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叶南辞

    华烙只觉热气扑面而来。www.bookbao.org他距离宁宸十多米,但这股热浪铺天盖地,所过之处,地面杂草瞬间枯萎,植物水分蒸发,就连华烙都感觉自己像一条咸鱼本架在铁板上,本是水嫩的皮肤都变得干燥了,水分严重缺失。

    但华烙却并不认为这些热浪跟宁宸打的那个嗝有关,毕竟宁宸只是打了一个嗝而已,只是打了一个嗝,又如何能让人联想到这阵热浪身上来

    “怎么忽然这么热,难道哪里着火了”

    宁宸吸吸鼻子,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神色却微微闪躲。

    他单手背在身后,不着痕迹地晃了晃,随之一股寒冷四散开来,中和了热浪的高温。砖缝里本是枯萎的杂草也恢复了生机,重新恢复了水分。

    华烙感觉通体舒畅,但也有点纳闷。

    这见鬼的天气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想不通,也就不想了。他走向宁宸:“老师怎么在这里”

    宁宸正经脸:“逛逛。”

    华烙像是发现新大陆,“真是稀奇,你这么懒的人,我还以为如果没人管你会宅到天荒地老呢,原来你也会主动出门”

    宁宸困惑地瞄他一眼,“我每天都出门。”

    “咦”

    “校内,宿舍,考古系。”

    华烙:“”

    这也叫出门活动范围一直圈定在校区内,若非你是老师必须按时上课,我绝对有理由相信你会宅死在教师宿舍里

    华烙心里悄悄吐槽,之后摸了摸饥饿的肚子。“正好遇见,走,吃饭去,我饿了”

    他拉着宁宸,也是无聊的。他不想回家,但肚子饿了。

    “我跟你讲,我有一个好哥们,就是我之前说过的阿辞。他人特别好,我以前犯了事儿被人关进少管所,他怕我在里面吃亏,居然还特意进去陪我还有啊,他厨艺贼好,以前曾说,生平第二志愿是要当一名厨师”

    宁宸:“少管所”恍惚想起那日战力考核之后,曾听人提起少管所一事。

    华烙很自然地忽略了宁宸的疑问,他的话题围绕在阿辞身上打转。

    “你这人嘴巴太刁,这个不吃那个不吃,整天吞营养丸,我觉得阿辞的手艺没准能让你满意。”

    华烙觉得,宁宸的眼神似乎比起平时明亮了一些。

    他悄悄偷笑,老师是在期待么

    华烙和宁宸相遇的地点离要去的地方不远,两人走了几分钟,来到一片密集的居民区。

    居民区里全是筒子楼,窗户窄窄小小的,看起来像一个个用来关人的小笼子。

    有打着赤膊的大汉坐在小区里拿扇子扇风,也有孩子们在互相嬉闹。但不论男女老少,皆是一副面黄肌瘦的模样。

    在华烙这种公子哥儿看来,营养丸,营养膏,营养粉,营养液,这些个营养制品是最低配的食物,仅仅只能起到饱腹的作用。但除非是真的没有更好的选择,否则绝不会入口。

    但这世上也有一些人连最便宜的营养制品都买不起,常常空着肚子忍饥挨饿。

    住在贫民区的人都很穷,华烙是富家少爷,平时很精分,一会儿天真可爱,一会儿嚣张蛮横,又一会儿狡猾如狐,但不论如何,他居然和一个穷人做朋友,这挺让人意外的。

    筒子楼没有电梯,楼层很高,华烙拉着宁宸爬楼梯。但宁宸只爬了两层就死活不走了,估计是嫌累。

    华烙一脸无语,“行吧,我背你”

    他背对着宁宸蹲下身,宁宸也不客气,慢吞吞地趴在他背上。

    华烙掂量两下,心里有点意外,老师居然很轻,明明个子一米八多,但背着居然出乎意料的轻松。

    说起来华烙的个子比起宁宸还要高一点,他的腿很长,一步跨过三四个阶梯,平时坐着不显高,再加上天生面嫩,一张娃娃脸很占便宜,看起来少年气十足,然而这人若是站直了,也是相当挺拔的。

    他背着宁宸步履如风,背上的人气息清浅,他感觉脖子有点痒,这人呼吸喷在他的脖子上,让他有点不自在。

    而且他似乎听见了鼾声。

    这人真是无时无刻不抓紧睡觉,不分场合,不分时间,随时随地都能够睡着

    而且华烙还发现,这人今天,似乎比平时更困脸色也很疲倦。

    但之前在学校分别时,明明还好好的。这几个钟头他到底干什么去了怎么把他自己搞得这么累

    像他这么懒的人,总不会是去健身运动吧

    还有

    他这么嗜睡,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

    华烙心里有点担心,心里想着,一定要找个时间带这人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这是一个整洁的房间,但房子很旧,墙面被熏黄,家具掉漆,两室一厅的小格局。

    客厅有一个柜子,柜子上有一个相框,是黑白的遗像。遗像上的少年甜美温柔,弯唇浅笑,看年纪大概也就十一二岁的样子。

    男人来到柜子前,点燃三炷香。

    “颜颜,我回来了。”

    这是一名犹若清风霁月的男子,眉眼温柔,五官俊俏。

    叶南辞上了三炷香,拿起一把长命锁,他看了许久,又是一声怅然叹息。

    敲门声正是这时想起的。

    他放下长命锁,去玄关开门。当看见来人时,他微微怔了怔,“你怎么来了”

    华烙背着宁宸走进门。

    这会儿宁宸已经醒过来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被华烙放在客厅唯一的一张老旧沙发上,他困倦地揉揉眼。

    华烙看了叶南辞一眼,“我听说你回来了,正好我也想看看颜颜,所以我就过来了。”

    华烙来到柜子前,见到刚插好的三炷香。

    从线香盒子里面取三炷,对着正在燃烧的线香,借着火星点燃。

    “颜颜,我来了。”

    他凝睇着少年的遗像,这张遗像已经泛黄,少年已过世多年。

    他久久地注视着少年,与平日那副爱闹的模样判若两人,眸子清醒醒,神色很飘忽。

    过了许久,他才上完香,然后拉开一把椅子坐下。

    “我好饿啊,阿辞,求投喂。”

    转瞬又恢复成没个正形的模样,大眼睛bgbg地望着叶南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