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135: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宁宸在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不论初衷是否与私人因素有关,至少这是一件造福社会,造福本地,惠及土著生命的事情。https://www.laishu8.com

    他不知自己的伟大,可时深却因少年那番豪言壮语而心情激荡。

    与少年对比,自己这种人的格局,还是太小了一点儿。

    如若只是为了实现承诺,宁宸完全可以有更多种方法,比如他可以借助薛焰的力量,他可以让外面的商人来这里建厂办公促进民众就业率提升此处的经济,他也可以让薛焰帮他找来一批师资精良的教师去帝国理工学院授课,他可以有更多更投机取巧的办法,可他偏偏亲力亲为,他在做一件很艰巨的事情,并且,他深谋大略,思想深远,甚至想到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

    他要的,不是一时的风光,而是长久的鼎盛。

    他不是心无城府,只是他的城府,他的算计,全都用在了更恰当的地方上,用在了正事儿上。

    而这样一想,时深就忽然有点自惭形秽了。

    执着于个人恩怨,纠结于家族阴私,却比不上民族的大义。

    他弯下腰,诚心诚意,冲着房车的方向深鞠躬。

    “学海无涯,达者为先,今天我时深敬你为师,感谢你为我上了人生中重要的一课”

    时深掷地有声,尔后回首看向同样满脸震撼的柳尚卿。

    柳尚卿惭愧地摸了一把脸,“这天底下,怕是罕少有人能比得上他。”

    孩子

    他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孩子而已,他的思想是成熟的,远比许许多多的人要更加成熟。

    他只是外表稚嫩,可他的眼界,他的格局,却早已超越了少年人

    宁宸不知时深心中的震撼,只知吃完早饭后,就见时深和柳尚卿已经收好了帐篷,将野外露营的行囊装进空间钮里,尔后两人规规矩矩地站在房车外面瞪着宁宸从车里出来。

    宁宸困惑地看了时深一眼,然后若有所悟地啊了一声。

    “啊,是我的学生呀。啊,从现在开始,我是你的老师啦”

    时深表情很浅,唇角却似弯出一抹浅到几乎看不见的笑弧。

    然后,就见宁宸面无表情地点开光脑,然后噼里啪啦地一顿敲打。

    等敲打完后,光脑的蓝光屏幕上飞速地跳出一串串信息数据,间接有一张张疑似照片的图片飞速闪过。

    屏幕右上角有个鲜红的符号标致,5s,这代表宁宸持有的最高级身份权限。以这种权限可以随时进入帝国的信息库调取任何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尔后,他挥挥小手“走,上车。”

    时深和柳尚卿对视一眼,有点不太明白宁宸想做什么。

    宁宸小表情酷酷的,倒是薛焰,他了然一笑。

    “上来吧。”

    同时,薛焰对驻扎在时家祖宅外的那支施工队下达原地待命的命令,主要是让施工队负责看守,他们自己不可以进去,也禁止外人进入时家祖宅。

    毕竟就算时深已经变成宁宸的学生,看在这一层身份的面子上宁宸绝不会对时深所在乎的东西动手,但不论如何,这祖宅毕竟是私产,又不是大观园,又岂容他人随意出入浏览。

    房车启动,宁宸什么都没说,薛焰却知道宁宸想去的地方是哪里。

    宁宸坐在一张布艺的小沙发上,忽然小脸闷了闷。

    薛焰看出他心情不好,就有点疑惑,也有点担心“怎么了在想什么呢”

    宁宸趴在沙发扶手上,两只小手托着腮。他眼角余光瞄了时深和柳尚卿一眼,然后就哎

    宁宸狠狠叹气。

    “焰,我犯罪了。”

    “嗯”

    薛焰被宁宸弄的满头雾水。

    宁宸面无表情的,但眼神里像是透着几分苦恼。他放下托住下巴的小手,苦哈哈地垮着小脸说“之前,没收购时家,可我去过时家祖宅,算擅闯民宅。”

    所以,他犯罪了。

    哎

    小孩异常纠结地皱起了一对儿小眉头。

    薛焰“”

    忽然就有点想笑,这傻孩子。

    “宁宁你去那里之前知道那是时家的祖宅吗”

    宁宸愣愣,然后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态度却是相当诚恳的。

    薛焰笑,“这就对了,不知者无罪。即使是擅闯民宅,也是无意中做下的。况且你有偷盗那里的东西吗没有。所以你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误入一处私宅而已,况且那个老宅子从外表来看是真的很旧了,我相信任何人都会当它是一座年久失修的无主之屋。”

    宁宸眼神亮亮,豁然开朗。

    “对哦”

    所以他并没有犯罪。

    嗯,他心里轻松多了,顿时小身子一懒,像根软绵绵的小面条似地窝进了沙发里。

    薛焰失笑。

    捷琳娜地下工厂。

    周瑞的工作比较忙,所负责的事务也比较杂,他大概算是一名助理,身份比不上王秘书,王秘书算是他的上上级。

    之前虽然临时被工厂任命为特派员去帝国理工学院接引宋天渝,但在把人带来工厂后,他的任务就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重新回归本职的周瑞最近忙得不可开交,偶尔也会想想宁宸和宋天渝的事情。

    捷琳娜邀请宋天渝来此是为签约,但最近似乎静悄悄的,并无想关的风声传出来,所以也不知宋天渝到底是怎么想的,又到底有没有和工厂签约

    周瑞忙里偷闲地躲在安全通道里抽烟,他站的有点累,就蹲下来。

    一支烟已经烧了一半,他狠狠地长吁口气。

    繁重的工作带来巨大压力,有时候他甚至要怀疑,再这么忙下去迟早有天他得过劳死。

    他本人根本不愿当个工作狂,但整个工厂在时韵的带领下,厂子里的员工却被硬生生地逼成了工作机器。

    周瑞“哎”

    这年头,都不能愉快的讨生活了,人生真是越来越不容易了,哎

    直至抽完了一支烟,周瑞揉了揉因长期伏案整理文件资料而变得发僵的肩膀,又锤了锤刚才偷懒蹲在地上蹲麻的大腿,这才有气无力地站起来。

    天津https:.tetb.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