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7章 意外

    李星揉了揉眉心,这种时空错乱的感觉让人有些遭不住啊,不多时,其他人也都回来了,李星和他们说了一下自己的发现,所有人都愣住了。

    有人苦涩地说道:“所以说,我们在里面受了这么长时间的折磨,外界其实只过了八个时辰而已?”

    很多人都沉默了下来,也有人宽慰道:“想开点,最起码我们多出了几个月的修炼时间呢,很赚了。”

    不管怎么样,大家最终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各自回房间休息去了,他们真的很累了,需要好好休息。

    深夜时分,李星缓缓睁开眼睛,身形闪烁,已经离开了清雅酒楼,他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第二天一早,熔岩山脉上空突然呈现出一幅幅画面,全都是在混元洞府之中发生的事情,很多都是一闪即逝。

    看着看着,有人大吼一声道:“原来是你在偷袭我,找死!”

    一场战斗瞬间爆发,同样的事情不仅在圣光王朝中出现,凡是进入到混元洞府之中的事例,无一没有爆发战斗。

    也有许多人紧紧地盯着屏幕,他们在看当初那两个趁火打劫的混蛋究竟是谁,很快的,一副画面呈现而出。

    李星和一道虚幻的身影赶到了一处药田,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都一一呈现了出来,所有人都是有些咬牙切齿,恨不能生撕了李星。

    画面再次一转,出现在幻迷草原之中,所有人都在昏睡之中,而李星苏醒了过来,一把取走了石台上的珠子,然后一气呵成地回来装睡。

    再之后,李星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地在幻迷草原中漫步,取走一件又一件宝物,而其他宝物的归属人也被放了出来,分别是童华,柳荀,吴伯凡。

    当然这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因为他们的身份加地位,取走一件宝物没人敢说什么,而李星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取走这么多,这谁遭得住?

    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李星的房间之中,围的是水泄不通,百里之外,李星看着远处的画面,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真的是,被他给算计啊。

    李星心念一动,星云服悄然幻化成一身青色长衫,头发也变回了黑色,面容则是变回了自己原来的模样,幻神面具也被李星取下收了起来,骑乘着妖兽,悠哉悠哉地向着前方赶去。

    两日后,李星进入到一座大城之中,到处都在通缉七夜晨星,李星完全不在乎,你们抓七夜晨星,关我李星什么事?我认识你们吗?别胡乱找茬啊。

    这就是出门在外开小号的好处了,有什么麻烦,重新回归大号就行了,想抓的小号,找的到再说啊。

    李星走进一家客栈,开了一间房间,让小二把食物送到楼上去,顺便送些热水上来。

    不多时,李星泡在热水中,长吐出一口气,果然还是累的时候泡个热水澡比较舒服啊。

    李星打算在圣光王朝四处逛逛,据了解,此处也有类似缉邪司的机构,名为圣堂,只不过李星不打算加入罢了,毕竟圣堂和缉邪司为了争一个正统,经常会打起来啊。

    李星正想着,突然楼顶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似乎有什么东西经过,李星眉头一挑,似乎有些邪物的气息。

    不过李星没有出手,因为有人追过去了,李星慢慢闭上眼睛,权当没听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自从知道那个差点让他崩溃的只是邪神分身而已,李星就迫切感觉到实力的重要性了。

    报出邪神的地点,首要就是需要直面邪神,如果在面对邪神之时达不到清醒,那李星如何报位置?

    因此李星的方针已经改变了,以提升实力为主,任务为辅,实力只要达到,很多事情其实没那么麻烦。

    突然“哗啦”一声响,屋顶突然出现一个大洞,砖石飞溅,李星挥手将砖石和烟尘打开,却是没有防住落下来的人。

    “嘭”的一声,水花四溅,四目相对,李星连忙用毛巾挡住重要部分,没好气地说道:“你能出去吗?”

    对面的女子笑了一下,手指勾住李星的下巴,浅笑道:“小模样长的还挺俊俏,叫什么名字啊?”

    李星不由得一阵无名火起,一把抓住女子的手指,抬手将她扔了出去,淡淡地开口道:“出去。”

    女子却是笑吟吟地站住身体,也不说出去,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李星,李星这暴脾气,直接从浴桶中站了起来。

    女子连忙转身,脸上有一丝绯红,嘴上却是不饶人地说道:“小家伙,身材不错嘛。”

    突然一股吸力袭来,她直接落在了被子上,李星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手指搭上她的腰带,一点点地解开。

    女子脸上露出一丝绯红,扭了扭身体道:“小家伙,你太小了。”

    话音刚落,她的外衫已经悄然滑落,白皙的肤色透着诱惑,李星动作不停,手掌在她的傲人处动作。

    女子眼中闪过一丝慌乱,脸上不露分毫地说道:“小家伙,你知我是谁吗?你就不怕惹上什么麻烦。”

    李星慢慢俯下身体,两人的身体逐渐贴合,李星凑在她的耳边轻笑道:“生米煮成熟饭之后,还会有什么麻烦?”

    夏新竹第一次开始感觉有些慌了,后悔为什么要出言调戏这个小家伙了,“撕啦”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传来,夏新竹惊呼道:“不要。”

    接着她惊醒了过来,李星满脸嫌弃地坐在桌子边看着她,旁边还有她的妹妹,李星皱着眉头问道:“你姐姐是不是不太正常啊?”

    让夏新竹险些吐血的是,她妹妹竟然点了点头说道:“没办法,我姐姐经常这样。”

    李星点头道:“行了,把她弄走吧,我还要休息呢。”

    夏晴吐了吐舌头道:“李星大哥,你好凶啊。”

    李星好生无奈地说道:“我错了,请把你姐姐温柔地带回去,可以了吧。”

    夏晴开心的点了点头,抓住自己姐姐的手臂,浅笑道:“姐姐,回家了。”

    夏新竹这才惊魂未定的起来,走出了房间,李星随手将门关上,看着房间顶的一个破洞,轻轻地摇了摇头,这叫什么事啊?

    回家的路上,夏新竹不止一次地问道:“我怎么会晕过去了?”

    夏晴嫌弃地说道:“你还好意思说呢,李星大哥正在泡澡,突然听到房顶有动静,刚穿好衣服就看到你摔了下来,要不是他一把接住,你说不定都要毁容了。”

    夏新竹问道:“是李星跟你说的?”

    夏晴满不在乎地说道:

    “当然不是,我亲眼看到的,你忘了,我就在你身后啊,就那么一瞬间的功夫,我还能跑哪去啊?”

    说罢夏晴的手背贴在姐姐的额头上,疑惑地说道:“也没发烧啊。”

    夏新竹一把打开她的手,没好气地说道:“我只是做了个梦而已,你也别多想了。”

    只是一想到梦中的景象,夏新竹脸上就有些发烫了起来,那还是自己吗?难道自己是个痴女,旋即她摇了摇头,将自己的胡思乱想赶了出去,回家去了。

    客栈之中,李星换了一个房间,刚住进去没多久,头顶又传来了脚步声,不过好在这次没人掉下来。

    李星叹了口气,怎么个情况?难道我今天运气有问题?

    李星身形一闪,出现在房顶之上,他倒是想看看,还有那个不长眼的从已经有人的屋顶路过。

    轻柔的夜风拂过,李星托腮望着天穹之上的皎洁明月,双手枕在脑后,悠然地闭上了眼睛,清朗的声音传开:“半里之内,任何人不得从此路过,否则,死!”

    话音落下,不远处传来一阵狞笑,还没来得及开口,狞笑声戛然而止,一道身影坠落在街道之上,再无气息。

    很快的,李星的半里范围之内都安静了下来,再无人从此经过,周围一片寂静。

    清晨时分,李星缓缓睁开眼睛,远处只出现了一些鱼肚白,李星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节“咔咔”作响。

    李星翻身回到房间之中,简单地收拾一下行李,然后就到柜台前结账离开了,路过一个小货摊之前,李星买了两个热气腾腾的烧饼,慢悠悠地离开了。

    李星离开客栈不久,夏晴又跑到客栈里去了,敲了半天门,却始终没有人答应,小二走上来说道:“这位客人已经走了。”

    “走了?去哪了?”夏晴还以为李星只是出去吃饭去了。

    小二开口道:

    “看那位公子离开的方向,应该是去银川城吧,而且他昨天也问了我们银川城有多远。”

    夏晴愣了一下,旋即道:“他出城了?”

    小二点头道:

    “是啊,这位客人本来就只是在这里住一晚而已,听说他是在银川城有朋友,怎么了,他没有告诉小姐你吗?”

    夏晴气哼哼地说道:“我和他又不熟,告诉我做什么。”

    说罢气呼呼地下楼去了,心里已经不知道将李星骂了多少遍了,小二摊了摊手,有些无可奈何,那位公子也没说留封信什么的。

    另外一边,李星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嘴角微扬,浅笑道:“说不定是沫沫想我了,我得快点做完任务回去了。”

    李星拍了拍座下的妖兽,让它快一些,而圣光帝国之中对于七夜晨星的通缉令一直都在,也不乏有人起了歪心思找人冒充领赏,结果略略有些惨。

    两天后,李星面前出现一座宏伟的城池,城门的高度足足有五十米,城门旁把守的都是精兵强将。

    李星将地图收了起来,交过入城费之后,抬步走入城中,城中很是繁华,走路的行人实力都很强悍,以往在玄元帝国很少见到的真武境,这里随处可见。

    这里是圣光王朝的七城的之一,坐镇之人是天下闻名的追光城,坐镇之人是铁良将军。

    他的名声在天下间同样是无人不晓,早年间,与圣光王朝有隙的几个王朝都对其恨之入骨,现在铁良将军很少出去征战,但是威名依然不减。

    李星之所以来到追光城,纯粹是随机选择的,他打算游遍整个圣光王朝,一边寻找机缘,一边磨砺自己。

    李星在城中找了个地方住下,追光城他打算多待几日,再怎么说也是七城之一,自然有其不凡之处。

    将东西放下后,李星走出了房间,在大街上漫步,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却少有冲突,更没有人策马奔腾而过,小偷小摸也很是少见,治安是真心不错。

    不知不觉间,李星来到了城中的一家赌坊,与平常赌坊不同,这里赌的不是骰子,而是运气。

    积聚在这里的也不只是一些富家公子哥,还有很多武者,一些李星看不清深浅的人也在其中走动。

    李星眼中一闪,抬步走入其中,一位侍女迎了上来,笑意盈盈地说道:“公子您好,请问你是要上几楼?”

    李星不假思索地问道:“请问每一层楼都是赌些什么?又是怎么个赌法。”

    “第一层的话是赌运气,第二层是赌力,第三层是赌体,第四层是赌命。”

    李星没有说话,继续听介绍,侍女接着说道:“第一层要赌的话,每个人隔着结界选择一种东西,价值高者获胜。”

    李星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旋即问道:“难道这些人就不怕有人能够看破结界吗?”

    侍女笑道:“这个已经有所考虑了,请看那里。”

    李星偏头,只见在一楼之中有着很多的小光幕,光幕之上有几件物品供大家下注,那几件物品的模样都很普通,仿佛是凡物一般。

    在下注结束后,会有侍女把那些东西取出来,她们的一举一动全程都在大家的注视之下,根本没有更换东西的可能,完全杜绝了作弊的可能性。

    李星点了点头,旋即问道:“这赌力又是如何赌呢?”

    侍女摇头道:“这一个我并不知道,如何赌只有二层的人知道,我从来没有去过二楼,所以并不知道。”

    李星眼中闪过一丝异色,旋即点了点头,抬步向着前方走去,他也想看看,自己最近的运气如何。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