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101:神秘博士

    不爱干就别干呗,多简单点事儿。https://www.xqianqianxs.com

    猫大爷瞅瞅少年那张妖娆哀艳的绝色面容,哧溜一声,像是狠狠吸了下口水。

    要不是看在这孩子长得好看的份儿上,大爷他才懒得陪他胡闹呢。

    躺在地上的宁宸忽然翻了一个身,那模样像死了一样,眼神里空空寂寂的,脸上面无表情的,银白的短发,血红的眸子,心里在叫嚣着杀意,却懒得动了,不想动了。

    “我不要干活了”

    少年像是在向什么抗议,他忽然坐起来,发了一会呆,然后又重新扑在地上,他徒手刨坑。

    他的手看似娇柔,看似文弱,却如铁铲一般,铲起一堆又一堆干燥的尘土。一开始他速度还挺慢的,却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直至两只铲土地小爪子都快成一道道幻影了。

    他刨了个坑,然后他一脑袋扎进去。

    “我要睡觉几个月,几年,几十年,几百年反正,有什么事,等我下次睡醒了再说。”

    他面朝下趴在坑里,惫懒地冲着坑外动了动指尖,元素之力立即卷着尘土将这个坑填平。

    他竟然把他自己给埋了

    猫大爷“喵喵哇”

    与此同时。

    薛焰派来的人已经赶了过来,在见到宁宸的第一时间立即将消息传递到薛焰手上。

    薛焰好不容易才得知宁宸的线索,当然是立即赶来。

    结果等他赶到时,就看见一只傻了吧唧的黑猫被人五花大绑,正坐在一个崭新的小坟包前目瞪口呆

    薛焰“”

    “焰爷,宁少爷在那儿。”

    护卫给薛焰指路,旋即,薛焰神色微妙地看向那个小坟包。

    他微微愣了下,旋即,嘴角狠狠一抽搐。

    “宁宁”

    似想笑,似无奈,总之就是声叹息。

    宁宸把他自己给埋了,但他并没有睡着,因为他觉得好吵。

    这种吵,不是自然界的声音,而是来自冤魂厉鬼的哭诉与喧嚣。

    如果有人能够看见宁宸的精神领域,就会发现他的精神领域并非纯白,而是一片灰蒙蒙的混沌,宛若宇宙诞生之时的状态。辽阔,广袤,无边无际。

    而在精神领域的最中央位置,有一颗类似太阳的东西,但这颗太阳碎裂成一百零八瓣,就像一面被打碎的镜子,勉强粘合在一起。

    一百零八个版图,其中一个散发着五颜七彩的光,另外还有十八个是血红色的,至于剩下的,全部暗淡,是灰色的。

    就仿佛曾居住在那些小版块中的力量被人取走了一样

    他的精神领域异于常人,无论内在的景象,还是领域的面积,甚至是精神力的雄厚等级,都要远远超越这个世上广义上的天才。

    意识进入精神领域,人的外表再怎么变,灵魂的本质仍是相同的。

    所以出现在此处的是一名银发银眸的少女,但少女的银眸似酿着血色。

    就一副挺呆滞的样子。

    她忽然挥了下手,凭空出现一幕景象。

    苍凉古堡,宛若幽灵的住所,一名银发银眸的少女被绑在解刨台上,旁边的架子上摆满了肉狗电钻铁刺以及切割工具等。

    少女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她不知这种日子过了多久,兴许一年,兴许十年,兴许百年她没有时间概念。

    她只知道,自从她被捕捉后,就一直被关在这间刑求室里。

    起初负对她用刑的那个人,是一名年轻的男人,后来年轻人变成中年,再变成老年,然后忽然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她这里也换成了另一个人,然后第二个人也老了,换成第三个,再换成第四个

    她猜,外面的时间应该已经过了几百年。但不论那些人是老是死,她容颜永驻,而且无论他们如何对待她,她都没有死。就算伤的再重,转瞬即可痊愈。哪怕被人开膛破肚,哪怕内脏被人挖出,转瞬就能重新长出了一副心肝脾胃,一眨眼的时间伤势就能恢复如初。

    直至最后,她彻底崩溃了。

    “杀杀杀”

    她的意志在叫嚣,在凄厉地哀嚎,在悲愤地对自己的身体下达不顾一切毁灭命令。

    然后

    “宁宁,宁宁”

    薛焰扒开小坟包,露出少年孱弱瘦小的身体。

    他将少年抱了出来,轻柔地唤了两声。

    “啊啊,吵死人了啊”

    少年陡然睁眼,阴戾暴躁,那眼神就跟要吃人一样。

    薛焰愣了愣,他从少年血红的瞳孔中看见自己的倒影。

    他心里涩了涩。

    “宁宁,我们该回去了。”

    少年就一副又狂又燥的样子,忽而扯唇冷笑“你在喊谁”

    “当然是”

    “闭嘴”

    宁宸捂住自己的耳朵,“没见过像你这么不懂事的仆人,作为你的主人,我准你叫我的名字了吗你叫的那么亲热,主仆不分薛家的后人怎么一代不如一代。”

    少年这话说的老气横秋的。

    薛焰失笑。

    “是是是,小祖宗,是我逾越了,是我尊卑不分。你看,你身上都脏了,这里的土地虽然干燥,但毕竟不比床舒服,我带你回去好不好”

    宁宸淡淡一瞥,从薛焰怀里跳下来。

    他慢吞吞地走向那只五花大绑的黑猫,将黑猫提溜起来。

    “宁”

    薛焰一步上前,欲唤宁宸的名字,哪知那少年走得毫不留恋,一步瞬移,身影自原地消失不见。

    薛焰怔愣了好半晌。

    末了,他沉郁地吐出一口气。

    又是这样。

    无论过了多少年,无论经历多少次,他都永远没办法适应。

    他忽然想起最初的最初,在一片姹紫嫣红的花海中,那名神性的少女银发银眸,唇角噙着纯真柔软的笑容那是生命的最初,一眼便为之惊艳,此后便是永生的着迷。

    深深镌刻在心底,亦是铭记灵魂中

    他按了按眉心。

    最近,似乎总在不经意间回想许多从前的事情。

    即使,他爱的那个人,早已舍弃了从前的那些东西。

    从完整变残缺,是那人刻意为之。

    而他,而他们

    多少年来,一直追随挚爱的踪迹。

    他是如此。

    薛战如此。

    薛烈也是如此。

    还有那些人同样如此。

    天津https:.tetb.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