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6章 一个借口而已

    叶开出来了,完好无损。

    这让周智等人松了口气。

    但是对百战军来说,就有点犯嘀咕了,特别是张海蓉,她是知道杨玉凤吃了凰求凤之后浑身无力正在嗜睡,难道……

    “弟弟,你把八姨……”

    “还活着。”他的气是出了一点,但还没有全去,所以说话依然冷冰冰,接下来还要去处理宁依楠的问题,他刚才偷偷朝地皇塔的隔绝空间里看了看,发现她全身赤果果,傻了一样躺在那里,都不知道躺了多久。

    这明显不对劲啊,难道还等着自己回去完成那最后的一棒?

    张海蓉冲进杨玉凤的房间,看见她坐在地上,两条玉腿简直不能说是腿了,就是两块熏肉,还流着血,那模样,惨不忍睹,她胸中轰的一下就要爆发了,太过分了,这该有多大的仇,能下手这么狠,把人打成这样?

    后面萧超也进来了。

    说起这个萧超,还是杨玉凤的爱慕者,他之前绝对没有想到,杨玉凤会被打成这样,因为她的修为摆在那里,叶开一个化仙中期进去,能干什么?打起来也是自取其辱,哪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他爆吼一声,就要冲出去拼命。

    百战军怕过谁啊?谁也不能伤害他们兄妹!

    “姓叶的,你给我站住,今天老子……”

    话没说一句,杨玉凤喊住了他:“老六,给我回来。”

    萧超血红了眼睛:“你能忍,六哥不能忍,不管他是谁,都不能这么伤害你。”

    他说着转身就去追。

    不过杨玉凤的一句话,将他的脚步硬生生顿住:“那是因为,我给他吃了颗凰求凤。”

    一个踉跄,萧超差点滑倒在地。

    凰求凤?

    杨玉凤给叶开吃凰求凤,她要干嘛?萧超只感觉天晕地转,脑子嗡嗡嗡,这个世界简直没有理喻了,难道昨晚杨玉凤给叶开吃了药之后,把他上了?所以他第二天才杀气腾腾的过来,将她毒打一顿……这种事情,等于他现在才是外人了,他能管得了吗?

    他悲壮的大吼一声,冲出去,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八姨,就算是这样,他也不能对你下这么狠的手啊!”她赶紧掏出一颗疗伤丹,让杨玉凤服下,手指轻轻一碰那黑腿,杨玉凤立即痛的哆嗦,龇牙列齿,“混蛋,下手可真不轻,这笔账,我记下了,有机会会讨回来的。”

    “他,实在太过分了,我要找他去。”

    “别去了,他现在在气头上,还是等等再去找他吧!”

    “我还气呢,他气什么?”

    “他……听说昨晚没跟他夫人一起,好像,祸害了一个无辜的女子。”杨玉凤弱弱的说。

    “啊——?不,不会吧,那,那真的完蛋了,是,是谁啊?不会是,不会是宁依楠吧?”张海蓉立即想到了她,想到她叫叶开的那一声爹,如果真是,叶开没杀掉八姨,已经是天大的心胸了,这是要出大事啊!

    ………………

    叶开终于把宁依楠从地皇塔中放了出来。

    因为再不放,宁夫人都要开始在打草谷掘地三尺了。

    “夫君!”

    宁依楠出来后的第一句话,顿时吓得叶开虎躯一震,都快要吓尿了,而且那神情,那羞答答的语态,简直就跟刚上花轿的新嫁娘一样啊!

    叶开惊魂不定的看着她:“你,你叫我什么?”

    宁依楠低垂着下巴,看他一眼:“夫君啊,你,你都那么对人家了,人家不叫你夫君叫什么?人家可是清清白白的女子,如今,什么都被你看过了,摸过了,又抱又亲,还……咬人家的这里,人家的清白已经全被你糟蹋了,这辈子,只能跟着你了啊!不然,谁家的儿郎,还会要我?”

    叶开说不出话开,其实那时候的画面,有点记不得了。

    宁依楠直接扔过来一块记忆水晶:“你自己看!”

    叶开放开一看,哇靠!

    简直就是一个岛国的暴力小电影啊……,声情并茂,这就是记忆水晶的特点,就算光线再黑,也能给你记录的清清楚楚,何况还有声音;可问题是,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宁依楠道:“你,你这个坏人,要对人家做那种事,人家都吓死了,推又推不开你;我就想着记录下来,然后让娘给我做主……”

    叶开哆嗦一下,这记忆水晶要是给了宁夫人看见,就算两人情谊浓厚,她恐怕也会不顾一切把自己给杀了吧?

    “咳咳,小楠,你应该看出来了,我昨天是中了毒,就是那种……让男人失去控制要找女人的毒,哎!”

    “我知道,你说过了,可事实就是事实,已经没办法改变;只能怪命运捉弄,天意弄人,我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但事情总要解决的嘛,我除了做你的女人,还能怎么办?最多,我不告诉我娘,要不然,要不然……我就只好一死了之。”

    尽管叶开知道她这么说有水分,可事到如今,他能怎么办?

    “小楠,是我对不起你,感情的事情不好说,也许哪天你就遇上你喜欢又喜欢你的男子,这个……”

    “你想推卸责任?你想不认账?我就知道……哼,那就找我娘去,索性摊开了说,反正我也不想活了,但也要让我娘知道你是怎么样的人。”

    “小楠,小楠,别急啊……我的意思是,反正后面的日子还长着,慢慢来。”

    “哦,好吧,那你一定要对我好……不然我这身子,你看……”她竟然把衣服脱了,胸前那雪白,我去,牙齿印好明显啊,还有伤;叶开心中一沉,真是作孽啊,连忙把她衣服拉上,“小楠,女孩子家家不能这么随便,要矜持,矜持。”

    “这不是对你吗?你是我未来夫君……,好吧,好吧,叫你叶开好了,你教我娘的那套功法,有少女虚影的,好漂亮,你能不能教我?”

    ………………

    “那个出招之际,头上有一个少女虚影的女子,就是天宝药庐的宁夫人。”

    “而另一个黑皮肤的,应该就是天宝国曾经的守护仙兽,黑麟兽。”

    “这些基本可以确定;有人看见宁夫人使用这种武技,整个归元大陆,应该没有别人会,并且还是个仙君。”

    矿脉的帐内,孙道兴跟月华娘娘这样说。

    月华娘娘听完哼了一声:“宁夫人……哼哼,这下有好戏看了,那就把这个消息传到大齐王朝去,并且制造点假象,随便一点就行,把凌薇的死扣在那宁夫人的头上。”

    “这个假象,行吗?”

    “大齐王朝说行,那就行,他们只需要一个借口而已,懂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