑了,这个男人很内敛,可当他一笑间,却仿若春暖花开,那柔和的眉眼如人世绝色,眼底眉梢浸满醉人的温情。

    “谢谢你。”

    他深深的向宁宸鞠一躬。

    时深身旁,柳尚卿也红着眼,一言不发地狱时深一样,虔诚感恩。

    宁宸小眼神雾雾的,“那,现在,还要删掉记忆吗”

    宁宸认为可以不删,他虽然不太懂,但他知道以世俗的观点来看,之前那些记忆碎片对时深二人而言很有意义。

    时深不假思索,“删吧。”

    他重新直起腰,“我与你之间差距太大,我能为你做的事情实在太少,我欠你太多人情。但是至少,我希望尽我自己最大可能去保护你,我不愿让我自己成为一个危机的隐患为你带去灾祸。我想,我爸也一定会赞同。”

    宁宸往时深头上看了一眼,像是在考虑什么“其实也不必,我可以只删工厂那些记忆。”

    时深怔了怔。

    宁宸说“就这么定了”

    然后他掩面打了一个秀气的哈欠,往薛焰怀里钻了钻。“焰,我困困。”

    “嗯,这就抱你上车,你可以安心睡。”

    宁宸点着小脑袋,回头看了时深一眼,然后动了动手指,似乎从时深、柳尚卿、周瑞,从这三人这里收走了什么。

    三人怔愣了一切。

    等回过神时,房车内,灯光已经暗了,小孩已经睡了,但三人脑海却留下一小片区域的空白。可那些重要的,应该被铭记的,却留下了。

    “深哥”

    柳尚卿的情绪尚未调节完毕,仍透着几分痛苦的心碎“我不甘心”

    时深看他一眼,沉默着拍拍柳尚卿的肩膀。

    他知道柳尚卿的不甘心是来自于什么。

    杀父之仇,却被别人报了。

    他们两个,是真的很没用。

    野鬼死了,时韵的身体变成一具干尸,捷琳娜工厂内部大乱,但诡异的是大伙竟想不起来到底发生过什么。

    此事惊动了51741本地的高层。

    捷琳娜与本地的军需部门一直有合作,此合作是时父生前定下的。上头对这事儿很是看重,于是彻查此次发生在捷琳娜工厂的这起灵异事件。

    最终这事传到星球长执政官摩尔这里。

    “捷琳娜”

    摩尔在51741的任期已有百年,但时家与官方的合作却要早于那之前。

    摩尔翻阅卷宗,忽然说道“这份合约明显不合理,捷琳娜的订单始终处于亏损状态,当年负责这事的人是谁这是明摆着的剥削压榨”

    摩尔气坏了,在他治下51741上下清廉公正,可当初官方和捷琳娜达成的协议却是王霸条款,以牺牲工厂利益为军需部门便利,但这份合约却太过蛮横。摩尔怀疑是有人以权压人,逼着捷琳娜签下这种不合理的条约。

    结果却得知

    “摩尔大人,当初这事是由孙大人负责的,不过”孙大人已高升,51741充其量顶多只能算是对方的垫脚石,对方当年也正是因为在捷琳娜这事上取得优秀成绩,从而才提拔到珈蓝星系那边。

    摩尔紧皱着眉头,对方已脱离他辖区,这事就算想追究也有点困难,更何况他查了一下,那位孙大人步步高升,如今的地位甚至在自己之上。

    摩尔“哎”

    随后,卫星捕捉到的画面反馈过来,摩尔发觉捷琳娜这事之中有宁宸的痕迹,他思来想去“这事先放一放,你们调查的重点集中在那具干尸上,这种手段,我以前好像曾在哪听说过”

    将这一切安排好后,摩尔沉思许久。

    “干尸一个大活人,变成了干尸这事儿,怎么有点像是鬼蜮的手段”

    与此同时。

    无人区内,天亮之后,宋天渝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华烙那边的任务还得再过一阵子才能结束,老师要不要去看看他我看他的样子似乎很想你。”

    小孩刚洗完脸,发丝滴着水,小表情却很酷“不要。又不是以后见不到,而且,反正他又没生命危险。”

    宁宸说得冷酷,宋天渝却看穿小孩是在犯懒,懒得动,懒得去,这人的懒癌晚期已无可救药。

    这时一通电话打到宁宸的光脑上,宁宸接通后,对方惨惨地说“亲爱的你都离开好久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你知不知道我想你想的要死呀,亲爱的你一定是不爱我了,你怎么可以这么狠心呀”

    宁宸一呆

    人像是微微卡壳一下下,然后一脸困惑地看向来电显示。“啊,叶蓁。”

    小嘴一开一合,然后眼神有点发飘“我一会就回去。”

    这个小孩在无人区浪够了,他终于想起自己的身份,貌似他是一名老师来着。

    叶蓁喜不自胜。

    “真的好好好,我立即通知下去”

    通知

    小孩眼神满困惑的。

    一行人整装待发,捷琳娜工厂后续留下了不少事情,得让时深回去主持大局。不过时深和柳尚卿与宁宸约定,等工厂这边的事情处理好,二人就去学校找宁宸报道。

    曾受野鬼器重的眯眯眼王秘书被时深抹了脖子,后来被宁宸救了回来,宁宸没再过问这件事,但当初柳尚卿本是想利用王秘书对付那个霸占时韵尸体的野鬼。

    不过既然野鬼已经死了,时深是法定的继承人,他如今开始掌权,那个眯眯眼王秘书自然也就没用了不对,还是有点用的。

    时深和柳尚卿对工厂业务不熟,王秘书这人虽然人品差了点儿,还曾想谋害时深,但业务水准却是顶级的。

    柳尚卿给时深出了一个鬼主意“深哥,我觉得呢,咱们得找个人给咱们当牛做马对不对”毕竟他们两个以后还得去学校报道,课业事业难兼顾。

    时深很深沉,“嗯,你说的有道理。”

    柳尚卿笑出一副好温柔的样子,“那,有些人以前想对付咱们,像咱们这种善良大度的人不喜欢打打杀杀,那太血腥了。所以你看不如我们大人大量,法外开恩,饶他一命哎,你看,我就是这么心软”

    所谓心软的柳尚卿神色自然地狠坑那个眯眯眼,日后为时深二人当牛做马的王秘书面无表情地表示“我宁愿死真的那两个畜牲简直不是人他们在压榨我,在剥削我,动动嘴皮子就得让我忙掉半条命,我真的宁愿死啊啊啊”

    天津https:.tetb.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