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宜要和我离婚(3)

    “好啊,你帮我打造一下再好不过了。”

    应雪菲愉悦地应道。

    ……

    好不容易清完走廊里的包,林宜和应雪菲一人牵着小景时的一只手,边说边走进餐厅。

    餐厅里,牧华弘已经坐在那里吃早餐了。

    “爷爷!”

    小景时开心地朝着牧华弘扑过去。

    “三爷。”

    林宜微笑着冲他点点头。

    “嗯,你们坐下吃吧,我来喂景时。”牧华弘抱起小景时坐在自己腿上,吩咐育婴师去端早餐。

    “你现在的情况最好是静养,伤还没好个大概,不过你这人太固执,我劝也劝不动。”林宜看向应雪菲,说道,“但是呢,你在我这,吃的方面请听我一点,吃健康一些,那些垃圾零食一概不能碰。”

    应雪菲坐在那里,闻言定定地看向林宜,看了好久才点头,“知道了。”

    说完,应雪菲的眼睛有点湿润。

    林宜一定不知道,除了上一世那点开心时光时,顾铭对她不错,林宜是对她最好的人。

    应雪菲听话地喝粥喝牛奶,不吃重油重味的。

    林宜见状笑了笑,看了一眼餐桌上空的位置,应寒年还没起床么?

    牧华弘正喂着小景时,看到林宜的目光立刻道,“林宜。”

    “我在。”

    林宜收回视线。

    “你昨晚还是和景时睡的?”牧华弘锁眉,很是内疚地道,“你和寒年弄成这样,都是我的问题。”

    “这和您有什么关系,这只是我们之间的事而已。”

    林宜连忙道,而且老实讲,过了两个晚上,她已经消化得差不多,毕竟应寒年为她付出的时候她也不是没见过,这一次,应寒年又这么紧张她。

    又是摘野花、故意烫伤自己,又是连夜买那么多包……

    这样,也够了。

    “不是,怎么说都是因我而起,我想过了,你们一直这样不和好,寒年迟早得怪我,我还不如早点离开。”

    牧华弘叹着气道,不着痕迹地表演着。

    应寒年昨晚在他房间,思前想后,一定要他这么说话。

    应寒年也算是把林宜摸得够清楚,果然,林宜一听这话便道,“三爷,您别这样,真不关您的事,我也没说一直不和好,只是想一个人安静两天而已。”

    “你光一个人安静得不到发泄也不行啊。”

    牧华弘脸色凝重地道,“这样,你得罚寒年,你让他破财破皮破骨都行,你一定要把自己内心的这口气发泄出来,出了就好。”

    听到这话,林宜就猜到是应寒年另一种围城的手段。

    应寒年为了哄她居然会去向牧华弘求助……

    她这算不算无形中又修复了一点他们的父子关系。

    这么想着,林宜不由失笑,眼神干净地看向牧华弘,坦白地道,“三爷,真没那么严重,您放心,我和应寒年没事的。”

    看着大家为了她用尽力气,连牧华弘都出来当说客,她这气也不好意思再生下去了。

    今天晚上还是回房间去睡好了。

    “是吗,那就好,我去下洗手间。”

    牧华弘颌首,将小景时放下,转身离开,边走边给应寒年发信息——

    【牧华弘:林宜心情尚可,你现在出现应该不会让她心情不悦。】

    林宜的早餐来得有些慢,她一看素得不行的粥就知道是出自应寒年的手笔。

    粥碗下面垫着一个盘子,白色瓷面上用小小的野花和色素写了一句Loveyou。

    底下横了一根破折号,写了个“应”字。

    写得龙飞凤舞的。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旁边有个刀功不怎么样的萝卜人,是以跪姿呈放在盘子上的,仿佛在低头认错的样子。

    大早上看到这个,林宜忍不住捂眼笑。

    听到她笑,应雪菲凑过来看一眼,也笑了,“没想到应先生的刀功这么差。”

    一个萝卜人雕得丑兮兮的。

    “他是真被书雅那一套弄紧张了。”林宜笑着道。

    花样百出。

    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但感觉……真的不赖。

    林宜正笑着,突然身边有阴影笼罩下来,有熟悉的气息靠过来,她收敛笑意,两张电影票就进入她的眼底。

    捏着电影票的是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林宜转眸,应寒年坐到她身旁,漆黑的眸深情款款地盯着她,“在这边反正也没事做,我们去看电影?”

    电影。

    应寒年平时太忙,忙到他们最多只是在家里看看电影电视,没有一起出去过,约会也特别少。

    这会应寒年大献殷勤,倒让她有些被追求的感觉。

    不过今天……

    林宜摇摇头,“今天不行,我一会要陪应雪菲去商场买衣服。”

    应寒年的目光一僵,看来还是不想和他在一起,还没生完气。

    不能硬逼。

    他撤下手中的电影票,硬是挤出一抹笑容,“正好,我也想出去走走,我陪你一起去。”

    “……”

    居然没有霸道总裁地逼迫她爽应雪菲的约?

    林宜又是意外又是欣慰,便没有拒绝,“行啊。”

    “……”

    OK!

    今天有进步,没拒绝他的陪伴!

    应寒年给她递勺子,“快点喝粥,一会凉了。”

    “嗯。”

    林宜接过来开始吃,她看看应寒年,又看向一旁的应雪菲,想到什么便凑过去在应雪菲耳边道,“你要不要让顾铭欣赏一下你为他的蜕变?”

    “什么?”

    应雪菲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林宜是说让顾铭一起去,不禁一喜,随后又想到什么似的,小声问道,“他现在知道我已经把他老巢都端了吗?”

    林宜摇头。

    顾铭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仍在犹豫中,不过,纸肯定是包不住火的。

    应雪菲非要一头扎下去,她什么都做不到,只能让他们先相处相处,说不定顾铭知道真相的时候不会对应雪菲反应太大。

    “那好,就让他来吧。”

    应雪菲开心地道。

    在顾铭不明真相前,她说不定还能和他正常对上几句话,也不错。

    见应雪菲义无反顾的,林宜也不知道该如何。

    林宜让保镖将顾铭带出来和他们一起逛商场,顾铭走出来的时候,应寒年正想尽办法哄林宜开始。

    一见到顾铭出来,应寒年的脸色一沉,不由得想到昨晚和牧羡光谈公事电话时,听到他们夫妻吵架的对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