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3:暴脾气二叔

    落单的自由军掉进七大家族精锐之中,无异于绵羊掉进了狼群。

    尽管傅淼不觉得自己是绵羊,但双方目前的实力差距用这个比喻也不过分。

    当他推测出青年的真实身份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豁出命暗杀也不会任何结果。

    “那对夫妻叫什么名字?”

    顾琞对下属下了命令,这才想起来房间还有个不知真实身份的“侍者”。

    傅淼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七大家族实权人物之一,也惊异于他与七大家族其他人的不同。

    顾琞却以为傅淼被吓到了,温和解释了句。

    “我已经派人去八十一楼平息事情,但凡有一个宾客出事,我都会让杨家那个大女儿出来给个交代。这些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行了……你那对夫妻朋友叫什么名字我派人去寻他们。”

    顾琞长着一张年轻的脸。

    虽不知真实年纪,但顶着一张不到三十的脸说着老成的话,总有些诡异的违和感。

    面对释放善意的顾琞,傅淼有一瞬的恍惚。

    下一秒在内心狠狠甩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过来。

    呸!

    七大家族哪有“善”这种玩意儿!

    顾琞作为顾家实际上的实权掌舵人,要是不心黑手辣,早被其他族人暗搓搓干掉,挫骨扬灰了。哪怕傅淼没怎么听说顾琞行恶的事情,但也知道以貌取人是不行的,顾琞的立场就注定他跟自己不是一路。此时释放善意,不过是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不介意施恩。

    傅淼回答道:“一个叫顾韶,一个叫裴叶。”

    他耿直说了友人的真实名讳。

    要是顾琞待会儿真救了裴叶二人,一对名字却发现对不上,分分钟露馅儿。

    倒不如直接报上大名。

    不知为何,傅淼刚说完这两个名字,顾琞面上的温煦顷刻便消散无踪。

    “顾韶……裴叶?”

    顾琞目光平静地看着傅淼,烟灰色的漂亮眼眸似有异色闪过。

    傅淼回答道:“是啊,怎么了?”

    “你确定是这两个名字?”

    傅淼点头道:“是……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顾琞浅笑着扬起唇道:“没什么不对的,乍一听上去跟熟人有些相似。”

    傅淼暗中撇嘴。

    七大家族一个赛一个高傲,还任性妄为,早几年还有一家强迫天底下同姓的人改姓,不同意的直接抹除姓氏,还有性命之忧。顾氏家大业大,族人不知凡几,多半是顾韶跟谁撞名了。

    顾琞原先是想待在这里让人将侄子拎上来,但想想顾韵谁都不怂的脾气,他决定亲自下去。

    他这一决定是正确的。

    顾韵生性高傲,从不将七大家族嫡系之外的人放在眼里,包括依附顾氏生存的小家族保镖。

    当黑衣保镖请顾韵上来,顾韵直接拒绝。

    “二叔在这里?”

    顾氏男子相貌都不差,顾韵也在平均水准之上。

    西装革履的英俊青年面对黑衣保镖的阻拦露出了明显的不耐烦。

    黑衣保镖道:“是,二爷请二少爷过去。”

    顾韵瞧也不瞧黑衣保镖,迈步上前准备绕过他。

    “二叔在这里,按理说我应该上去见见他,但现在手头有要紧事情,稍后会去赔罪的。”

    黑衣保镖道:“二少爷,二爷请您上去见他。”

    “我说待会儿去,你耳朵没听到吗?二叔他老人家再想我这个大侄子也不会连这么几分钟都等不及。”顾韵将黑衣保镖伸出的手甩开,跟随他而来的保镖也亮出了枪械,指着要害。

    黑衣保镖道:“二少爷,属下这是遵从二爷的命令。”

    顾韵听了忍不住讥笑。

    青年精致的面孔带着几分对黑衣保镖的轻蔑。

    “还真是二叔养的好狗,他的命令,你连三五分钟都不肯通融。”

    他觉得今天真是糟糕极了。

    顾韵平日看到二叔顾琞都是绕着走的,生怕被这人拎过去教育念叨。

    好不容易搞定顾琞布置下来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刚想松快一会儿就收到朋友发来的视频。

    圈子里人人都知道他跟杨家大小姐有婚约。

    他们更知道杨家大小姐有多爱玩,香塌上的男人都是一次性的。

    睡过一次就丢。

    没订婚之前,顾韵是屁事儿不介意的。

    但订婚后还整天收到其他小伙伴发来的未婚妻小视频,这就刺激太大了。

    顾韵认识的男性小伙伴,几乎都是杨家大小姐用过的一次性男人。

    用过一个甩一个。

    她在圈子最出名的,还要属她跟杨家附属家族的小姐妹开的姐妹淘聚会。

    光顾韵知道的就有好十几个是被她们榨干,活活玩死的。

    今天又收到未婚妻跟姐妹淘聚会的消息,正巧顾韵在游戏被人虐得火大,憋着一股火就带人杀过来。若不是顾琞的人拦着,估计顾韵跟未婚妻就要在艾莎拉大酒店上演混乱枪战。

    他以为他能好好收拾杨大家小姐,灭一灭她的嚣张气焰。

    万万没想到,出师不利就碰到拦路虎。

    谁能告诉他一下,为什么自家那个烦人的二叔会在这里?

    总不会杨家大小姐将魔抓伸到二叔这里,让后者也当一回一次性男人吧?

    眼瞧着两方人马气氛紧张,顾韵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让他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小二,你在做什么?”

    肩头披着格子风衣的高大青年在一群黑衣保镖的保护下走来。

    身高、气势、人数都将顾韵秒杀。

    顾韵听到“小二”这个俗气称呼没半点儿脾气。

    方才还嚣张跋扈的表情,顷刻就成了无害的热情。

    “二叔……你怎么在这里?”

    顾琞道:“这还需要跟你报备?倒是你,事情都做完了?”

    顾韵乖巧地回答道:“做完了!”

    那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沾不到半点实权。

    顾韵早就做得不耐烦了,但他心里有怨气,面上却不敢在二叔跟前表露出来。

    毕竟,这位顾家掌舵人时刻都能将“代家主”的“代”去掉,成为真正的家主。

    届时顾氏下一任家主就跟自己彻底没关系了。

    “……做完了?做的质量如何?这个时候还能带着人乱跑,看样子我给你的事情还不够多,让你有大把闲时间聚众闹事是吧?你的人也是不懂规矩,长辈请你过去,你让他掏枪?这副不满的姿态做给谁看?”

    也不知顾琞今日不知怎么了,脾气大,哪怕面对自家二侄子,也无平日的耐心与温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