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6章 巧合

    外国男生倒也没有注意混血男注意的重点,径自哼了声后说道:“估计吧!”

    混血男一听,微微皱眉了下,再次确定的问道:“打架的时候,你还有心思研究别人是不是情侣啊?”

    “那不是我最近正在追个妞儿吗?”外国男生翻了下眼睛,“妈的,那男人看那女的眼神就不同不说,你都不知道,那女的被杰芙妮抓着的时候,那眼神,多可怕!”

    混血男听着外国男生那愤愤的描绘着当时的情形,视线不由得又看向了刚刚石墨晨和唐笙进入庄园的方向,眼底,有着一抹冷冷的光芒划过。

    “等下我就不和你去酒吧了,我那边儿还有点儿事。”混血男说道。

    “你不是吧?”外国男生不满,“不是说好今晚一起嗨的吗?”

    “放心,我人不到,东西到就行……”混血男微微挑眉了下,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东西到了,我人到不到,你还真在意?”

    外国男生当即笑了起来,倒也没有再虚伪的说什么,“那你回头闲了,我们再约。”

    混血男点点头,和外国男生分别骑上了自己的机车,离开庄园范围后,就在一处岔口分开了。

    混血男径自将机车停到了一处空旷处,人就坐在路边儿,拿了手机拨出号码……

    “帆哥,有点儿好消息,老大听了一定喜欢。”

    “哦?”罗帆笑了笑,“你小子能有什么消息让封哥喜欢?”

    混血男咧嘴一笑,透着几分神秘的说道:“和石墨晨有关的……”

    罗帆一听,原本正欲接水的动作停滞了下,随即问道:“什么消息?”

    混血男将在刚刚庄园外遇到的情况,又将从外国男生那边描述的旧书店的情况说了。

    罗帆边听,边思忖着混血男说的事情的重点,到最后,嘴角渐渐溢出笑,“这事儿,还真指不定让封哥喜欢。”

    “嘿嘿……”混血男有些嘚瑟起来,“我也没想到,顺道陪着过来送个东西,就得到这么好的聊料。”

    “嗯。”罗帆应了声,又夸奖了几句后,挂了电话,将事情给封景遇说了。

    封景遇听了后,倒也没有直接说什么,只是若有所思的缓缓靠在沙发上,手指在扶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动着。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幽幽开口:“唐笙怎么会在西雅图?石墨晨……又为什么离开澳海后,去了西雅图?”

    话落,他微微抬眸,看向了罗帆。

    罗帆愣了下,下意识的摇摇头,完全一副“我怎么知道”的表情。

    封景遇嘴角一侧勾了抹邪魅的淡笑,一双眼睛,更是闪烁着诡谲的光芒,“还真是有趣啊!”

    “封哥,你的意思是……他们两个勾搭的?”罗帆猜测的问道。

    封景遇有些嫌弃的看了眼罗帆,方才缓缓说道:“唐笙是和龙楚恒一起去巴西的,而龙楚恒回澳海市了,唐笙却来了西雅图。”

    他停了敲打扶手的动作,轻笑了下,接着说道:“其实,这本没什么……问题出在石墨晨也来了西雅图,而且,两个人还遇到了。”

    “那你的意思还不就是我说的意思?”罗帆吐槽。

    封景遇轻哼了声,嘴角透着深意的笑说道:“问题在于,有次和埃伦娜闲聊,无意间知道,西雅图有个制药的隐世高手。”

    罗帆脑子里转了转,当即明白过来封景遇的意思,顿时惊讶的说道:“封哥的意思是,石墨晨是为了唐笙体内的UR?”“如果是……”封景遇嘴角的笑,渐渐上扬了起来,只是,透着一股冷魅的气息的幽幽开口,“石墨晨这是在玩擦边球啊!”感叹一声后,他明显心情大好,“也真不怕,这个

    球是个火球,随时能爆炸。”

    有些事情说来也巧,西雅图有个制药的隐世高手,这不为人知。

    可偏偏,埃伦娜知道,然后无意间他知道了……

    石墨晨,我倒要看看,你这手一旦开始试探了,会不会真的伸进去。

    ……

    厉岩炔一身休闲款的西装出现在杰德的生日酒会时,已经是酒会进行了一小半了。

    他这个迟到者手里拿着香槟随意的穿梭在觥筹交错的人群里,倒也没有人在意他是谁?

    很快,厉岩炔锁定了目标……

    正在和一个外国男人说话的石墨晨处,他的身边,果然站着个女的。

    厉岩炔不管别人认不认得他,可得防着石墨晨看到他,当即寻找安全位置。

    明明说不来,突然又来了,这点儿心思在晨哥面前不够看啊……

    心里感叹着,厉岩炔拿出手机,看看左右,在没有人注意他行为下,当即对着石墨晨和唐笙那边开始录像,还装出一副无聊看手机的模样。

    “等下和埃伦娜打个招呼,就走吧!”石墨晨在外国男人离开后说道,顺势抬手,轻轻锊了下唐笙的头发。

    “才来一会儿,合适吗?”唐笙询问。

    “这么多人打量你,不难受吗?”石墨晨浅笑。

    “打量你的更多吧?”唐笙吐槽。

    石墨晨微微才沉思了下,点点头,随即笑着说道:“确实……”顿了顿,“所以,不难受吗?”

    同样的“不难受吗”,可却是两个意思。

    第一个,表达了一种感觉,可第二个……那就是一种心情了。

    唐笙有种被戳破心思的感觉,顿时脸红了下,嘟囔的说道:“被人打量是挺难受的,不过也得习惯。”

    “嗯……”石墨晨意味深长的应了声,还嘴角含笑的点点头。

    唐笙看着他嘴角那一副了然的笑,有些气恼,想辩解点儿什么,却又觉得他什么都没有说,她辩解个什么劲儿啊?!

    唉,这……果然暧昧不清的东西,只会越来越暧昧不清。

    “走吧!”石墨晨见唐笙微微瘪嘴了下,也不继续逗她了,牵了她的手,去找埃伦娜夫妇。

    唐笙顿时,因为手上的温度,嘴角轻呡了下,渐渐溢出甜甜的笑容。

    从头到尾,也没有发现,就在他们离开远处的时候,石墨晨寻找埃伦娜夫妇的视线,若不经意的划过某处……几乎瞬间,厉岩炔人已经闪到了一旁柱子后面,一脸写着“好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