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121:时深,我太难了

    他一对星眸射寒芒。https://www.bookbao.org

    简直惊悚

    这孩子,这孩子,他竟然

    宁宸伸出的小手手停顿在半空,他一脸呆萌地回头说“啊,你慌什么。啊,我就想唔,刨开看看呀”说罢,他还摆了摆小手,像在说时深大惊小怪。

    时深“”

    我太难了

    心真的太累了

    时深义正言辞“这是对英烈亡灵的不敬”

    宁宸就一副好困惑的样子,“可是,这些坟包包就只是一个个空壳子而已,又没有埋他们的尸体,那挖开看看又有什么关系,况且”

    没等宁宸说完况且,时深就面无表情的,斩钉截铁,“总之不可以”

    时深一步上前,攥着小孩的臂弯将小孩整个拉起来。

    宁宸呆呆的,小眼神就满疑窦的,像是闹不明白,他就挖开一下下,有什么关系嘛,大不了事后再埋上嘛。

    总之,这一刻,小孩他就超委屈的。

    时深摁了下脑门。

    见面次数不过寥寥,但他却发现,这孩子是真的很没有常识

    神经粗条的吓人,善恶观念相当模糊,胆子也大的吓人。他三观有悖于常人,想做什么就去做,完全不管这种做法是否道德。

    时深瞪宁宸,宁宸更委屈了。

    “我又没做错事情。”

    “你这叫打死不认错”

    “才不我,我”小眼神飘忽一下,他狡辩“这里,景色不好。我就想帮忙迁一下坟呀。”

    “然后迁坟的过程中再顺便挖开坟冢看一看里面的结构”

    时深一语戳穿宁宸的意图。

    宁宸就耷拉着小脑袋,还是有点搞不懂时深为什么要生气。

    时深气得都快心梗了,这孩子简直是一个祸害。

    “你站远一点。”

    他将宁宸推开两米,生怕宁宸故态复萌再次挖坟。

    之后,时深双手合十,他伫立在那个侥幸保住的坟包前。

    “爷爷,我来了。”

    宁宸“”

    他小嘴微张,哦了一声。

    原来这个坟包是石头爷爷的呀,他心想怪不得石头不让他挖坟。

    好叭,那就不挖这个啦。

    于是他哒哒哒地往旁边走去。

    时深听见小孩走远的脚步声,顿感不妙,他立即回首

    然后他就看见熊孩子再次伸残罪恶的爪子

    时深气炸了。

    “你给我住手那是我曾祖父的衣冠冢”

    宁宸“啊那我再换一个”

    “停下那是我堂叔爷的”

    “那我再”

    “再没有再,你给我出去”

    时深气得直哆嗦。

    时家,曾是本地数一数二的顶级名门。

    在那场惨烈的战役中,时家为支援战役,很多人惨烈战死,尸首无存。

    而这片衣冠冢,有超越一大半以上,都是属于时家的

    时爸爸在世时,每年这个时候都会带着时深来祭奠先灵。

    帝国人均寿命四百多岁,甭提祖孙,就算是父子之间相差两三百岁也是常有的事情。

    早在时深出生前,时家那些先祖英烈就已经战死疆场了。但时深童年时,时爸爸经常带时深来陵墓群祭奠英灵,时深虽从未见过那些先祖,但对先祖英灵很是敬重

    宁宸不懂时深在发什么火,在他看来这些衣冠冢全是空壳子,既未葬尸体,里面埋的衣冠又都已经烂掉了,要不然他也不会挖呀,至少这点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并且,敲黑板,划重点

    死无全尸的英灵无处可归,这片衣冠冢是英灵的寄身之地,然而早在来到无人区见到这片衣冠冢之时,宁宸就已经发现了一件事。

    有一种诡谲的磁场,扰得英灵不得安宁,甚至是在吞噬英灵残留的灵魂力量。

    他想要挖开坟冢,其实是想看一看。那吞噬英灵但诡谲磁场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不论如何,总之宁宸就很不理解时深为何阻止自己,毕竟放任那种诡谲磁场继续作乱,对已故的英灵有害,用一句话形容就是死了也不得安宁。

    他认为他在做一件好事,可时深看他的眼神仿佛他罪不可赦,罪大恶极。

    总之,两人相互瞪眼,一个恼怒,一个无辜。

    直至

    “啊,神石”

    宁宸忽然望向某一处。

    这下子,小魔头也顾不上挖坟的事情了,他一副很着急的样子,哒哒哒地冲向了远方。

    时深“”

    我太难了,我太心累了

    熊孩子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他不放心,赶紧跟上去,深怕宁宸再次挖了他家哪位先人的祖坟

    上刀山下火海,过五关斩六将。

    宁宸是个懒性儿,平时不管干啥都总是一副慢慢吞吞的样子,可这回却像一道小闪电,他咻咻咻地追着神石横冲直撞,那速度之快,简直是飞梭本梭了。

    时深追着宁宸跑了一段路,实在不行了,累的厉害,心口砰砰跳,肺子都快要炸了。过激的运动量超出身体负荷的极限,时深不得不停下。

    他拄着膝盖像缺了水的鱼,大口大口的喘气,满脸狼狈的汗水,人都汗如雨下了。

    过了好半晌,稍稍平复一些些,人慢慢缓过来了。他抬起袖子蹭掉疤脸上面的汗水,狐疑地看向前方。

    兔子精宁宁已经变成一个小白点了,他真就跟兔子似的,撒开小脚丫子跑的飞快。

    时深“”

    那是时家的方向啊

    尽头有一处建筑,是时家的老宅。

    两百年前那场灾难不但破坏本地生态平衡,使绿地变荒芜,更是损毁了不少建筑,令从前的城镇变成了废墟。

    但这之中也有一些房子侥幸地保存下来,比如时家的祖宅。

    不过

    如今的无人区已不再适合人类居住,所以哪怕那些房子依然健在,却也成了荒凉的死宅,在漫长的岁月中,因无人打理无人居住,逐渐变得颓靡朽败。

    时深费解,纳闷熊孩子怎么跟打了鸡血似的,而且还直奔时家祖宅而去他想不通,索性作罢,重新提气,拔腿朝前方追去。

    时家祖宅外面耸立着庄严的围墙,很有几分圈地为王的意思。恢弘的建筑历经百年风霜,却从这盛大的规模,依稀可见时家从前的辉煌

    天津https:.tetb.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