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清乐,你刚就这么……嘶,你这也太……”回学校的路上,蒋书艺支支吾吾一脸震撼。

    林清乐其实也有些后怕:“他嘴巴不干净。”

    “他确实嘴巴不干净,但是我也没想到你这么刚,敢惹那个小霸王啊。”蒋书艺道,“虽然说,有郁嘉佑在那,章易坤也不敢真来动你,但是你这样会不会太过火了。”

    林清乐站定:“你觉得,我不应该泼他。”

    “哎我的意思是,你没必要为了许汀白把章易坤得罪个彻底。”蒋书艺说,“他侮辱许汀白是不对,但是你不至于因为许汀白这么跟他刚啊。”

    “不至于……为什么不至于。”

    “我是为了你好,许汀白已经被章易坤盯上了,再怎么也就这样了。你这么搭进去又是何必,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你们只是同学过而已,真不至于你这么做,无用功啊……”

    不至于吗……

    他那样侮辱许汀白,都不至于被泼一次吗。

    是,她和许汀白要认真说起来,确实只是同学过而已。可是即便只是同学,她难道就可以随意让他这样一个连看都看不见的人被肆无忌惮的欺负吗。

    恶毒的人为什么要她忍受,恶毒的人难道不该被惩罚吗。

    “清乐——”

    “我没有做无用功。”

    蒋书艺微怔。

    林清乐低低道:“至少我让他们知道了,有些人虽然弱势,但他的身边还是会有人会向着他。他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

    ——

    下午考两门,林清乐提早了几分钟交卷,所以走出校门的时候还没几个人。

    她没有往家里走,半个小时后,停在了那个熟悉的小巷前面。

    中午那顿饭后,她心里憋着闷,很不舒服。

    就好像你一直奉为宝贝的东西让人践踏,你一直守着的信念被踩入泥地,绷着的一根弦完全断了。

    她记忆里的许汀白,众星拱月,善良温柔,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可现在,没有人向着他了,连章易坤那种烂人都有资格来骂他两句。

    一口一个恶心,一口一句死瞎子……她不过是个局外人她都能听到这些,那在她不知道的那些年里,他又听过多少。

    藏在门边的钥匙已经摸不到了,林清乐敲了门,但是没人来开。

    可她今天就是执拗上了,也不停,就是不断地敲门。

    她敲太久了,里面的人终于是忍无可忍。

    许汀白拉开了门,情绪隐忍:“林清乐,你到底想怎么样。”

    她抬眸看他,因为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绪很低落:“我都还没说话呢,你怎么知道是我。”

    “这样敲门的除了你还能有谁?”

    “我……我今天考试,没有晚自习。”

    “然后呢。”

    “然后给你带了晚饭,这是我们学校附近的盒饭,很好吃。”

    许汀白深吸了一口气,想关门。

    她怎么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

    难道他说的那些还不够难听吗?他的态度还不够恶劣吗?

    但林清乐看出了他的意图,及时钻门。

    她是硬扒拉进来的,撞在他胸口,有那么一秒,相当于扑了个满怀。许汀白僵了一瞬,他又闻到了她头发上的味道,淡淡的,毫无攻击力的香。

    “你过来吧,吃饭。”林清乐把盒饭放到餐桌上,回头看他。

    许汀白站在门后,半边身体隐在黑暗里。

    “我伤已经好了。”他说。

    林清乐愣了下:“我知道啊。”

    “所以你以后不要再来,我……不想看见你。”他的声色极冷,甚至是带着刻薄的。

    他不知道她怎么能这样坚持不懈地过来,他只知道他必须不让她来。

    “为什么?”

    许汀白缓缓走向她的位置,并且很准地停在了她前面。

    他轻嗤了一声,缓缓道:“那你觉得,你一个女孩子一直去一个男人家,很合适吗?”

    林清乐低低道:“有什么不合适么……你又不会对我怎么样。”

    “是吗?”许汀白像得到了什么启发,他猝得抓住了她的胳膊,一时间用力地好像要把她的手捏碎,“那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林清乐疼得皱眉头:“你干什么,好疼……松手……”

    “你这么想来我这,不如,你今天晚上就不要走了。”他的语气阴测测的,让人心底发寒。

    林情乐伸手去拽他的手,可两人的力气竟然那么悬殊。他铁了心地要禁锢住她的话,她根本动弹不得。

    “说话啊?!你留下,我让你知道我到底会不会对你怎么样!”

    许汀白是狠了心的,这一刻,他伪装了自己,却也真实地生出一种暴虐感。他不想对任何人产生希望,然后再去失望。

    他恨透了这种靠近。

    林清乐手臂被他抓得生疼,可她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少年,想起那些人对他的侮辱,只觉得心更疼:“我就是知道你不会对我怎么样!我就是知道!”

    许汀白手在隐隐发抖,简直被她气笑了。

    “怎么,觉得我是个瞎子?我看不见我就不能拿你怎么样了?”他扯着她的手臂,一下子就把她拉到边上,林清乐后腰撞在餐桌边缘,再一下,轻而易举被他拎坐到桌上。

    少年虽是少年,到底已经将近成年。身量比较于林清乐,那是碾压般的存在。

    他揪着她的校服领口,狠声道:“我瞎了也照样可以毁了你!”

    林清乐的脖子被勒得紧了,她有点难以呼吸。

    而少年发了狠般地把她掐住,他紧紧“盯”着她,空洞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像只没有感情的野兽,很可怕,也……很可怜。

    林清乐看着他,心里是害怕的,这样从来没见过的许汀白让她心惊让她慌张,这种压迫感也让她不知所措。可她更是难过,他为什么要让所有人都怕他,为什么要把自己裹得浑身是刺……

    明明,他不是这样的。

    眼框通红,林清乐颤抖着,鼓足了勇气,缓缓抱住少年的腰:“许汀白,你别再装凶了,好不好?”

    她轻轻抱住他,像安抚似安慰,顺着他的背。

    少年眉间戾气顿凝。

    “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因为以前我也一样,我怕别人靠近我但是又离开我,我也怕别人嘲笑我放弃我……可是你要相信啊,总有人是真的想陪你的,总有人是真心。”

    眼泪蓄满了眼眶,林清乐吸了吸鼻子,低声道:“就像你啊,以前别人都不跟我玩,说我爸是杀人犯说我脏。可是,你还是跟我玩了,你还处处照顾我保护我……”

    “许汀白,你特别好的。”女孩抬眸看着他,执着道,“反正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做,我都知道你特别好。所以……你别推开我行不行,我想跟你玩,我想陪着你。”

    “你放心,我不会离开的,我保证。”

    许汀白掐着她的那只手在微不可见地发抖。

    黑暗中,她的话像一股热流,流进他的血液,让他整个人发热,发烫……

    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林清乐保持着这个动作都有些发酸了,才听到许汀白很低很低地说了句。

    “你是不是有病……”

    他松开她了,脸上因为震动而茫然。

    林清乐从桌上坐起来,她喉咙有点疼,可她也不在意,从桌上下来后,乖乖地站在他面前。

    “你就当我是好了……随便你怎么想。但是,你要承认我还是说对了,你不会对我怎么样的。”林清乐轻轻地笑了一下,“因为你是许汀白。”

    不管怎么伪装自己怎么强装凶狠,打从内里还是那个温暖善良的许汀白。

    虎口微微发麻,连带着牵动了心脏,震颤地没法呼吸。

    他听到眼前女孩胜利似的笑,一时间有浓浓的无力感。可他却不得不承认,隐约间这种无力感竟然让他有一丝喜悦。

    因为有人说想陪着他……

    因为有人说,她保证不离开。

    “吃饭好不好?别站这了,饭都要凉了。”林清乐伸出手,揪住了他的衣袖。

    许汀白感知到,是下意识想甩开。

    “没有用的。”林清乐用力抓紧手上的衣料,向来胆怯的人今晚无敌勇敢,她说,“当你以前非要跟我当朋友,非要给我吃那些好吃的的时候,你就该想到了,有人尝了甜头就赖上你了。”

    许汀白怔住:“谁非要……”

    林清乐:“你啊,你那会可说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现在耍赖……已经晚了。”

    许汀白哑口无言。

    林清乐擦了下眼泪,趁机拉着他在餐桌边坐下,“好了,你快点吃饭,吃完我就要回家了,不然太晚。”

    “林清乐……”

    “我以后还是会来看你的!你不开门我还是会一直敲,你不嫌烦的话你就一直这样吧,反正我除了上学也没别的事,多的是时间。”

    饭盒打开,饭菜飘香。

    她仿佛方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他没有恐吓她,也有没有掐她的脖子……她语气轻松,好像他刚才什么都没做。

    许汀白捏紧了手心被她塞进来筷子,被她毫无原则的纵容弄得心脏发疼。

    她到底知不知道,如果他刚才真的动手了……她会怎么样。

    作者有话要说:  好了,白哥举白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