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次请假并没有让人怀疑,第二天去学校的路上,蒋书艺还贴心地问了林清乐的身体好点没有。

    “我昨天就是肚子有些疼,没什么事,你放心吧。”

    蒋书艺:“来大姨妈啦?”

    “没。”林清乐不想透露许汀白昨晚的私事,只道,“应该……是吃坏东西了。”

    “那你之后可得注意点。”

    “嗯。”

    两人临近校门口了,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停下,一个穿校服的男生从后车座下来了。

    “郁嘉佑!”

    蒋书艺眼尖,见着是她的大校草后连忙抬手招呼。

    郁嘉佑回头看见两人,走了过来:“清乐,班长,早。”

    蒋书艺:“早啊。”

    “你们还没吃早餐?”

    “吃了啊。”蒋书艺说完看了林清乐一眼,这才发现她手里还提着刚才在家附近买的包子,“你怎么还没吃呢。”

    林清乐心里藏着事,走着走着,一直忘了吃。

    “啊……我忘了。”林清乐看校门口的检查队就在那站着,说,“那你们先进去吧,我吃完进来。”

    郁嘉佑看了眼手表:“还早,不着急,等你一起吧。”

    林清乐连忙摆手:“不用的,我很快。”

    蒋书艺:“哎呀我们等你拉,别墨迹,快吃快吃。”

    两人坚持,林清乐也就没再说什么,只好把包着包子的袋子打开,咬了两口。

    校门口的早晨最是热闹,穿着统一校服的学生三两成群,不时从边上路过。

    郁嘉佑爱上书屋校的风云人物,他站在这,撇过来的眼神自然不少。蒋书艺挺直了腰杆,脸上笑意灿烂。

    林清乐却没关注时不时落到自己身上的视线,她心不在焉,一口一口吃着包子。想着,今晚晚自习大概是不好找借口请假了。

    “清乐,这包子哪里买的?”突然,郁嘉佑开口说了句。

    林清乐听到自己的名字,抬眸看了他一眼:“啊?你说这个么。”

    “是啊。”

    林清乐嘴里一口包子还没咽下去,脸颊鼓鼓的,伴着因为疑惑微微睁大的眼睛,看着可爱得有点让人想捏。

    郁嘉佑忍俊不禁:“你吃东西让人好有食欲。”

    林清乐看了眼手上的包子。

    “诶!你这话说对了,她吃饭真的让人有食欲,我最近跟她一块吃都胖了好几斤呢。”蒋书艺笑嘻嘻地看着林清乐,“其实这包子就是我们家附近一小摊上买的,味道一般,你想吃我明天带一个呗。”

    郁嘉佑:“行啊,那给我买一样的吧。”

    “没问题,这就是奶黄包,清乐最喜欢奶黄包了,天天只吃这一种。”

    林清乐:“……”

    最后,在边上两人的注视下,林清乐加快速度把手上的包子吃掉了。

    之后三人一同进了学校。

    今天周四,下午后两节是化学小考。化学是林清乐比较擅长的科目了,所以她提早半个小时交了卷。

    出校门后,为节省时间,她直接招呼了一辆出租车。

    今天有点赶时间,到了岳潜路路口,匆匆在米线大叔那买了份米线后,直接往许汀白家跑。

    到了这会,她来许汀白家已经轻车熟路了。敲了两下门没等到人来开,她便直接摸了门口的钥匙开了锁。

    推门而入,又是一片昏暗。

    “谁。”角落处少年的声音传来。

    林清乐反手关上了门,“是我。”

    许汀白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整个人隐在阴暗里。

    他听到林清乐的名字顿时皱起了眉头,他忘了把钥匙收起来了。

    “你又请假了?”

    林清乐看不清他,只听到他声音带着不满。

    “没有,是晚自习还没开始,我趁休息时间过来的。”林清乐走到阳台那边,刷得一下把窗帘都打开了。

    光亮照射进来,沙发里被黑暗笼罩着的少年瞬间清晰。

    林清乐舒服了些,走过去站在他面前。她低眸看着他,犹豫了下,说道:“许汀白,你,能不能把衣服脱了?”

    沙发上的少年面色一僵:“你说什么?”

    “我昨天说我不乱脱你衣服了,那你能不能自己脱啊……”林清乐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小声道,“我想看看。”

    她的声音坦然且不带任何杂质,可说出来的话却不能让一个已经快是成年人的男孩觉得纯洁。

    许汀白僵住,呼吸都重了几分,“林清乐,你知道自己几岁吗?”

    林清乐:“可是你得掀衣服啊,不然……我怎么给你上药。”

    “不用,我自己会。”

    “但你看不见哪里有伤——”

    “我知道哪里疼!”

    林清乐怔住,良久后闷闷道:“到底是谁打你的,章易坤?还是其他人?”

    “……不用你管。”

    “可下次如果我还看见你这样,我,我……”林清乐想了一下,坚定道,“我会报警,我会用我的方法保护你的。”

    保护……

    一小丫头片子还想保护谁。

    许汀白面上露出了嘲弄的笑,可心脏却不受控制的又闷又酸,那感觉让人难以忍受。

    “回去上课,我这里不需要你。”他猝得起身,径直往房间里去。

    林清乐看着他的背影,说:“那你上完药记得出来吃东西,我放餐桌上了。”

    许汀白没回应,房间门被他关上了。

    ——

    上药对许汀白来说不算难事,他习惯了在黑暗中做事,也习惯了受伤。

    伤口还是疼,他随意涂了两下后,轻捂着小腹站了起来。

    房间外很安静,他出来的时候,已经感知不到有人了——林清乐走了。

    走了好。

    许汀白沉着脸走到了餐桌边,摸到了一个塑料袋,袋子里是碗面。

    他把袋子提了起来,想去扔,可走到垃圾桶边上,却迟迟没有放下去。

    面有些凉了。

    跟人心一样,轻而易举就能冷。

    他想,她总有一天也会跟别人一样,厌恶他,恶心他的。

    就像今天……她对他的冷言冷语应该已经有些受不了了吧,因为她今天在这甚至还没待到三分钟。

    不过这样很好。

    这是他想要的结局。

    哗——

    脑子里恶意的念头刚落下,突然,背后猝不及防传来拉门的声音,是阳台门被打开了!

    许汀白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个女孩软糯的声音传来:“许汀白,外面衣架有点少,衣服晒不完了……”

    她竟然……还没走?

    许汀白心脏一紧,回头:“你怎么还在这?”

    林清乐站在阳台处,奇怪道:“还有半个小时才到晚自习呀,我不着急的。”

    心里方才想着的念头突然被否定,许汀白有那么一丝无措。

    “你说什么衣服……你在干什么?”

    林清乐说:“刚才看到盆里丢了几件衣服,顺手帮你放洗衣机里洗了。”

    他看不见,做很多事都会比寻常人难百倍,而且他现在还受伤了。

    林清乐是真的心疼,可是她这个年纪,并不知道怎么才能真正地帮到他,所以她觉得自己应该在生活上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比如帮忙上个药,带个饭,又比如,晒几件衣服。

    这都是很小的事,她真的只是顺手。

    许汀白却突然拧眉,他一个箭步走了过来,跟看得见似得,一下子把她拉了进来。

    她手臂上堆着一团没晒的衣服,差点掉了。

    “谁让你洗衣服的。”

    林清乐:“没事我有空……那个,衣架到底在哪,这还没晒完呢。”

    许汀白胡乱一抓,把她手臂上的衣服都扯了过来。衣服刚从洗衣机里拿上来,原本是卷在了一起,但许汀白这么一抓,衣服散开了,一件t恤还掉在了地上。

    剩余的在许汀白手上,他分辨了下后,感觉到不对劲,一件是上衣t恤,一件是裤子,还有一件小的,是他的……内裤。

    四周空气似乎都静止了。

    林清乐也看到他从衣服裤子里摸出了一条内裤,黑色的,四角的……

    林清乐微微瞠目,她发誓,刚才一窝蜂的把衣服倒进洗衣机的时候,压根就没注意到里面有内裤,后来再拿出来的时候内裤应该是被缠在衣服中间了,她也没有发现。

    林清乐小心翼翼看了许汀白一眼:“衣架给我,我去挂……”

    许汀白冷着脸,抓着内裤的那只手指关节因用力都微微发白了。可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耳朵隐隐发红。

    但那会有点紧张的林清乐压根没有心思注意这些。

    “你别动我……”许汀白张了张口,内裤两个字没说出口,只生硬道,“你别动我衣服,这不用你洗。”

    “不是我洗,是洗衣机洗的。”

    “……”

    “许汀白,你生气了吗?”

    他脸色确实不好,林清乐低眸看了眼被他紧拽在手里的内裤,抱歉道:“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的内裤在里面,我妈说衣服和内衣不能一起洗来着,这样不卫生……我不是故意的。”

    “…………”

    许汀白脸更黑了。

    林清乐眨巴着眼睛,说:“下次我留意……那个,这些还是先帮你晒了吧。”

    “不用!”许汀白猛得退了一步,不自觉地把内裤放到了身后,“我自己会晒。”

    “啊……”

    “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回去上课!”

    他好凶,看来是真生气了。

    林清乐懊恼自己粗心大意,只得妥协,慢慢挪到房门口:“知道了,那我走了,你自己小心点”

    许汀白背对着她,不搭话。

    林清乐退了出去。

    砰——

    门关上的声音,她走了。

    许汀白攥紧了t恤和内裤站在原地。

    她刚才动了他的……

    不对……应该没动到。

    但或许,她动了呢,只是没说……

    许汀白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什么一起洗不卫生,她都扯哪去了,这是重点吗。

    许汀白思绪混乱,直到房间安静了很久很久,他紧绷着的脸才略微松懈下来。

    最后,他去房内找了两个衣架,走到阳台,摸索着把衣服挂了上去。

    阳台周边充斥洗衣液的清香,是他熟悉的。可今天,在这片清香中,莫名让他觉得萦绕了另外一种淡淡的,却令人躁动的气味。

    恍惚间,像是少女发丝上的,他曾闻到过的,茉莉的香味。

    作者有话要说:  老婆不仅摸了我,还摸了我的*裤

    ——

    weibo上有这本书的书评活动,送特签书和明信片~感兴趣的可以去康康!(搜:六盲星书友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