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七十五章 梦中实情

    “什么!”

    这位老者带来的消息,让木正均如遭雷击一般,整个人都是顿时呆住。

    作为木家之人,他自然知道,被送入家法堂的后果,更知道,只有真的犯下了不可饶恕之错的族人,才会被送入家法堂。

    只是,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的孙子,竟然会被送入了家法堂!

    那老者看到木正均还在发呆,恨恨的一跺脚,落到了木正均的身旁,一把拉起了他的胳膊道:“族兄,别愣着了!”

    “都什么时候了,赶紧回主家吧,再晚恐怕就要来不及了!”

    直到这时,木正均才总算回过神来,也顾不上再去和姜云打招呼,心急如焚的连连点头道:“走走走,现在就走!”

    话音落下,两个人已经直接腾空而起,很快就消失无踪。

    姜云从虚空之中迈步走出,抬头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双眼已经微微眯起。

    虽然他也有心想要跟着去看看,但却很清楚,这可不是大街之上教训木林原。

    这次,木正均前往的是木家主家,自己如果跟着去,那可不是管闲事那么简单了。

    因此,尽管他的内心也是非常焦急,但现在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干等着木正均和木命的归来。

    “木命在我面前时,性格开朗,但在除了他爷爷之外的木家人面前,却是有些怯弱。”

    “虽然这样的性格不好,但按理来说,他也不至于会闯下什么滔天大祸啊!”

    “那究竟是木命他真的闯祸了,还是木林原的两个孩子,故意陷害于他?”

    这些问题,姜云坐在这里,也是不可能想出答案的。

    摇了摇头,姜云叹了口气,盘膝坐在了地上,耐心等待。

    两天之后,姜云睁开了眼睛,木正均从天而降,终于归来。

    而他的怀中抱着昏迷不醒的木命!

    姜云神识立刻扫过木命的身体,面色骤然一变。

    虽然木命的生机依旧无比旺盛,但是他的后背,却是血肉模糊,根本看不到一块完整的皮肤。

    木正均面无表情,轻声的道:“性命无碍,挨了三鞭!”

    “我先将他放到床上!”

    说着话,木正均抱着木命,向着小屋走去。

    而他的这一迈步,脚下竟然都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姜云深深的看了木正均一眼,虽然他的衣服完好无损,但是后背之上,同样血肉模糊。

    自然,姜云已经明白,必然是木正均代孙受过,承受了部分的家法。

    木正均是轮回境的修士,他被打之下,后背都是血肉模糊,更不用说木命了。

    三鞭,稍微重点,恐怕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片刻之后,木正均从屋中走了出来,就如同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一样,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闭上了眼睛,沉默不语。

    姜云也没有着急询问,就坐在一旁等待着。

    终于,木正均轻声的开口道:“这次是命儿不对,他认错了药材,采了一个月的错药,上交的时候才被人发现。”

    童子园,是木家的一处药园,其内种植的药材,只有童子可以采摘。

    这次因为时间急促,人手也不多,所以进入童子园的木家子弟,是每一个人,负责一种药材的采摘。

    木命竟然认错了自己要采摘的药材,中途也没有人告诉他。

    等到一个月期满,他上交出自己采摘的药材之后,才被木家人发现!

    他采错了药材,自然也就意味着天外天需要的药材,少了一种。

    为此,木家不得不又另外派人再去重新采摘,可即便如此,也是耽误了时间,惹得天外天不快。

    可想而知,木命身为木家人,犯下这种真的是极为低级的错误,彻底的惹怒了几乎整个木家,所以被送入了家法堂。

    原本,木命的确是要被活活打死的,但多亏了木正均及时赶到,苦苦哀求,愿意替代木命承受家法,才让木命仅仅受了三鞭。

    听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姜云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对于别人来说,的确是不可能犯这种低级的错误。

    可是木命大难不死,记忆力不好,根本记不住药材,所以才有了这次事情的发生。

    木命,原本的天才,是有希望成为大帝的天才,如今却是连最基本的药材都能认错!

    这真的让人有些唏嘘。

    姜云轻声的道:“老丈,不用太过伤心了。”

    “我一定会帮助木命重塑身体的。”

    “您也累了,先休息一下吧,我去看看木命。”

    木正均闭着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

    姜云走进了屋中,来到了床边。

    木命依然昏迷不醒,但脸上的五官却是时不时的会出现扭曲,双手更是紧紧的握成了拳头,微微颤抖。

    显然,这段可怕的经历,给他带来了极大的恐惧,哪怕昏迷,也依然在做着噩梦。

    姜云伸出手来,轻轻的放在了木命的头上,一股柔和的梦之力悄悄的渗入了木命的魂中,去将他的噩梦变成美梦。

    姜云不知道木命的美梦是什么,所以只能让他去梦中再重温一遍自己带着他入林捕猎,下湖抓鱼的那段经历。

    至少在那三天的时间里,木命是真正的放松和开心。

    可就在姜云改变了木命的梦境,当姜云自己也出现在了木命的梦境之中的时候,昏迷的木命却是忽然急促的开口道:“大哥,大哥,我没有认错,我没有认错!”

    “是族兄故意害我的,他告诉我,我的任务就是采摘麒麟果。”

    “我自然相信他不会骗我,所以我才采了一个月的麒麟果。”

    听着木命正在告诉梦中自己的这番话,姜云的眼中陡然射出了寒光。

    “砰砰砰!”

    姜云的身后,也是传出了一阵踉跄的脚步声,同样听到了这番话的木正均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

    木正均满脸焦急之色,刚想说话,就被姜云以目光制止。

    而感受到姜云目光之中蕴含的寒意,让木正均顿时冷静了下来。

    姜云轻声开口道:“既然你知道是你族兄骗了你,那为什么你不将事实的真相当着你木家长辈的面说出来?”

    木命的脸上露出了畏惧之色道:“我不能说,因为族兄说了,如果我敢将此事泄露出去,那么他的爷爷,就会将我爷爷和爹娘,赶出木家。”

    “一旦被赶出木家,没有了木家的庇护,他们更是会暗中对爷爷和爹娘下杀手!”

    “大哥,我好害怕,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只能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告诉爷爷!”

    姜云轻声的道:“不用害怕,你还有大哥,大哥跟你保证,你爷爷和爹娘不会被赶出木家的。”

    “而且,用不了多久,你那些讨厌的族兄族叔,他们都会消失,永远不会再出现在你的生命之中了!”

    “现在,安心睡一会,大哥守在你的身旁!”

    随着姜云话音的落下,木命的神情渐渐放松了下来,口中传出了轻微的鼾声。

    姜云这才收回了手掌,而一旁的木正均咬牙切齿的道:“东方小友,麻烦你在这里照顾一下命儿。”

    姜云却是一把拉住他道:“你去了又能怎样?”

    “如今,你已经失去了在木家的地位,就算你将事实说出,就算有人信你,最终的结果,无非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木家,不会为了现在的你和木命,而去惩罚其他族人的。”

    木正均脸上的愤怒,随着姜云的话语,一点点的消散。

    他自然知道,姜云说的都是事实。

    木正均刹那之间,仿佛苍老了几十岁,伸手捂住自己的脸道:“可是,命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如果不替他出口气……”

    姜云抬头道:“老乡不能替他出口气,但是我能!”

    “你!”木正均连忙摇头道:“小友,万万不可,你身为外人……”

    不等木正均将话说完,姜云已经打断道:“老丈,如果我是木命的师父,那应该不算外人了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