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三人走路往图书馆方向去,郁嘉佑并不知道身边两女孩闹了别扭,如往常一般同她们说话。

    “我去买点果汁和牛奶,你们在这等我一下。”路上经过一家小店,蒋书艺说。

    郁嘉佑“好。”

    蒋书艺小跑着过去了,只剩两人站在路边等着。

    入冬了,天气有些冷,一阵风吹来,林清乐哆嗦了下,拉高了外套拉链。

    郁嘉佑看了她一眼,细心道“你很冷吗,我衣服给你穿吧。”

    林清乐很快摇了头,一是因为郁嘉佑自己穿得也单薄,二是她觉得穿郁嘉佑的衣服会有些奇怪。

    郁嘉佑见她拒绝便没有再坚持,只是看着她脸颊下半部份一个劲地往拉高的衣领里钻。她的脸圆圆的,应该是很软,金属拉链头轻易就撮了一个小凹陷进去。

    郁嘉佑瞧着好玩,禁不住笑了一声。

    林清乐疑惑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郁嘉佑摇头,说“清乐,我觉得你好像不太一样。”

    “什么?”

    “看着是个乖乖的好学生,可那天跟章易坤对峙的时候……”郁嘉佑想了想,“挺凶悍的。”

    林清乐被说得有些窘,不太好意思地道“不凶点……他可能会觉得好欺负。”

    “他以后不会欺负你的,我警告过他了。”

    “不是。”

    “嗯?”

    林清乐道“我是说,怕他觉得许汀白好欺负。”

    郁嘉佑顿了顿,轻笑了下“他有你这样的朋友,很幸运。”

    幸运吗。

    可所有的不幸已经被他遇上了。

    “嘉佑,牛奶。”蒋书艺买完回来了。

    郁嘉佑“给清乐吧。”

    蒋书艺“她不喝牛奶的,我给她买了橙汁。”

    “这样……”

    虽闹着别扭,但蒋书艺还记得她的习惯。

    “你的。”蒋书艺直接把橙汁塞到了林清乐的手上,她的不容拒绝带着求和的味道。

    林清乐低眸看了眼手上的饮料,说了声谢谢。

    “你客气什么。”蒋书艺轻咳了声,径直往前走去。

    三人到图书馆时人还不算多,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便安静地做起了自己的作业。

    林清乐原本是想着写两个小时就说自己有事先走了,但后来三人写了张试卷,遇到几个难题,坐在一起研究了许久。

    等到了把题目都解出来后她才惊觉,都快要五点了。

    “我要先走了!你们继续吧。”林清乐匆匆把试卷和书都收进了书包里,站了起来。

    郁嘉佑看了眼手表“时间确实差不多了,这样,我们今天就结束吧。”

    蒋书艺“也行。”

    郁嘉佑“不然,一起吃个饭再回家?”

    蒋书艺“可以啊。”

    说完后,两人齐齐看向林清乐。

    林清乐背上书包“不好意思啊,今天你们去吃吧,我有点事得先回了。”

    她昨天还答应许汀白要去他家的,不能太迟了。

    说完后,她抱歉地对两人笑笑,很快走出了门。

    “干嘛呢这么急。”蒋书艺没法,只好道,“嘉祐,那我们去吃什么?嘉祐?”

    “啊?”郁嘉佑的视线从林清乐那回来,“哦,随便,你想吃什么。”

    “我想想啊……”

    ——

    不去学校的时候,许汀白只会待在家里。

    他今天在房间里呆了很久,后来又来了客厅,来来往往,除了吃饭和“读”学校发的教材,便只是发呆。

    他经常会发呆,可以往是陷进自己的世界里,今天却隐隐有些不一样。

    笃笃。

    下午两点的时候,门被敲响了,许汀白情绪突得浮动,几乎是立刻起身去开门。他走得有点急了,黑暗中撞到了柜子,小腿前部某处骨头暗暗生疼。

    但他只是皱了皱眉就忍了下来,开门的时候,他让自己的表情是淡定的。

    “你……”

    “小白,饭吃过了吗。”

    是姜婆。

    浮动到顶的心瞬间回落。

    “吃过了。”

    门外站着的老人说“我想着今天来帮你打扫一下家里的,可我发现你那钥匙不在,所以才敲门。”

    许汀白“钥匙我之前收起来了。”

    “哎呀你怎么收起来了呢,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不用不好意思,我就闲着有空的时候稍微帮你收拾一下。”姜婆道,“等会放回来啊,听见没。”

    许汀白想到那个缠着他放钥匙的人,点了下头。

    姜婆“那我帮你打扫一下吧。”

    “不用了姜婆,我收拾过了。”

    “你自己收拾啊?那下次你别动啊,我来帮你就行了。”

    “……嗯,谢谢您。”

    姜婆操心他,站在门口又说了几句才走。

    脚步声渐远后,门被他关上了。

    那一瞬,许汀白几乎是自我厌恶地笑了下。

    他在期待什么。

    昨天也不过是她随口一句话而已,她没有说一定会来。

    他怎么能,这么快就开始期待什么。

    小腿被撞的那块地方疼得尖锐,但他站在原地缓了会后,慢慢也就淡了。许汀白回了房间,他把那把钥匙拿出来了,并且放到门外那个常放的隐藏位置……

    下午五点,晚饭时间。

    许汀白没什么胃口,也不知道吃什么。后来便走到厨房拿出了放在一旁的盒装方便面。

    方便面快速而简单,倒了热水后他静静地站着,脑子里是时间在跳动。

    五分钟很快过去了,他掀开了盖子,闻到了味道。也就是在这时,门又被敲响了。

    许汀白放下了塑料叉子,回身去开门。

    “姜婆,钥匙我已经放了。”他对着外面说道。

    “真的?!那我之后可以用吗。”

    不是年迈的声音。

    耳边的声音带着小姑娘特有的清脆和柔软,像一个小爪子,轻抓了下他的心脏。

    许汀白愣了一下,因为意外,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好香啊,你煮了方便面吗。”女孩推开了门,从他边上走过,“你才要开始吃吗。”

    安静的屋子有了声音,一整天下来莫须有的失望像被搓破的气球里的气体,突然就散了。

    他关上了门,心脏克制不住地乱跳,他朝声音处走了两步,问“你这么晚……来做什么。”

    林清乐奇怪道“我昨天说我今天会过来的呀。”

    “我是说,为什么是现在。”不知是否因记挂了一天,他竟然脱口而出。说完后,许汀白立刻就后悔了,神色略带难堪。

    “啊……对不起啊,今天遇到了同学,然后去图书馆写了几张试卷,有一张太难了,想了好久。等写完才发现,时间都有点晚了。”林清乐看着他,试探性问道,“你,在等我么。”

    许汀白自然不会承认,自己竟然因为她昨天那一句话心不在焉一整天。

    “……想多了。”

    “喔。”

    许汀白走到厨台边,去找那碗面。

    “我来。”林清乐赶紧上前帮他端了,“你小心烫到。”

    自己都能烧水煮面,还会担心烫到这种事吗。

    许汀白心里这么想着,但听到她有些着急的语气,没拒绝,由着她去了。

    他在餐桌边坐下后,听到了边上人也拉开了位置,她坐在了他旁边。此时她没写作业也没吃东西,那坐在这也只能是看着他了。

    许汀白想到这个场景,脸色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你吃过了?”

    林清乐肚子饿得咕咕叫“没呢,刚从图书馆回来。”

    许汀白拿着叉子的手一顿,淡声道“那边还有,你想吃自己煮。”

    “可以吗?”

    “随便。”

    林清乐立刻开心地起身去泡了一碗泡面,没一会便端着过来吃了。她并肩坐在许汀白边上,撩起面,轻吹了两口。

    “泡面蛮好吃的。”林清乐说的是实话,他们这年纪的小孩,对泡面没啥抵抗力,“但老是吃还是不好,下周末我们做饭吃吧。”

    许汀白手又是一顿,她的“我们”说得轻而易举。

    林清乐“可以去买菜,然后在你家做,我厨艺一般,但是……但是还能吃吧,我妈有时候说蛮好吃的。”

    许汀白缓缓吃了一口面,只觉这样的日常对话让他十分生疏。

    “我去倒水。”他不知道说什么话去应对,下意识起身去逃避这一刻的熟络。

    “我帮你吧。”林清乐操心他看不见,起身跟了过去。

    “不用。”

    “还是我帮你吧。”

    她的手握上了热水壶的把手,半边手掌压在了他的手上。她的手温热,也一如既往,很软。

    “你松开。”许汀白觉得手背被她软绵绵的热度轰得发麻,可他一时也不敢抽开,怕她一时没拿稳摔了热水。

    林清乐“你松开我来倒。”

    那诡异的温度在无视力的感官下似乎爬上了他的手臂,烫了他的经脉。

    许汀白“我说了你松开,这点事我还做不好吗!”

    林清乐的手被他拔高的音量击退了,她看了他一眼,以为是她这么帮着打击到他的自尊心了。

    “啊,我没说你做不好……”

    林清乐的声音是骤然弱了,许汀白抿着唇,知道自己刚才话音是重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干嘛就大声,他只是觉得她的手太热,压着他的……很不合适。

    他轻吸了一口气,拿到边上摆着的杯子,倒了两杯水。

    “你生气了吗?”林清乐问。

    “没有。”

    “但你看着好像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

    “你要是生气了你就说,可能,有时候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也不一定。”

    许汀白把倒好的一杯推到她前面,然后拿着自己的往餐桌边走“我没有生气。”

    林清乐连忙端上水杯,屁颠屁颠跟在他后面“可是——”

    “行了安静,吃面。”

    “喔……”

    许汀白坐下了,他重新拿起叉子,吃了一口面。

    “许汀白——”

    “我真的没有生气,你别瞎想了。”他打断道。

    “不是……我不是说这个。”林清乐盯着他唇边她含过的叉子和那碗她吃过且咬断过的方便面,讪讪道“那个面,是我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