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今天的事情,我自己来解决

    盛希安摆摆手,示意她没事。

    又低声笑了好一会儿,盛希安才收住声。她抬起头来,眼里泛着冷意,神色间也带着几丝狠劲儿。

    她坐在小沙发上,很久都没有说话。

    差不多又是十分钟过去了,司音时不时的会看一下手机,心里很是着急,毕竟余暮雨的事情直接关系到盛希安与盛世。可盛希安又一直不说话,她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解决,而现在,她也不好多催促。

    刘桃现在只觉得很愤怒,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立刻出现在余暮雨的面前,用她平生所学的骂人的词汇将余暮雨那个坏女人好好地骂上一通,最好是再胖揍她一顿,揍得余暮雨连她亲娘都认不出来。

    霍绍庭坐在盛希安的身边,“别想太多,我会解决。”

    “距离这个视频的发布时间,又过了这么久了,余暮雨找到了吗?”盛希安淡淡地问道。

    司音点点头,“五分钟前,被救起来了,可能是呛的水太多昏迷了,现在被送去了第一人民医院。”

    盛希安扯了扯唇,有些淡漠地感慨道:“还真是命大呢。”

    司音纠结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盛总,余暮雨的事情……”

    话还没说完,盛希安就出声打断了她,“公关的事情,你不用管了。”

    司音一愣,“盛总?”

    刘桃也很是惊讶,“希安,不管能行吗?现在网上都是骂你和公司的留言。如果到时候余暮雨再说点什么,事情肯定会越来越不好办。”

    盛世不是什么小公司,余暮雨的事情闹得越大,盛世受到的影响就越大。到时候,股票肯定会跌,就连被别人误会说抢了余暮雨男人的希安恐怕都不会安宁。

    可是……身为当事人的希安怎么还可以这样平静?是被气糊涂了吗?

    盛希安说道:“嗯,不用管,也不用花钱降热搜。”

    刘桃快急死了,“希安,不管不行的。虽然我们都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别人不知道啊。你是不是想的是清者自清?拜托!现在这个时代,清者自清这个东西是堵不了别人的嘴的!”

    盛希安笑看向刘桃,“我知道。”

    “哎哟!”刘桃跺跺脚,“你知道你还……”她看着盛希安那张平静的脸,最后还是放弃了,直接对霍绍庭说道,“霍总,要不你给出个主意吧。”这件事情,霍绍庭也是主角。再说回来,他还是希安的丈夫,这个时候可不能置身事外。

    霍绍庭看着盛希安的侧脸,沉吟片刻后,他说道:“联系有关人员,将新闻撤掉……”

    “不!”盛希安阻止道,“我说,不用管。”

    霍绍庭眉心动了动,“希安?”

    盛希安将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轻声说道:“今天的事情,我自己来。”

    刚刚那条视频出来之后,她也粗略扫了一下评论。当然,那些评论都很难听,还有人说余暮雨是因为她抢了余暮雨的男人、现在又各种高调秀恩爱,爱得太深的余暮雨终于受不了、所以才导致余暮雨失去了希望而轻生的。

    也有人说她就是下贱,这要放在古代,她都该被浸猪笼沉河。

    还有人看了先前不久她和霍绍庭的合照吃了糖的人,现在直说酒店恶心……

    总之,她现在就是个千夫所指的对象。

    呵!

    可笑!

    余暮雨确实很聪明,专门挑了今天这样的时间。让她和霍绍庭之间的事情饱受指责不说,还让盛世也跟着受影响。

    她和余暮雨之间,真的有那么大的仇吗?

    她轻吐出一口浊气,随后站起身来,“司音,你和桃子跟同事们去玩吧,不用担心,我自己会应对。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了。就这样吧。”

    ……

    回星月湾的路上,霍绍庭开着车,在良久的沉默之后,他伸手握住盛希安的手,“对不起。”

    盛希安侧头看着他,“干嘛这样说?”

    “如果不是因为我,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

    今天余暮雨的事情,不是什么小事。他自然是生气的,因为他知道盛世对于盛希安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最重要的是盛希安是他霍绍庭的女人,他的女人被那些阿猫阿狗随意谩骂,他想杀人的心都有。

    当然,他最恼火的是余暮雨。

    盛希安宽慰道:“不要这样说,跟你没有什么关系。”

    霍绍庭皱着眉心,“你说你来应对,你要怎么应对?”

    “……”

    “还是我来吧。”霍绍庭开口,“最主要的原因也是在我。当年要不是我犯了糊涂,我和她也不会有这些交集。而且你现在还怀着孩子,不要将心思花在那种人的身上。”

    盛希安笑道:“霍先生这么关心我,我的心情忽然就好了很多呢。”

    霍绍庭知道她是想要逗他开心,可他真的是笑不出来,“她不该来动你。”

    如果余暮雨是冲着他,她随便做什么,他都能全盘接收,可能内心一点波动都不会有。但余暮雨是冲着盛希安……他真的很生气。

    “是啊,”盛希安耸耸肩,“她的胆子倒是大得很。”一次又一次的来挑衅,也不知道是谁给了余暮雨的勇气。

    还是说……余暮雨觉得她一直都太软弱善良,不管余暮雨做什么,她都不会真的对余暮雨做什么?

    可是啊,人的忍耐都是有限的,不是吗?谁会容忍别人对自己三番两次的挑衅?况且,那个人还是自己的情敌。

    盛希安笑呵呵地说:“如果今天余暮雨淹死了的话,你说我们会不会被网友骂死?”

    霍绍庭深深地看了盛希安一眼,很是配合地搭着腔,“可能会?”

    “可惜,”盛希安轻嗤道,“她没死成。”说着,她又叹了一口气,“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呢。”

    “……”

    盛希安盯着窗外飞逝的街景出神地看着,过了好一阵之后,她轻声开口:“三哥……”

    “嗯?”

    “余暮雨对我做的事,算是很过分吧?”

    霍绍庭沉默了片刻,“……嗯。”

    “如果我也对余暮雨做得很过分的话,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恶毒?”

    霍绍庭想也没想就回答说道:“不会。”

    “随便怎样都可以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