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泰国行(下)

    曹云听出镜头话中有话:“什么是非现场角度?”

    镜头:“我不能肯定。我十人营的老师告诉我他有个养女在CA工作,做清理师工作。特工杀人或者发生突发情况,她会到现场进行善后处理。处理现场,处理尸体。是一位非常专业的人氏。我查过这位养女身份,本来想通过她给老师一点钱,表示下心意。但是完全联系不上她。”

    镜头:“我没想到无意间遇见了她,我在东唐以十人营身份出道,为大联盟打广告。她就是我的技术支援师。我更擅长逻辑诬陷,而不是细节诬陷,野子案之所以做的还不错,就是她在背后给我提供技术支援。诸如野子的手指,假死现场误导之类细节证据。她不知道我知道她的身份,我也没有说破。”

    镜头:“我不能给你照片,我最多给你一个名字。而且这世界坏蛋当道,诬陷布局家常便饭,高手如云,未必就是她布置的现场。”

    曹云道:“可是能这么完美制造出案发现场的人并不多。”

    镜头:“唉……我帮你这朋友算不算很尽心?”

    曹云:“谢谢,很尽心,我很感谢。”

    镜头再问:“你知道我为什么愿意给你这个名字吗?”

    曹云苦笑回答:“如果是我,我是不会给的。”平白无故出卖老师的养女,曹云做不到,曹云相信镜头也做不到。镜头这么说,必然有其的原因。

    镜头呵呵笑:“我给你名字的原因是她的名字很有意思。”

    曹云:“这是什么逻辑?”

    镜头:“她叫兰,梅兰竹菊的兰。”

    曹云倒吸口冷气,草!竟然是曹烈。

    曹云见过竹,知道她是曹烈身边级别很高的亲信,直接受曹烈的指挥,对曹烈非常忠诚。大联盟有CA背景这是很多人知道的秘密。

    曹云抓头发哀叹,没想到越三尺从蒋寒月处拿走的竟然是远征的遗物,这等同逼死蒋寒月。原本想依靠远征遗物重新回到国际舞台的烈焰,还有原本想回收远征遗物的三脚猫,都成了越三尺的敌人。动用清理师兰进行布局,就是要一举将死越三尺,逼迫越三尺把东西交出来。

    远征的遗物到底是什么呢?

    曹云拨打电话:“竹子美女……出来喝杯茶吧。”

    镜头坐着椅子一声不吭,有些抱歉朝曹云笑了笑,曹云摇头,表示不在意。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不一会,竹出现了。

    镜头提出了兰的代号,还有镜头和曹云交谈时的用词,让曹云知道,自己泰国之行已经在某些人的监视之中。兰未必是镜头老师的养女,镜头只是根据某些人的指示说出这个名字。

    竹穿的是泰国民族服装:服心。很好看。

    曹云招呼:“哇,你怎么还是这么黑。”

    竹边叹气边无奈的笑,进入凉亭,把腰间的手枪拿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坐下:“虎父无犬子,区别是你嘴太坏了。”

    曹云道:“呵呵……什么情况?这是摊牌吗?”

    竹道:“根据我们分析,没有必要摊牌,你赢不了这个官司。不过你父亲认为你会带来变数,所以在得知你将来泰国,我们就事先拜访了一下你的老朋友。”

    镜头:“呵呵。”显然对拜访一词不满。

    竹道:“何雨的事,你让你父亲很不高兴。”

    曹云:“不高兴?我又没弄死他儿子。我既然知道何雨的身份,我自然是早就把曹烈家底都摸清楚。现在你们是什么意思?”

    竹道:“我们意思是,告诉你这个案子的水很深,你作为中立派,不能依仗你父亲是曹烈,就失去中立派的立场。”

    曹云道:“我是鬣狗、烈焰和警方三者之间的中立派。作为中立派不是三方都不得罪,而是接受了哪一方的委托,就会全力的帮助哪一方。我本人和CA与大联盟没有任何关系。”

    竹:“意思是你还要继续担任越三尺的律师。”

    曹云:“职业道德是我对自己的要求。如果我丧失职业道德,我不会再当律师。一来现在的我不需要依靠当律师赚钱,二来没有事业成就感的职业吸引不了我。”

    竹:“事关重大,如果你真的能帮越三尺翻案,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你懂得。”

    曹云问:“这是威胁吗?我需要一个确切的态度。”

    竹:“如果是呢?”

    曹云:“虽然我是一个小人物,但是我也知道对敌人必须残忍的道理,所以我会退出本次案件的辩护工作。”

    竹:“然后我们就成为了敌人?”

    曹云笑:“你在开玩笑吧?我一个小人物怎么敢和大联盟叫板。”

    竹:“知子莫如父,你父亲交代了,不能威胁你。只能劝说你和收买你,这是一张空白支票,上面已经签名,最大金额单位是百万美元,你父亲让你自己填。”

    曹云:“一千万都不到?”

    竹气着:“喂,你太贪心了吧?对了……你父亲有个问题要问你,你愿意回答吗?”

    曹云:“什么问题?”

    竹道:“你父亲承认自己透露了一些何雨的信息,但是他始终不明白,你是依靠什么挖出的何雨身份?”

    曹云:“中立派总得有点自保的实力嘛。这支票我必须拒绝,我刚才说的很清楚,这是做律师的职业操守。在案发后,你们可以第一时间收买我。既然我接了这单,我就必须做到最好。”

    竹也没劝说,把支票收了回去:“你有成就,你父亲替你高兴,也很自豪。但是这次的自豪却出现了利益冲突。我们认为你父亲高估了你,这案子是不可能翻案的。所以你既然决定坚持做越三尺的律师,我方不仅不会对你和欧阳逸做任何事,并且还会告诫烈焰,不得对你们进行暴力阻挠。游戏总要有游戏的规则。”

    曹云欣慰道:“我好开心啊,因为我有个亲生父亲,所以我才可以安全的工作。”

    竹:“话中有话?”

    曹云道:“如果我是个废物,恐怕得不到这样待遇吧?一个人能偷偷摸摸把他家底全部摸清楚的人,才会让他有所顾忌。对吗?”

    竹:“他并不担心你会对他不利。同时你也说对了,你不是废物,所以你在他心目中才有地位。我今天之所以出面,是以官方身份告诉你,越三尺确实是被诬陷的,你尽管放手去辩护。同时也希望你能劝说越三尺,大家互利互惠,不要做敌人。朋友越多越好,敌人越少越好。越三尺拿到的东西对越三尺和东唐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曹云心中道:当没有用处东西可以威胁别人,收买别人和控制别人时,那就有用处。

    “不打扰你们朋友相聚,我先告辞。”竹站起来,拍拍镜头肩膀:“不好意思,打扰了。”

    镜头似笑非笑举下手,目送竹离开:“打扰了?你要打扰我敢不同意吗?唉……你不收钱是对的,收了就是人家一条狗。要放你,要用你,你根本无法拒绝。对,就是你,如果没有你破坏我的计划,我也不会欠他们。我要掐死你……”

    口中喊,但身体懒得动。东南亚的气候加上凉亭内清爽的风,一切都让人懒洋洋。镜头举手挥挥,远处本在凉亭布置水果的妹子送上两个冰桶,里面各有一打啤酒和一打可乐。镜头对妹子道:“烤起来。”

    很快,在凉亭边的空地处,开始了生猛海鲜烧烤。

    曹云从冰桶内拿出可乐,打开:“有钱就应该这么享受。”

    镜头摇头:“不,你就说今天。你来见我,大联盟要进行安排,要派人接洽,还要派遣等级很高的人员和你商谈。他们怎么见我?开车到我家门口,给我打个电话,我来不及穿鞋子换衣服,穿了拖鞋和睡衣去迎接他们,还得恭敬的侍候。没钱可以出卖灵魂,有钱千万别出卖由自。”

    曹云道:“你欠他们多少?”

    镜头:“这和钱没有关系。我当时面临生和死的选择,选择生的代价就是完成大联盟的广告。我没有做到,他们本应该把我送回美国受审。但是他们没有。我欠大联盟的不是钱,是命。”

    曹云:“十人营名不副实,你混的很惨。”

    镜头:“十人营不死鸟,超黑,死神等都是手艺人,靠手艺吃饭。十人营中几个没手艺的,专门搞阴谋诡计的反而在金字塔的高处。走叉、烈焰CEO,比较有地位手艺人只有不给任何一方卖命的影子。要说影子宫本和你倒有几分相似,不站队,没立场,不和任何团体产生利益,自身有本事,考虑到成本问题,没有多少人想去招惹他。”

    说到这里,两个妹子捧了浴袍走进凉亭。镜头和曹云更衣,穿上拖鞋,步行十几米,到浴汤之所。把浴袍放在椅子上,两人进入热水池中。一妹子蹲身给镜头送上雪茄,并且将饮料放在两人背靠的池边,退出十多米。

    曹云:“你这生活我有点不适应。”被人侍候太周到,反而感觉到不自在。

    镜头:“你会赚钱不会花钱。买直升机……真不知道你脑子是怎么想的。买一架直升机的钱你算过吗?你算过可以享受多少服务吗?”(鉴于本书高大上超格调,没有安排特别节目。)

    镜头退隐江湖,拒绝竹这样的人来访,但很欢迎曹云做客。两人吃喝玩乐,聊天到深夜,第二天上午镜头安排司机送曹云去机场。

    去机场路上,曹云还在回味镜头被束的由自。镜头也想破局,不再被大联盟要挟和控制。但是镜头始终只是技术人员,和曹云、走叉这些人不同。走叉他们面临困局的时候他们可利用的资源很多,可使用的策略也很多。这也是大联盟高明之处,镜头任务失败,杀了镜头,对大联盟来说没有任何好处。不如就此控制镜头,说不准哪天就能用上他,毕竟镜头能自己养活自己。有家有业后,更不用担心镜头会跑远。

    这次泰国行对辩护工作没有任何帮助,实在要说有收获,那只是确认了曹云的猜测。上飞机前,曹云接到欧阳逸电话,一周后再次开庭。

    在放过叶澜之后,检方的工作更加轻松和明了,可以直奔主题。显然诸葛明也是一位操控双刃剑的高手。

    曹云对欧阳逸道:“我有一个很大的疑问,为什么叶澜不直接请越三尺到别墅29号,也就是案发现场。为什么要去7号别墅。”

    欧阳逸道:“7号别墅是为了迷晕越三尺,需要时间清理现场。29号已经布置好了现场,越三尺没有晕倒的情况下,有可能会破坏诬告者布置好的现场。”刑辨之王对证据更为敏感。

    曹云:“诬告者要么是公主抱将越三尺从汽车中移动到案发现场,要么是两人抬着越三尺到案发现场,不能拖拽,或者伤害到越三尺的身体。案发当天,我和九尾在别墅九路附近喝酒……别笑……九尾当时和我说,别墅入住率实在太低,部分别墅区根本无人入住,因此缺乏基础配套设施,比如道路监控。为了保障这片区域不被犯罪分子当成窝点,南郊派出所加强无人区别墅,主要是别墅一路到五路的巡逻。诬陷者怎么就肯定开越三尺的车从一路的5号别墅到三路的29号别墅不会遇见巡警呢?为什么诬陷者从汽车抱下越三尺送进别墅,就肯定不会有巡逻车经过呢?”

    欧阳逸翻找资料:“那个时间段一共有两辆巡逻车。一辆从一路慢慢开向五路,一辆从五路开向一路。找到了……81牌照的巡逻车九点半回派出所换班。路上只有83牌照的巡逻车。看来他们是利用了警方这四十分钟的空缺。”一辆车就很好盯梢和控制了。

    曹云问:“你这份资料是怎么弄到的?”

    欧阳逸回答:“接案之后,我找派出所拿的,所长是我老朋友。”

    “好,我们回头再聊。”

    “我去机场接你。”时间太紧了,只有一周的时间,曹云离开两天,欧阳逸这边就遇见很多事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