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 秒杀所有金属的逆鳞

    洛樱跟痞子虎也颇为动容。

    在这世界上,攻击无敌跟防御无敌,这两种但凡能做到一点,基本上就可以横着走了。

    特蕾西这时候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看着王一凡跟痞子虎满眼的惊奇之色,“你们俩也——”

    “没错,我们进阶圣者了。”王一凡淡淡笑道。

    “我的天啊,咱们分开才多久,你们竟然就进阶了?”特蕾西十分震惊。

    “我也进阶了。”洛樱也开口道。

    “你——”特蕾西又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洛樱,再次被震惊到了,“所以你们进阶都是扎堆来的吗?”

    “对啊,凑到一块了。”王一凡也觉得有些感叹。

    “啧啧,要是之前我们跟光明神殿和圣马可家族那拨人对战的时候也有现在这样的实力,他们早就被我们解决掉了。”特蕾西又忍不住开口。

    “既然如此,那你跟我们一块去中美洲吧。”王一凡笑了笑道。

    “我当然会跟你一块去了。”特蕾西点点头,“我们可是最佳搭档。”

    “我跟他才是最佳搭档。”痞子虎瞬间就不干了。

    “如果王一凡遇到什么危险,需要帮他挡掉攻击,你敢说自己能帮他化险为夷,而且你自己又安然无恙吗?”特蕾西瞥了它一眼,傲然道。

    痞子虎顿时就没脾气了。

    它还真不敢说这话,它虽然已经进阶圣者境,不过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都不是最顶尖的,依然可能会遇到危险,但是特蕾西就不同了,就算她站在你面前,让你用最狂拽酷炫吊炸天的功法去攻击她,依然奈何不了她,顶多就是在给她挠痒痒,这样bug一样的存在,的确不是它能比的。

    “行,你厉害好吧。”痞子虎翻了翻白眼。

    “你们俩到时候都得跟我去,别争这些没用的。”王一凡无语道,“谁跟我配合最默契,谁就是我的黄金搭档。”

    “在这一点上你肯定比不了我,”痞子虎一下子就跳到王一凡的肩膀上,看着特蕾西嘿嘿笑道。

    王一凡又看了看痞子虎,笑眯眯地说道,“到时候,说不定你那玩意儿还能派上用场呢。”

    “它那什么玩意儿?”洛樱好奇地问道,不过眼睛却下意识地瞄向了痞子虎的下半身。

    谢琳菲跟风流涵两人也十分好奇地看了看痞子虎,眼睛同样很自然地望向痞子虎的下半身,特蕾西也不例外,眼睛朝下瞄去。

    “难不成,它那玩意儿还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洛樱歪了歪脑袋,很惊奇地问道。

    痞子虎,“……”

    它见这些女人们一个个都看着自己身上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顿时就不爽了。

    “我说,你能不能说明白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了?你看看她们在望着哪儿?”痞子虎看着王一凡咬牙道。

    “咳咳,怪我没有说清楚。”王一凡干咳了一声,急忙解释道,“它头上长了一只角,拥有破除封印的能力。”

    “头上长角?”洛樱等人十分讶异。

    “来,给她们展示一下。”王一凡笑道。

    “不要,虎爷又不是耍杂技的。”痞子虎直接拒绝。

    洛樱没废话,手上又透出一团绿色的光芒,痞子虎像是条件反射一样,瞬间就躲到了王一凡的脖子后面。

    “给姐姐露一手,不然的话,后果你是知道的。”洛樱威胁道。

    虎爷叹了口气,只能选择接受。

    它可不想再被揍一次了,这女人下手没轻没重的,拳头砸在身上就跟石头一样。

    无奈之下,它就将自己的那只角显现了出来。

    “真的有角啊。”谢琳菲惊声叫道。

    随后几个女孩就十分好奇地拨弄着,痞子虎下意识想要反抗,不过看到洛樱似笑非笑盯着自己的时候,果断选择了放弃。

    “一般来说,老虎怎么会长角呢?”洛樱寻思道,“除非是——”

    谢琳菲等人似乎也猜到了什么,异口同声地说道,“杂交!”

    “杂交”这两个字一出来,痞子虎就有点崩溃了。

    它可以在王一凡跟龙日天面前坦然接受这个词,不过在这些女人面前却不行。

    尼玛,太他妈丢人了。

    痞子虎心里在滴血。

    如果以后洛樱等人动不动就来上一句“杂交虎”,它还活不活了?

    它于是就耐心地跟她们解释了一下,证明自己的老母亲是苍南虎本虎,而父亲则是一头神兽,所以自己也算是神兽的后代。

    “哦,原来是这样啊。”谢琳菲恍然。

    “那不还是杂交?”风流涵十分耿直地说道。

    “我说妹子,咱们能不能不要提杂交?这两个字真的特别俗气。”痞子虎嘴角抽了一下,“咱们以后就说混种行不,这个词听起来多么高端大气上档次。”

    “好了,你们就不要取笑它了。”王一凡赶紧说道,“它以后的潜力绝对比纯种的苍南虎更大,所以混种也没什么不好。”

    “嗯,我也觉得。”特蕾西也点头道,“就好比混血儿一样,往往颜值跟智商相对来说更高。”

    痞子虎赞赏道,“我欣赏你,有眼光。”

    “行,我们不说就是。”洛樱一脸调侃的表情,耸耸香肩。

    “行了,既然特蕾西没什么事,那咱们这就走吧,等去了蛊神教,我们还得去一趟赞尼斯大峡谷。”王一凡又摆摆手道。

    “你想用小虎子那只角破除封印的能力,来解除那轮回之矛上的封印?”洛樱问道。

    “对。”王一凡并没有否认,“现在也是时候了,而且这也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希望。”

    “但愿能成功吧。”洛樱期盼道。

    她知道王一凡心里对张雪若有多愧疚,有多思念。

    王一凡见风流涵想悄悄溜走,撇嘴笑道,“你觉得在我面前能跑得掉吗?”

    风流涵被逮住,身形一滞,讪笑着转过头来。

    “走,先跟我去一趟林州,然后我们再去蛊神教。”王一凡随即走了过去,抓住了风流涵纤细的胳臂。

    风流涵苦着一张小脸,一脸的不情愿。

    就算去了林州,最后还不是要回蛊神教?

    王一凡又对洛樱跟谢琳菲两人说道,“我们先走了,你们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嗯,路上小心。”洛樱点头。

    她还要呆在国内跟白家的人周旋,所以没办法跟着王一凡一起去。

    她又对特蕾西说道,“帮我保护好他。”

    “放心。”特蕾西很自信地笑道,“有我在,我保证他死不了。”

    她对自己的防御力有着绝对的信心。

    随后王一凡等人就踏上了前往林州的飞机。

    下了飞机之后,他们刚走出机场,就看到何必等人笑眯眯地冲着他招手。

    王一凡看到何必跟聂佳颖旁边的石灵儿,不禁有些意外。

    石灵儿怎么也在?

    他只通知过何必跟聂佳颖两人过来接机啊。

    “别这么惊讶地看着我,我这段时间一直都呆在林州。”石灵儿见王一凡很讶异地盯着自己,解释道。

    “你呆在林州做什么?”王一凡很奇怪。

    “最近在林州召开了一场很重要的会议,要连续开好几天,我是陪我爷爷来的。”石灵儿又大大咧咧地说道,“他们开会,我就自己跟小伙伴们一起玩了,所以你要来的消息我也知道,反正也没事做,就顺便来接个机,另外,你之前在九华山上干得不错。”

    王一凡见石灵儿这副老气横秋的样子,满心无语。

    “何止是干得不错,人家是干掉了一个圣者好吧。”何必白了她一眼。

    “是我爷爷说的。”石灵儿辩解道,“我爷爷说了,只要王一凡达到了圣者境,白家那老家伙绝对要死。”

    “石老对我这么有信心?”王一凡笑道。

    “嗯,他老人家说,当你进阶了以后,总有人要倒霉,结果你的第一战就碰到白文凯这个倒霉鬼。”石灵儿又继续说道,“话说王一凡,你来林州干嘛呀?”

    “我得到了一件宝贝,想让两位老爷子帮我打造一件护甲。”王一凡神秘地笑了笑道。

    “什么宝贝?”何必眼睛一亮,好奇地问道。

    王一凡拿过来的东西,必定不简单。

    聂佳颖给石灵儿也来了兴趣。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王一凡淡淡一笑,然后就坐车来到了聂元和公输盘所在的一座宅子。

    因为他们俩平时总是鼓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所以动静很大,甚至炸毁了原先何家不少的地方,他们俩心存愧疚,所以就搬了出来,住进了一处独立的院子。

    当王一凡推开门之后,看到两位老人家又在争吵,争得不可开交,面红耳赤,顿时感觉头又大了。

    “怎么每一次来他们俩都在吵架?”王一凡摇摇头道。

    “我们也很心累啊,但是没办法,他们俩就喜欢吵架,拦都拦不住,但是吵完之后又好得跟亲兄弟一样,一块喝酒,关系好得不得了。”何必按了按太阳穴,无奈道。

    “咱们进去吧。”王一凡随即走进了大门。

    “你个老家伙到底懂不懂啊,玄铁属寒性,就应该用它的熔点温度来融化它,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持它的特性。”一道声音骂道。

    “你才不懂,玄铁一定要用高于熔点的温度使之融化,才能最大限度地去除它的杂质。”又有一道声音不甘示弱地说道,同样很响亮。

    “放屁!”聂元争得脸红脖子粗,又骂了一句。

    “老家伙,你之前见过玄铁吗,我之前可是亲眼见过,并且处理过的,你还能比我懂?”公输盘也回怼道。

    “见过那又如何?见过就能证明你的办法是对的?”聂元嗤之以鼻。

    王一凡看到桌上摆着一块暗银色的金属,心里暗暗惊奇,这玩意儿就是玄铁?

    他只听说过这种难得的金属,从未见过。

    这可是世所罕见的好东西啊,难怪两位老人家争得这么厉害,谁都想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处理这块金属。

    何必跟聂佳颖显然已经熟悉这一幕了,所以表情很淡定。

    “咳咳,两位,能不能先停一下?”王一凡干咳了一声,看着两人说道。

    争得不可开交的两人这才转过头来,看到了王一凡。

    “小子,你怎么突然过来了?”聂元又瞪了公输盘一眼,这才看着王一凡笑道。

    “我有一样东西,想请两位帮我处理一下,打造一件护甲。”王一凡直截了当地说道。

    “什么东西?”两人顿时就来了兴致,问道。

    随后王一凡手上光芒一闪,那片逆鳞就出现在了他手里。

    “这是——”聂元看着这块淡金色的东西,有些奇怪。

    “这是龙鳞,而且还是一片逆鳞。”王一凡说道。

    “龙的逆鳞?”聂元跟公输盘两人对视了一眼,眼里满是震惊之色。

    公输盘一把就将这片逆鳞拿到手里,一边抚摸着,一边惊叹连连,“好东西啊,这玩意儿足以秒杀世间所有金属,跟这片逆鳞比起来,桌上的这块玄铁瞬间就被比成了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