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高一上学期,林清乐从外地转学回来,跟着母亲回到了老家溪城。

    这是她第三次转学了,这些年来,随着母亲工作地点的转移,她也跟着跑了几个城市。转学并不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前两次她都是转得心不甘情不愿。

    不过,这次不一样。

    溪城这些年发展愈发偏重南边,南边成了城中心,高楼顶立,而北边这些老房子相较起来就成了矮破小。

    林清乐家就在这堆矮破小里。

    这块地方跟几年前比没什么大变化,她回家依然要经过一条老街味道浓郁的小路,依然要爬过堆着很多杂物的楼梯。从楼梯上去的时候,也依然会听到某间屋子里传出来的喋喋不休的唠叨声和麻将声。

    其实,以前她是不喜欢走这条路的。但今天大概是因为心情好,她竟然觉得这一切都挺亲切。

    “小清乐,下课了啊?”临到家楼下的时候,听到有人喊了她一声。林清乐抬头,看到对面二楼窗户一个女人依靠在窗口。

    女人穿着吊带的连衣裙,露出的手臂肉白花花,有些松弛。

    “梁姨。”林清乐站定,乖乖地唤了声。

    “第一天上课,感觉怎么样啊?”那女人问道。

    “还行的。”

    “那就好。哎呀你这孩子可越长越水灵了,比以前更可爱了嘞。”女人居高临下,又打量了她好几眼,“诶,这次回来可不走了吧?”

    林清乐点头:“妈妈说不走了。”

    “不走好不走好,咱溪城多好啊。”女人笑着道,“你看李家那小姑娘,在外头读了几年书混了几年班还不是灰溜溜回来了,嫁得还不错呢,读得好不如嫁得好啊。我跟你说呀,那大城市的人都精着呢,我瞧着就不如咱这边。哦你还记得李家那姑娘吗,就以前那个常穿黄裙子的,比你大好多岁……”

    “梁姨,我妈还等我吃饭。”林清乐打断了她。

    女人的滔滔不绝卡顿了下,脸上带着说不尽兴的遗憾:“哦哦好好,那你快回家吧。”

    林清乐嗯了声,转头便上了楼。

    而二楼女人的视线一直尾随着林清乐,直到看不见她身影了才露出一个漫不经心的同情来:“哎,真是造孽啊……”

    林清乐家就在这栋楼的三层,推门进去后,一地凌乱。因为刚搬回来,很多东西都还没来得及收拾。

    “回来了,快吃饭吧。”母亲林雨芬拿掉了围裙,从小厨房里出来了。

    林清乐把书包放下,坐到了餐桌边。

    “别听那些人胡说八道。”

    林清乐拿着筷子的动作一顿,不解地抬眸。

    林雨芬说:“大城市就是好,你一定得考到大城市去。她们懂什么,李家那丫头混不下去是因为她读的本来也不是什么好学校,那是她自己能力问题。你啊,跟她们不能比,你是要上最好的学校,以后也一定是要在大城市里混出前途的。你专心读书,读书最有用了。”

    “读书论”林清乐从小到大听了不下百遍,她吃了口小青菜,乖巧嗯了一声。

    “对了,今天第一天上课,感觉怎么样,跟得上吗。”

    “可以的。”

    “那你不懂要记得多问问老师啊。”

    “知道了妈。”

    ……

    九月的天十分闷热,这一年,林清乐家里还没有那个闲钱装空调。

    “大早上的洗什么澡,小心迟到了。”林清乐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林雨芬已经准备去厂里上班了。她上班的地方有些远,公交车单程就要一个小时。

    林清乐皱了下鼻子:“妈,昨天好热,我都流汗了。”

    “让你开窗睡,开了吗。”

    “会有蚊子。”

    “啧……晚上回来我去买蚊香。”林雨芬急急穿了鞋,“你动作快点,早餐自己买来吃。”

    “好。”

    时间其实还不紧,林清乐穿上校服,拿上书包,磨蹭了半个小时才出门。

    家里出来的那个路口有个早餐摊,林清乐买了个奶黄包,一边吃一边往学校方向走。

    “给!”

    突然,边上出现了一瓶牛奶。

    林清乐顺着拿牛奶的那只手往后看,看到一个短发的女孩子,单眼皮,眼睛略狭长,带着股英气。

    “你不会不知道我是谁吧?”短发女孩见她不说话,眼睛瞪大了些,“我是你同班同学,唔,坐你前面的前面。”

    林清乐反应了两秒,脑子里依然没这个人:“不好意思啊,我还记不全班里的人。”

    “昨天还是我给你领的书呢,这就忘啦。”蒋书艺虽然这么说着,但显然也没计较,“我是咱们班班长,我叫蒋书艺。”

    这么一说林清乐倒是有点印象了,昨天确实是班里的同学帮她领的新书。

    “啊……昨天谢谢你了。”

    林清乐长了一双桃花眼,照理说会是明艳的长相,但她留着齐刘海,皮肤白白的,脸圆圆的,中和那股子明媚的气息,看着是很乖很温顺的。

    她认认真真说谢谢的时候,还让人觉得有种纯纯的可爱劲。

    蒋书艺盯着她看了几秒,莫名其妙起了点保护欲。

    “怎么了?”林清乐问。

    蒋书艺回神,嘿嘿一笑:“没事没事,那个,我之前在办公室看过你的资料,你小学的时候是三小读的啊,我是五小的,咱们以前小学只隔了三条街。”

    “是吗。”

    蒋书艺把牛奶往她手上推了推:“对啊。给,你喝。”

    林清乐没接牛奶,有些抱歉道:“谢谢,我不喝纯奶。”

    “啊?”

    “从小就不喜欢。”

    “那下回给你买果汁吧。”蒋书艺说,“我家跟你家蛮近的,咱们现在都同班了,以后一起回家呗。新同学,我多多关照你啊。”

    林清乐看了她一眼,低低道:“好啊。”

    林清乐家离四中不远,走路的话十多分钟就能到。

    四中是这座小城市最好一所高中,林清乐是因为优异的成绩才能转进来的。

    “这学期我们班第一个值周。”两人从校门口进来的时候,蒋书艺跟边上的站着值周的同班同学打了一圈招呼。

    林清乐跟同班同学还不熟,所以只是看着。

    “怎么样,帅的吧。”走过校门的检查队伍后,蒋书艺突然凑到她耳边说了句。

    “什么?”

    “就我最后打招呼那个,郁嘉佑。”

    林清乐随着蒋书艺示意的方向回头看了眼,校门边上站着的两排人,那两排中,确实有一个高挑的身影最为出众。

    “唔……好像是……”

    “什么叫好像是,那可是我们学校校草,我们班的荣耀人物呢。”

    “校草?”

    “对啊。”蒋书艺得意地笑,仿佛校草出自自己班是件十分爱上书屋校全体女生一起投出来的,票数是压倒性的胜利。”

    早自修铃声开始响了,路上还在走着的学生都加快了步伐,林清乐犹豫了下,停下了脚步。她看着蒋书艺的背影,尽量让自己的问题听起来只是随口,只是不经意。

    “那……许汀白呢。”

    “嗯?”蒋书艺回过头,眼里那瞬间带着点茫然。

    林清乐看她反应愣了一下,心里冒出一丝紧张的情绪。

    难道,他不在这学校?

    “你刚才说许汀白?是你们三小的那个许汀白吗?”

    “嗯。”

    蒋书艺反应过来了,她面色带着些许怪异,说:“他不在我们学校。”

    林清乐心口一沉:“他搬走了吗。”

    林清乐认定,以许汀白的成绩但凡还在这个地方就一定会在最好的高中。

    蒋书艺退了两步走到她边上,神秘道:“你不知道么?”

    知道什么。

    她小学毕业后就转学了,一直没能再回到这个地方。直到今年,她才因母亲工作转移回这里。她对这个地方空白三年,对那个人,自然也空白了这么久。

    “他看不见了。”

    铃声还在响,穿过走廊,在整座学院里来回飘荡。

    林清乐微微歪了脑袋,显然是不解,“什么?”

    蒋书艺带着些许唏嘘,小声道:“哎呀,就是变成一个瞎子的意思嘛。”

    **

    林清乐想过很多许汀白重新见到她的场景,可能是很高兴的,那个长相出众阳光温暖的男孩会笑着看着她,说你竟然回来了。

    也可能是有些疏离的,毕竟好几年没联系,是人都会陌生。但再陌生,她想他那样的人应该也会说句好久不见,不至于让人觉得尴尬。

    很多很多……总之回来前,她总在脑子里幻想见面的场景,心里隐隐带着欣喜和激动。

    但她从来没想过,许汀白可能会看不见她。

    这么荒谬。

    “小姑娘,岳潜路路口到了。”前排出租车司机道。

    “谢谢师傅。”林清乐给了钱,很快下了车。

    现在是下午下课到晚自习开始的那段休息时间,她用晚饭的钱直接打车到了蒋书艺那里听来的,许汀白现在住的地方。

    眼前是一片老旧楼房和小巷,属于溪城老城区位置。

    竟然离她家并不远。

    可印象中,那个少年家境异常殷实……

    林清乐皱了皱眉,沿着小巷往里走。

    小巷横七竖八,上坡下坡错综复杂。蒋书艺不知道他具体住哪,所以也没办法告诉她精确的。再加上路上没看见路人,林清乐只能漫无目的地绕圈。

    其实,她不知道今天如果见到了许汀白她要说什么,更不知道自己急不可耐一下课就跑出来打车是不是合适。

    如果不是今天听到蒋书艺口中的那些消息,她会在学校里等个“有缘”的偶遇,如果他一时认不出她的话,她就追上去拍他的肩膀,然后笑着跟他说,好久不见啊。

    可蒋书艺却说他瞎了,这让她没法冷静地等那个偶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林清乐停下来,靠在小巷的墙边。她看了眼手表——晚自习时间快到了,她得走了。

    大概,今天她是见不到许汀白。

    林清乐沮丧地叹了口气,转身往来处走去。但就在她转头准备离开的时候,身后突然响了脚步声。不快,一步一步,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犹豫。

    像是突然有了什么感应似得,林清乐立刻回了头。

    于是,她看到他从拐角处走过来了。

    纯色的黑t,简单的黑裤。比起年幼的许汀白,少年许汀白身高拔长夸张,身型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可她一眼就认出了他。

    一时间,心口涌来的是无尽的欣喜。

    但触及他的眉目时,欣喜像被扯住了,一下又被拉回了心脏。

    眉眼是他,可好像也不是他了。

    记忆中阳光温柔的瞳眸,此时平静漠然到激不起一丝火花,是触目惊心的空洞。

    听到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林清乐静默着看着他,只觉半边身体都凉了。以至于他从她边上走过的时候,她一声也发不出来。

    只能感觉到他走过时带着轻飘飘的一阵风,带着小巷特有的阴冷。

    许汀白路过了,真的看不见她。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前排2分发300个红包~感谢各位支持!

    第一次写小可怜男主,有点小忐忑,希望它最后是个温暖的故事吧~

    注:林清乐(le)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