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林清乐踩着点回到了学校,晚自习三节课后,她肚子饿得有点疼。

    “今天的化学卷子好难啊,你竟然还提前交卷,都会吗?!”回家路上,蒋书艺有点崩溃地看着她。

    林清乐摇摇头:“有几道确实挺难的,我没写出来。”

    “可你还提早了半个小时呢。”

    “我想着反正怎么想都想不出,干脆就不写了吧。”

    “你牛……”

    蒋书艺一边聊一边走,很快路过了放学路上的那段小吃街。

    减肥许久的蒋书艺有点忍不住了,“清乐,我们吃个夜宵再回家吧。”

    林清乐零花钱有限,每天饭钱都是固定分配的,而她今天的额度已经用在了打车和给许汀白的那份晚餐上。

    “夜宵就不吃了,吃太饱……我睡不着。”小吃街各个摊子的香味勾人得过分,林清乐轻捂了下肚子,加快了脚步。

    “诶诶,那你等我下,我买个冰淇淋。”

    林清乐嗯了声,默默又往前挪了几步,远离肉香。

    蒋书艺很快就买完回来了,她手里拿着两个颜色的冰淇淋:“来一个,蓝莓还是香草。”

    “你这么晚要吃冰淇淋吗?”

    “年轻人大晚上也能吃冰,你选一个。”

    “不用了……谢谢啊。”

    “哎呀你老是这么客气干什么呢,我买都买了,给。”

    林清乐抿了抿唇,只好指了指米色的那个。

    蒋书艺扬眉:“我就知道你会选香草味,你好像很喜欢香草味啊,吃什么都这个味。”

    林清乐低眸轻咬口冰淇淋,香草的浓郁在舌尖化开,她想起了小时候那个只吃香草味的小男孩,也想起那时,他什么都选香草味。

    她的唇角小弧度地勾了下,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他带动了,还影响了自己这么久。

    “香草味很好啊,我很喜欢。”

    “唔……是嘛,那我下次也试试你这个。”

    ——

    第二天,林清乐依然趁着晚修那段时间偷偷跑去看许汀白。

    但她这天下午不像昨天考试那样可以提前交卷,今天并没有很多的时间。

    因为休息时间短,她匆匆买了饭便去开他家的门,然而,她今天没在那个隐蔽的位置找到他家的钥匙。

    她站在门口喊了他几句,迟迟没等到他来开门后,只好告诉他自己把饭放门口了,然后一路小跑着回学校。

    后来,许汀白有没有出来拿饭吃她不知道,她只知道“钥匙”被收走了,自己有点小郁闷。

    这点郁闷还憋了蛮久的,总算熬到周日那天后,她一吃完午饭就背上书包,准备去找许汀白,她想问问他“能不能把钥匙再放回来”,他一个人在家很不安全,即便不是她,也需要姜婆或者其他人能随时关心。

    “妈,我去图书馆了。”

    她家隔音不好,附近打麻将的人又多,很吵,所以她周末去图书馆学习是林雨芬同意的事。

    “带一个苹果,饿了吃。”

    “嗯。”

    林雨芬把苹果拿过来,放进了她的书包里。

    林清乐看了眼桌上放着的另外几个大苹果,突然道:“再给我拿一个。”

    林雨芬有些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吃的完?”

    林清乐不太会说谎,低眸掩去了眼里的闪烁:“能……我最近很容易饿。”

    “行,我给你拿。”

    书包又沉了一分。

    从家里步行到许汀白家也不算远,走快些二十分钟能走到。

    林清乐在巷口跟米线大叔打了个招呼后,径直往许汀白家里去。走上他家那栋楼的时候,她还想着,等会没有钥匙她可能又要敲好半天……

    但没想到,还没敲门,先在许汀白家门口碰上一个女孩子。

    女孩穿着一身白裙,长发披肩,大眼睛高鼻梁,是蒋书艺看到肯定会说是女神的那一类人。

    林清乐愣了下,站在原地没上前。

    那女孩脸色有些红,望过来的眼神是潮湿而倔强的。而她的手还在门把手上,显然刚从许汀白家里出来。

    那女孩侧眸时也看到她了,脸色顿时绷了起来,停顿了几秒后,一言不发地走了过来,和她错身而过。

    女孩走过的时候林清乐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她不知道是什么牌子,但是觉得很气质。

    那女孩走得有些匆忙,她很快下了楼梯,脚步声渐远。

    林清乐回了神,揪了下书包带。

    她没见过她,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自己猜出了她是谁。

    笃笃——

    女孩走后,林清乐上前去敲许汀白家的门。

    这次,门竟然很快就开了。

    “什么没带走。”许汀白出现在门后,他神色阴郁,说出的话显然不是跟她说的。

    林清乐看了眼他的身后,不远处餐桌上摆着一大盒水果,看样子都是现切的,品种多样,橙子、车厘子、红提……好多都是贵到她家根本不会买的。

    许汀白:“说话。”

    “说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许汀白愣了下:“林清乐。”

    “是我。”林清乐心里更是郁闷了,她趁他没反应过来,从他边上走了进来,“你中午吃了吗。”

    许汀白意识到她进了他家,眉头浅皱:“吃了。”

    也对,家里都来客人了,肯定都吃过了。

    林清乐看向餐桌上那盒水果:“许汀白,你是不是把钥匙拿起来了。”

    “是。”

    “你放回去吧……这样以后你出了事,我不好进来。”

    许汀白:“你不用进来。”

    “为什么啊。别人能进来,我就不能进来吗。”林清乐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不自觉地拔高了,这算是他们重逢后,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有了小情绪。

    许汀白并不知道她在外面看到有人从他家出去,只问道:“你今天来要干什么。”

    林清乐心里的不高兴在叠加,这让她胆子大了许多,说话都有点不管不顾的味道。

    “我家太吵了,我想来你这做下作业!”

    许汀白一怔,莫名其妙又匪夷所思:“做作业?”

    “……顺便问问你的伤好些了没。”

    许汀白脸色并不是很好,但林清乐也很少见他有脸色好的时候,所以压根也不在意。她像堵了气一样,直接在餐桌边坐下,默不作声地把卷子和笔都拿了出来。

    稀稀疏疏的纸张声,许汀白拧着眉,朝她方向走了过来。

    “你在哪写作业不好,非得在这写。”

    许汀白的语气跟平时一样不好,他就是习惯于这样,就是要将她推开。但林清乐不明白,为什么他能接受别人的善意,却要将她推开!

    “我就要在这写我非得在这写,我就想要这样,你家我不能待吗,明明你以前很喜欢我去你家的。”林清乐涨红着脸,情绪有些激动,“而且,而且我给你洗过衣服给你买过药呢,我待一下不过分吧!”

    她突然的暴躁让许汀白愣住,下意识道:“我说你什么了,你喊什么。”

    “我,我就喊!”

    谁让你允许别人靠近却一直推开我,谁让你有别的好朋友忘了我的!

    “你……”许汀白刚想说什么,突然指尖意外碰到了一个袋子。他伸手摸了下,皱眉,“这什么。”

    林清乐闷声道:“刚才从你屋里出去的女孩子给你送的水果啊,好多好吃的。她没跟你说放这……”

    林清乐话都还没说完呢,突然就见许汀白把那水果盆拿了起来,他一言不发地走到了房门后,拉开门,然后……丢了出去?

    动作一气呵成,看得林清乐的郁闷像被撮破的气球一样,一下子瘪掉了。

    他在干嘛?

    许汀白面无表情地走了回来,似乎是懒得再跟她拉扯:“你爱在这写就写吧,别烦我。”

    说完,径直往房间里去了。

    林清乐视线追随着他的背影,一头雾水,他怎么会直接把那一整盘水果给丢了?他们……不是关系挺好的吗。

    但许汀白显然不会跟她说原因,而房门紧闭下,林清乐也终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刚才对他吼得很大声。

    脸颊愈发烫了,可林清乐想想也没后悔。她想,好像偶尔也应该强硬一点的,生了病的人倔强,你就要比他更倔强一点,才能让他好好听话吧。

    比如今天她就如愿在他家待下来了,所以,还是要强势一点才行!

    林清乐心里暗暗给自己打了个气,然后摊开了试卷,开始写题。

    之后两个小时,两人一个在客厅,一个在房间。安安静静,互不干扰。

    写完两张卷子后,林清乐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腕和脖子。她回头看了眼,许汀白的房门依然关着。

    他在房间里做什么,不吃东西不喝水么。

    林清乐想起了自己书包里的苹果,站了起来……

    ——

    几分钟后,林清乐来到他的房间门外,敲了房门。

    门打开了,许汀白站在门后,一双漂亮的眼睛落在虚无处,直接道:“写完作业就回去。”

    “喔,但我还没写完。”

    “……”

    “我想问……来你家的那个女孩子是叫燕戴容吗。”她问了句。

    许汀白:“你认识?”

    “她是我们学校挺有名的女孩子,因为大家说她长得很好看。”林清乐喃喃道,“确实长得挺好看的,而且好香……”

    最后一句林清乐就是自言自语,她刚才经过的时候觉得她身上的香水味很好闻,有气质的甜香,莫名觉得人都更美了几分。

    她想,那香水一定很贵。

    林清乐说得小声,但是许汀白听力好,还是听见了。

    香?

    他不知道什么香不香,只是眼前这人说起的时候,他脑子里不合时宜地冒出了他在她发丝上闻到的味道。

    茉莉香,很淡。

    “对了,你为什么把她给你的东西丢掉,你们关系不是挺好的吗。”

    许汀白被她的声音扯回了思绪,眉头浅浅一皱,是在怪异自己为什么要突然想起那些。

    “……挺好的?谁告诉你的。”

    “就听说,所以,不好?”

    许汀白不想说这个话题,只道:“不熟。”

    “喔。”

    嘶……怎么回事,竟然觉得有点高兴。

    “不熟的人送来的水果都要丢掉么……那我呢。”

    “什么。”

    林清乐说到这突然有些不安,但她念及之前自己想的:对待不乖又倔强的“病人”,你得更倔强才行。于是心里一横,干脆道:“许汀白,你张嘴。”

    许汀白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予配合:“你又想干什么……唔!”

    嘴里突然被塞进了一口东西!

    许汀白一惊,刚想吐,就有一只手伸过来捂住了他的嘴。

    “不要吐不要丢!我,我们是朋友是熟人,我带的水果你可以吃的!”

    掌心贴在他唇上,密不可分。

    她这样突如其来地对一个瞎子动手,他根本避不开。

    只能在微热的掌心下狼狈地想,她的手这么小这么软,怎么力气还这么大。

    “甜么?”林清乐稍稍松开了些,心口因自己大胆的动作砰砰乱跳。

    许汀白立刻退了一步,他气息不稳,也不知道是怒还是慌:“不甜!”

    “不甜么……我特意从家里给你带的呢。”

    女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低,看样子是十分懊恼。

    许汀白捏紧了拳头,似气极了,可牙齿却鬼使神差、不受控制地咬了一下。

    苹果汁液在口腔四溅——

    其实是甜的,很甜。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依然是口是心非.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