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校服质量也太不好了吧……领口处的扣子竟然快被扯蹦了。

    林清乐之前没发现,回家后换衣服洗澡,这才意识到最上面的那颗扣子摇摇欲坠。

    洗完澡后,她趁林雨芬不注意,偷偷拿了针线回房,把那颗扣子重新钉正了。

    缝好后,她将校服丢到一边,这会,紧绷着的心好像才完全松懈下来。

    而一松懈,方才在许汀白家的惊心动魄才后知后觉地涌了上来。

    他当时……给她的压迫感实在是太大了。

    林清乐想起那会两人的姿势和动作,脸完完全全的红了。那个时候,她真的感受不到他是记忆里的小男孩,他身上那种略带侵略的成熟气息和温度……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啊。

    ——

    第二天,依旧是考试,因为同个考场的缘故,林清乐还是遇上了燕戴容。

    燕戴容已经不像第一天那么热络了,两人碰面的时候,她甚至都没点下头。

    林清乐也无所谓了,关于她跟许汀白到底怎么回事,她突然不在意了。

    考试为期三天,因为是期中考的缘故,成绩出来的很快。

    刚考完的第二天,外面的公告墙就上了排名榜。

    “清乐清乐,走了,看一下名次!”于亭亭跑过来拉她,兴致勃勃。

    蒋书艺跟在于亭亭边上,别扭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两人自那天中午对于泼水事情意见相驳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说过话。

    “发什么呆啊,走啊。”于亭亭不知道两人的事,一把把林清乐拉了起来。

    排名榜前人很多,三人挤了好一会才从外头挤进去。

    “看看我在哪……我操,怎么还没有我啊……完了完了。”排名从左往右,于亭亭一路往右边退,脸色愈发凄凉。

    “二百名……我竟然在两百二十名??”于亭亭顶着一张震惊脸回来,“我这么努力学习,就这??”

    蒋书艺:“……”

    “你们在哪呢?”

    蒋书艺成绩一般,常年在一百名的位置徘徊,这次也一样。

    “清乐,你是第十八啊,不错嘛。”于亭亭看到前排的名字,酸溜溜地道。

    林清乐自然早看到自己的名字了,四中是溪城最好的高中,年级十八确实算是不错了。

    但她没能高兴起来,她几乎能想象到她妈知道她的名次后会说些什么。

    “你数学成绩147?也太好了吧,第一名数学也才144。”于亭亭摸了摸下巴,“唔……要是你英语再好点,前十肯定没问题。”

    确实,拉分最严重的就是她的英语。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她对这科就是不太感冒。

    于亭亭:“郁嘉佑是第四名,不愧是男神!”

    “我先回去了。”林清乐朝两人点了下头,转身往教室走去。

    “这就走了啊……”于亭亭看向蒋书艺,后者没什么反应。

    于亭亭的视线在两人之间转了转,总算感觉到一丝不对劲,狐疑道,“我说,你俩是不是吵架了。”

    蒋书艺撇过头:“我也回去了。”

    “喂??”

    回教室后,班主任分发了试卷,夸了班级前几名的同学,当然,着重地夸了林清乐。因为班主任是数学老师,对于偏她科目的学生,那更是爱惜的不行。

    班主任把她的数学解题思路夸得天花乱坠,搞得林清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天晚自习回家后,她把数学卷子放在了最前面,甚至偷偷记了下班主任那些夸人的词汇,想着……到时候可以告诉一下她妈。

    “妈,你回来了。”

    今天林雨芬加班,下班很晚,林清乐在家给她做了份夜宵。

    “你吃了吗。”林雨芬换了鞋。

    林清乐:“我不饿,只给你做了。”

    “好。”

    林清乐见她进来了,瞥了眼桌上的成绩单和试卷,“对了妈,期中考的成绩已经出来了,在那。”

    “是吗?”林雨芬连忙走过去拿起来,她拿的第一张卷子就是林清乐特意放到最前面的数学卷子,卷子上147分红色字体十分明显。

    “你考的第几名啊。”林雨芬看了眼分数,问道。

    林清乐:“十八。”

    林雨芬一顿:“什么?”

    “十八名。”林清乐着重强调了下,“年级十八。”

    “怎么才考十八啊?你不是说你听得懂吗,怎么还考这么差。”

    满心期待和满脑子想说的话似乎顺便消失殆尽。

    “十八名也不是很差,不信你问老……”

    “离前三这么远还叫不差?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一定要用功,一定要做到最好,那十八名能考帝都最好的学校吗,很危险的,一个不小心就考不上。你得稳,稳上才行。”

    林清乐脸色闷了下来:“喔……那试卷给我吧,我回房间了。”

    “诶你……我才说了两句你就不愿意听啦!”

    林雨芬见女儿顿时降到冰点的情绪,大概也觉得自己话说重了些,她缓和了下,上前拉住林清乐的手:“清乐,妈妈不是故意这样子,只是妈妈说的是实话,你要知道,要考上最好的学校,那平时最好稳稳在前三,那成的概率才大呢,对不对?”

    从小的成长坏境和周边的人让林清乐知道她必须要考好,必须要成才,未来必须要稳稳拿住自己的人生……道理她都懂,所以她已经在努力了。

    “我知道的。”林清乐抽回了林雨芬手中的试卷。

    但是,她果然不能抱着她妈会夸她的心思,没有第一名,这种想法都不现实。

    “我回房间了。”

    “诶……”

    ——

    郁闷的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

    这天是周六,林雨芬休假一天在家。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林清乐并不愿意在家里呆着,所以背着书包出门了。

    “小姑娘,今天还吃米线吗。”走到那个熟悉的路口时,米线大叔笑着招呼道。

    “不了,我吃过了。”林清乐说完问道,“大叔,今天他出门了吗。”

    米线大叔:“许汀白那小子啊,昨天去学校了,今天倒是没见他出来,估计没去。”

    “谢谢。”

    林清乐其实就是来碰碰运气,周六他是有上课的,如果今天他去上课了,她就去图书馆。

    但现在,她可以去他家看看了。

    走进熟悉的小巷,上楼到了许汀白门口后,她习惯性地去摸了下藏钥匙的位置。

    空的,他没有放。

    林清乐没犹豫,立刻敲了门。今天没有敲很久,没到一分钟门就开了。

    她看到许汀白站在门后,他面色淡淡,看不出情绪。

    “你今天没有去学校?”

    “嗯。”

    “你为什么没有放钥匙在外面啊……”

    “我,忘了。”

    “那你下次记得放上。”林清乐道:“不然,以后姜婆进来就不方便。我不是完全为了我,我是说姜婆,她会担心你的。”

    许汀白抿了下唇,没说话。但是 ,他今天也没拦着她。

    林清乐意识到这点,心里一喜,从他边上进了屋。

    林清乐:“你今天没去学校的话,在家做什么啊…”

    许汀白不会承认在家里待着是因为今天是周六,她放假。他更不会承认,自己内心深处是期冀着她今天会来。

    “……没什么。”

    “喔。”

    林清乐接下来就没说话了,她今天有些沉默,而她一沉默的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有种微妙的尴尬。这种微妙让许汀白很难不想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他当时发了狠地要让她害怕,所以下手没轻没重。

    她今天的不同让许汀白觉得可能那晚的事后知后觉在她身上产生了作用,她现在面对他,或许感觉到害怕了。

    “害怕了就不要再来。”他脑子里想着这些,也就下意识说出了口。

    林清乐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我没有害怕啊……你是在说那天么?那天……那天还好,就是回去后发现校服扣子被抓坏了,啊,不过我修好了。”

    许汀白声音有些紧绷:“就这样?”

    “唔……另外就是手臂和脖子有点疼?”林清乐老实道,“你好用力啊……”

    是很用力,且混乱下,粗鲁又随便,他甚至不清楚自己有没有碰到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指尖莫名发烫,许汀白轻吸了一口气,挣扎了下,最后还是忍不住道:“很严重么?”

    林清乐愣了愣,他这句暗藏的关心让她心情大好,什么成绩什么压力,一时间,原本很烦的事都不烦了。

    “也不严重……”林清乐卡了下,突然想起什么,又改了口,“不不不,严重,严重的!”

    许汀白拧眉:“到底严不严重。”

    “严重!”林清乐说,“所以,做为补偿,你能不能答应我件事啊……”

    许汀白:“……什么?”

    “很简单的,我就希望以后我来你家,你不说那些话。”林清乐咳了声,模仿道,“为什么你又来,为什么还不走?”

    林清乐学着他说话时的语气,一板一眼还真抓到精髓。

    学完后,她自顾自笑了。

    “我都听腻了许汀白,以后我不想再听到。”

    许汀白不言,只觉胸中一股热流来回冲撞,空气都变得潮热了起来。

    他知道她此刻一定是在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突感局促,转身去了厨房。

    林清乐没想到他答都不答就做自己的事去了,她看到他伸手去寻什么,然后摸到了热水壶,拿稳了杯子,倒出了里面的水。

    林清乐跟了过去,忐忑问道:“你会答应我的吧?”

    许汀白背对着她,喝了一口水,因为心是乱的,差点呛到。

    “许——”

    “我答应不答应,你不是都会来吗。”

    “嗯?”

    “既然你都会来,我答不答应重要吗。”

    林清乐:“重要呀。”

    “……哦。”

    哦,什么?

    林清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抬眸看他。

    他还是没有回头,但是下一秒,她却听到了他的声音很淡地传来,“那我以后,不会说了。”

    作者有话要说:  蹦了一颗纽扣换来的再近一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