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对于章易坤这个人,林清乐是有些害怕的。因为他在蒋书艺她们那的口碑很不好,如果被他缠上,以他在学校里的作风,肯定得明里暗里给她使很多绊子。

    所以她此时见到他,第一个念头就是视而不见,赶紧走。

    “诶诶——跑这么快?!”章易坤显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几步就拽住了她的衣服。

    林清乐心里一慌:“你干什么!”

    章易坤盯着她:“没干什么啊,这么有缘,聊两句呗。”

    林清乐去扯他的手,可拉了半天拉不开:“我跟你很熟吗!没什么好聊的,你,你给我放开!”

    章易坤像抓小鸡似得把她攥得紧紧的:“不是,同学,我就问问你叫什么名字,几班的,你这么怕干什么。”

    “我不想告诉你!”

    章易坤眉头轻挑,声色冷了下来:“那要是你非说不可呢?”

    “我——”

    “章易坤。”两人正僵持着,突然又有另外一个人的声音穿插进来。

    两人同时寻着声看去,只见一个穿着运动服,身高腿长的俊朗少年站在不远处,他打量着两人的姿态,皱眉道:“你又在做什么,还不放手。”

    章易坤对来人的话竟然还挺听的,他这么一说他还真就松了手,“我以为谁呢,原来是你啊嘉佑。”

    来人正是郁嘉佑,蒋书艺每日都要提一嘴的他们的四中大帅哥。

    “现在不是上课吗,你怎么在这里。”郁嘉佑走上前来。

    章易坤:“自习课,下来买点吃的啊。”

    “买吃的抓着我班上同学不放干什么。”

    “你班上的?”章易坤笑了下,“喔~原来是你的同学啊。”

    郁嘉佑拧眉:“章易坤,少在学校里欺负人,不然我不会替你在你父亲面前兜着。”

    “啧?瞎说什么呢,我哪里欺负人了。”章易坤看了林清乐一眼,阴阳怪气,“我就是看她和许汀白挺熟的,想认识认识她而已。”

    郁嘉佑听到许汀白的名字微微一顿,但没多问,只对着林清乐道:“你没事吧?”

    林清乐没点头也没摇头,盯着章易坤。

    “哎哟我真没欺负她。”章易坤道,”行了行了,同学你也别看着我了,我走好吧,我现在就走。”

    章易坤说着摆了摆手,钻进了小卖部。

    郁嘉佑不放心,又问了一遍:“林清乐,他刚才有为难你吗?”

    林清乐转学到这里这么些日子,虽跟郁嘉佑是同班,但这还是头一回跟他说话。

    “……没有。”

    “那就好。”郁嘉佑道,“章易坤这个人心思不正,总想搞点事情做,之后他要是有为难你,你可以跟我说一声。”

    林清乐紧捏着矿泉水瓶的手松了些,低声道:“谢谢。”

    郁嘉佑:“没事,都是同班同学。”

    “还是谢谢你了……”

    “嗯……那你现在要回操场吗?”

    林清乐点头,说:“书艺还在跑步,这个水要拿给她。”

    “行,那一块回去吧,我也帮班上几个男生买了水。”

    “噢,好。”

    如蒋书艺所说,郁嘉佑确实是一个很温和很好聊的一个人,他讲话不会让人尴尬,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尖锐感,说话间带着一点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上次周考你数学考了第一,最后一道大题很难,你竟然都能做出来,很厉害。”

    一路上,两人都是闲聊,但大部分是在说学习的事,林清乐成绩好,作为同班同学,郁嘉佑自然早早就注意到了。

    林清乐不好意思道:“其实是巧合,我之前在自己买的练习册里做过一道类似的。”

    “是吗?你买的是什么,能给我看看吗,我下次也去买一份。”郁嘉佑说,“我数学是各科里的弱项了,大题总写不完。”

    郁嘉佑的总成绩在年级里数一数二,他说的弱项在别人看来都是可望不可及的了。不过学霸总会有更上一层楼的想法。林清乐也不吝啬,说,“可以,回教室的时候给你看封面。”

    “行,谢谢啊。”

    “不用……你刚才也帮了我。”

    从小卖部到操场的距离不算远,两人临近操场的时候,郁嘉佑突然问道:“刚才章易坤说,你跟许汀白挺熟?”

    林清乐看了他一眼:“怎么了吗。”

    “也没什么,就是听戴容说起过这个人。噢,戴容是我表妹,也在我们学校。”

    戴容……这算是她第二次听到她的名字吧。

    林清乐看着远处跑道上的人,问:“她跟许汀白关系很好吗?”

    郁嘉佑停顿了下:“这个,我不清楚。”

    “这样。”

    “你呢?”

    “嗯?”

    “我是说,你跟许汀白是什么认识的。”

    “很早以前就认识了。”林清乐侧眸看他,一点不隐藏,“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林清乐拿着水回到操场时蒋书艺已经临近终点了。

    “书艺,这里。”林清乐招了招手。

    蒋书艺早早就看到她了,朝她那走了几步,脱力地坐在了地上。

    林清乐伸手去拉她:“别坐了,站起来走走。”

    蒋书艺站不起来,白着脸问道:“你跟郁嘉佑一起过来的啊。”

    “你怎么知道?”

    “我远远看到你们走过来了。”

    林清乐:“刚才在小卖部碰上了,他问我一些学习上的事,就一起走过来了。”

    林清乐省了章易坤那个小插曲。

    蒋书艺:“这样啊,诶,我说的是不是没错,郁嘉佑人很友善吧,说话都特温柔。”

    林清乐:“好像是……”

    “什么好像啊,你这小屁孩怎么都没啥感觉。”

    “有感觉啊。”林清乐想了想,认真道,“不过我见过更温柔的。”

    蒋书艺笑着拍了她一下:“屁嘞。”

    “真的……”林清乐把矿泉水扭开,递给她:“好了,你快喝点水,休息一会我们回教室吧。”

    ——

    林清乐每周六都会在路口等许汀白,可这周六,她没有等到他。

    摆摊的米线大叔说他偶尔也有不去上课的时候,所以没出现也很正常。

    林清乐等不到他,只好作罢,想着之后再来,到时候再告诉他,上回他说的“他不是她印象里的那个人”这句话没有什么意义。

    他们都会长大,变了也正常。但朋友之间,感情不应该那么容易就变了的。

    然而,她后来一周也没等到他。

    林清乐虽在表面上告诉自己他肯定只是不想去上课而已,但心里却不放心,毕竟一个人看不见,生活里会多无数的危险。

    百般纠结之下,她那天直接去了他家。但站在门口敲了会门后,却没人应答。

    “许汀白?”

    “许汀白你在家吗。”

    “许汀白!”

    ……

    里面越安静,她就越不安心,可不管她怎么敲门怎么叫他,都像石沉大海。

    “许——”

    “你是谁呀?”

    突然,楼梯口那走上来一个老人,大概是被她的声音吸引过来的。林清乐指了指大门:“我是他朋友……”

    “小白的朋友?”

    “嗯。”林清乐着急道,“婆婆,你是住在这的吗。”

    姜婆点头:“我住在楼下。”

    “那您知道许汀白在不在家吗,是这样的,他最近似乎都没有去上课,我有点担心。”

    “是他父亲回来了。”

    “啊?”

    姜婆道:“前段日子他父亲回来了,大概因为这样才没有去学校的吧。”

    “……那他在家吗。”

    “应该是在的。”

    林清乐:“可为什么没有人来开门。”

    老人:“他父亲是个怪人,不喜欢别人串门。小姑娘,你还是走吧。”

    “……”

    林清乐小时候是见过许汀白父亲的,但他父亲来去匆匆,她并没有留下很深的印象。

    不过如果他不喜欢串门,那开个门看看是谁总可以的吧……为什么连门都不开。

    林清乐觉得有些奇怪,可是也没有办法,这天也只能先回家了。

    但还是会莫名的不安心,大概是许汀白眼睛看不见,她不亲眼看一下就不能放心。

    思前想后,最终她还是趁着周一晚自修前的那段时间,打了个车去。到了路口下车后,一路狂奔,跑到了许汀白家楼下。

    可上楼后,门依旧敲不开。

    林清乐在门外站了许久,泄了气般地往楼下走。就在这时,又碰上了那天那个老人。

    “婆婆。”

    姜婆看到她愣了一下:“小姑娘,你怎么又来了。”

    林清乐:“这两天许汀白有出门吗。”

    “这个……应该是没有。”

    林清乐疑惑:“为什么,那他父亲呢。”

    “我没有看到,不清楚他父亲还在不在家。”

    “好奇怪……我敲了好几次门,他应该不会一直不给开门的。”林清乐想,难不成是因为许汀白不想见她,所以不给她开门。

    “婆婆,不然……您帮我敲一下门吧。我就看一眼就行,没别的事。”

    “哎那可不行,我现在还不知道他父亲在不在,他父亲凶神恶煞的我这个老婆子可不敢。”

    “可是……”

    “其实想进去倒是不难,我看他可怜平时偶尔会去帮忙打扫一下他的屋子。他家门边上堆着的盒子,第二格和第三格的缝隙里放着把钥匙……”

    林清乐一愣,顿时眼睛都亮了,转身就要往楼上去。

    但姜婆却一把拉住了她,她眼神显然是有些后悔嘴快说了出来:“小姑娘,不然你过两天再来,他父亲可十分不喜欢别人闯进去,我平时也都是趁他不在的时候去照看照看那孩子。这样,我多多看着,一发现他父亲走了我就告诉你,你可以给我留个号码。”

    “没事的婆婆,我现在就想去看看。”

    “诶——”

    老婆婆压根也拉不住林清乐,年轻人一溜烟就跑上了楼。

    她望着林清乐的背景,缓缓摇了下头。

    ——

    他父亲不喜欢别人闯入,那她就偷偷看一眼,即便真的被发现,她立刻道歉,叔叔应该不会为难她。

    林清乐心机记挂着许汀白,此时也等不了了,照着那老人说的地方摸到了钥匙后,轻手轻脚地开了门。

    门缝渐渐拉大,客厅没开灯,窗帘半拉,只于外头残阳照入。林清乐扫了一眼,没有看见大人的踪影。

    他父亲并没有在家啊……

    “许汀白?”她走进去,小声地把门关上。

    客厅不大,一眼就能扫明白,人不在这。

    林清乐走到了他的房间门口,将虚掩着的房门缓缓推开。

    她知道他一定是在房间里,可是她没有想到会在地板上看到他。

    他就坐在靠墙的地板上,一只腿曲着,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房间里太暗了,除了轮廓,其他什么她都看不清。

    林清乐皱眉,缓缓走了过去,她在他身前蹲了下来,轻声问:“怎么了,你在家为什么不给开门。我……我还挺担心你的。”

    眼前的人动了动,似乎才回过神。

    他缓缓抬头,右侧脸微肿,嘴角一片淤青。他的眼睛在昏暗中又冷又瘆人,还带着一丝麻木的冷漠。

    他“看”着她,声音很淡:“出去。”

    作者有话要说:  本人手底下最可怜男主,抱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