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29:果然,华烙很蠢

    叶南辞,死亡凝视。https://www.laishu8.com

    闯了祸的华烙“”

    也不怜惜一下人家给你买能量酒的跑腿之功,太无情了。

    华烙委屈吧啦,“好嘛,我错了。给给给,你要的能量酒。”

    撵走华烙,叶南辞开始炒菜,宁宸像个监工者,紧迫盯人。

    叶南辞莫名有很大压力,这压力来得莫名其妙的。

    一盘麻辣豆腐出锅了,因为没有酱油,豆腐的颜色浅了些,没有葱花,里面洒了一种黑色粉末,这黑粉有点像胡椒,还带着点辣味,但辣度比不上真正的辣椒。

    客厅支起一个小桌子,三人坐在桌边。

    叶南辞给自己倒了一杯能量酒,华烙早已忍不住了,抄起筷子大快朵颐,但他力气太大,豆腐一夹就碎,急得差点没哇地一声哭成两百斤的大胖子,末了还是叶南辞拿来一把汤匙才拯救了他。

    “嗷嗷呜,好好次”

    这个简直好吃哭

    “这个东西是豆腐好好吃,好香,好嫩”

    宁宸吃了两口,心里点评两个字尚可。

    叶南辞留意着宁宸的表现,心里默默想不管豆腐还是冻肉都很难得,但小老师却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一点都不诧异,视之为平常。

    还是那个老问题。

    这人以前过的到底是什么神仙生活

    华家。

    楚君逸手握一把花剪,坐在轮椅上修剪盆栽。

    他一副沉静模样,但忽然一剪子剪下,精美盆栽顿时毁了,主枝被剪断,歪歪扭扭地倒向了盆栽外。

    楚君逸怔了下,旋即放下花剪。

    “管家,华烙他最近在忙什么”楚君逸回头看向身后的管家,管家道“小少爷最近很乖,每天按时按点的上课下课,课余时间多数是和那位新来的老师在一起。”

    楚君逸沉默一瞬,他垂首不知在思索什么,额前碎发洒落下来,挡住他幽深幻缈的眸子。

    “那位老师是姓宁对吧”

    “是的,大少爷。”

    考古大楼,搏击训练场。

    华烙死狗似的趴在地上,满头大汗,真的是累得不行。

    宁宸掏出一个小本子,在上面一笔一划认真写下今日的训练记录。

    这时搏击训练场来个外人。

    楚君逸坐在轮椅中,管家推着轮椅。当看见因训练而累的爬不起来的华烙时,管家眼里闪过一抹诧异。

    楚君逸神色微动,“华烙。”

    华烙一个激灵,连忙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他精神抖擞地迎向楚君逸“大哥,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两天后是你的成人礼,给你带了些帖子。”华家举行的宴会需要请帖才能够进入,华烙朋友不少。

    接过请帖,华烙眉飞色舞“来来来,大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班的老师,宁宸,他负责教我们必修课。”

    楚君逸微笑着看向宁宸,“宁老师,久仰。”

    宁宸淡淡一瞥,蹙着眉收回视线。

    华烙腻在楚君逸身边,各种开心,这还是他大哥头一回来学校看他呢。

    哥俩聊了半天,最后华烙欢天喜地的送走楚君逸。

    等他重新回到搏击训练场时,美滋滋地各种吹,总之他哥天下第一好,有一个这样的哥哥可把他给美死了。

    宁宸薄唇一掀,“蠢。”

    华烙“”

    宁老师,你鄙视我

    你干嘛又鄙视我

    好气哦

    老师动不动就装作一副全宇宙他最聪明的模样,当学生的人莫名其妙被骂蠢,真的好心塞。

    下午,结束了一整天的训练,华烙抓着宁老师,想去叶南辞家开小灶。

    宁宸摇头,“不去。”

    “为啥”

    “有事。”

    华烙啼笑皆非,“好啦,我知道你一定是又想睡觉了,但饭还是要吃的。”

    “不吃。”

    华烙“”

    大哥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

    宁宸出了校门向左拐,一辆悬浮车从空中降落。

    这是华家的车子。

    管家下车,朝宁宸走来。

    “宁先生,我们少爷有请。”

    宁宸目不斜视,笔直越过管家,“不认识。”

    管家上前一步,拦下宁宸“我们少爷是华家的大少爷楚君逸,宁老师,请”

    姿态强硬,不给人拒绝余地。

    华家

    宁宸微微一偏头,看向那辆停在路边的悬浮车。

    他慢吞吞地转身朝悬浮车走去,管家为他拉开车门,而后守在车外。

    车内空间很大,楚君逸手拿一直注射剂,扎入自己膝盖骨缝,而后笑着抬头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宁宸。

    “宁老师。”

    宁宸“有事说事,不听废话。”

    楚君逸“”

    颇有些意外地扬起眉宇,“我有点懂了,怪不得华烙会喜欢你。”

    宁宸蹙眉,他说了,他不听废话,而楚君逸说的是废话,于是他推了推车门,但车门被锁了。

    楚君逸微笑道“这几天华烙每天按时按点的上课下课,他能这么上进我很欣慰,也必须为此感谢宁老师。但宁老师也需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

    楚君逸蹙了蹙眉,转而又说“之前在贵校的搏击训练场,我见华烙训练那么累,作为兄长,也是真的很心疼他。”

    宁宸眸子雾雾的,“所以”

    楚君逸沉默一瞬,转而再度微笑“宁老师不常和人打交道,对么”这句话很委婉,却是暗讽宁宸没情商。

    他的意思,已经表达得很清楚明白。

    宁宸徐徐挺直了背脊,他眸中雾气消散,清凌凌的眸子视线犀利。

    “你确定,你真的欣慰”

    “如果欣慰,你不会找我。”

    “这不是爱,是害。”

    说完,宁宸又一脸认真地点着头“果然,华烙很蠢。”

    而后,宁宸在光脑上点了一下,滴的一声,本被锁住的车门被他一把推开

    天津https:.tetb.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