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丧心病狂(求收藏,求推荐)

    拳风扑面而来。

    



    感觉到这虬髯大汉拳上所挟的巨力。

    



    左游仙和晁公错不敢有丝毫懈怠。

    



    两人几乎是本能的使出十成功力来抵挡。

    



    晁公错双手连斩,顷刻间便斩出数十道刀气,化作一道凝若实质的刀罡,向虬髯大汉的拳头斩去,而左游仙也不甘示弱,手中子午剑犹若风雷震荡,散发出浩荡的气势,刺向了虬髯大汉的手臂。

    



    可虬髯大汉却不闪不避,只是双拳上的雷芒越发耀眼。

    



    轰隆!

    



    一声震雷巨响传来!

    



    三人的真气于半空中相撞,滚滚气浪好似洪水决堤,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左游仙和晁公错的真气罡劲,摧枯拉朽般被虬髯大汉的拳劲捣毁。

    



    砰!

    



    虬髯大汉借力凌空一翻,双脚落在地面之上,直接踏碎了脚下石砖。

    



    “好!再接老子一拳!”

    



    虬髯大汉似乎也被激起了好胜之心,双拳在腰间一敛,旋即如怒雷般再次轰了出去,招式朴实无华,但是却最显功夫。

    



    张三丰在二楼看的清楚,虬髯大汉的武功拳法,犹在梵清惠和祝玉妍之上,就算与宁道奇相比也不遑多让,在刚猛方面甚至还犹有过之。

    



    另一边。

    



    左游仙和晁公错也是叫苦不迭。

    



    这虬髯大汉的武功路数大气磅礴,每一拳挥出都有着千钧之力,把两人打的苦不堪言。

    



    “妈的!”

    



    “哪来的疯子?”

    



    左游仙心里暗骂了一句。

    



    但手底下却不敢丝毫放松,子午剑挥洒出耀眼的剑光,化作一方剑轮挡在身前,可虬髯大汉武功奇高,拳劲刚猛霸烈,他的剑光就像是琉璃般脆弱不堪。

    



    “死来!”

    



    虬髯大汉一声怒吼。

    



    拳头破空捣向左游仙的胸膛。

    



    而左游仙见状,立刻把子午罡运转到了极致,一团浑厚的太极气劲从体内爆出,为了保险起见,他又将子午剑横在身前,生生挡住了虬髯大汉怒雷般的拳头。

    



    而子午剑也在拳劲下变得弯曲如弓。

    



    “噗!”

    



    鲜血从口内溢出!

    



    他只感觉体内气血翻滚不停,连脏腑也受到了极大的震荡。

    



    可就在这时,左游仙却急中生智,借着子午剑弹开那一瞬间所产生的反震力,抽身向后暴退,连着撞碎了两张桌子,才算勉强稳住身形。

    



    “能挡住老子这一拳,也算你有点儿本事,日后要是让我在看见你滥伤无辜,老子决不轻饶!”

    



    虬髯大汉收回拳头,略微诧异的说道。

    



    可左游仙心中却充满了不甘。

    



    他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就算当年和石之轩,宁道奇交手的时候,也没有过如此狼狈,差点把命都给弄丢了。

    



    但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撑好汉的时候,要是硬撑下去,说不定今天就真交代在这里了。

    



    “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左游仙忌惮的拱手问道。

    



    “张仲坚,你也可以叫我张三,也可以叫我张烈,都随你的便。”

    



    虬髯大汉不在乎的摆摆手,将目光投向了另一旁的晁公错。

    



    晁公错是南海派祖师,自创的离合刀气,最擅长隔空杀人,对于贴身缠斗的进展虽然也懂,可却不是很精通。

    



    方才他布在身前的刀气,被虬髯大汉轻而易举捣毁,他心中就已经升起了退意,可他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这家伙的气息锁定住了。

    



    晁公错心底纳闷,自己也没有招惹过这样的高手,他为什么偏偏和自己过不去?

    



    “张仲坚,张烈……还真是他……”

    



    张三丰摇头轻笑。

    



    看到虬髯大汉的武功和相貌时,张三丰就已经有了怀疑,只是不敢确定而已,毕竟满脸虬髯胡须的人多得是,可有着绝高武功的同时,又有着满脸胡须的人应该不多。

    



    “这位壮士……在下晁……”

    



    晁公错满脸堆笑的拱起手。

    



    他和左游仙的武功只在伯仲之间,难分轩轾,可现在左游仙已经败在了对方手下,而且连狠话都不敢放,自己又逞什么英雄好汉?

    



    至于脸面的问题……人活着才最重要,脸皮值多少钱一斤,只要能活着,早晚都能把脸找回来,可人要是死了,那就真的死了。

    



    所以晁公错在满脸赔笑,做出一副认怂的样子。

    



    “晁公错,南海派祖师,精通离合刀气,三月前从扬州登岸来到中原,上个月经过林家集的时候,因为觊觎杏春堂少夫人的美貌,不惜屠了杏春堂上下,男女老少加起来共三十二口人,事后一把火毁尸灭迹,对了,还有一条狗,姓晁的你可真是做到了鸡犬不留,老子对你佩服得很啊!”

    



    虬髯大汉口中说着佩服,可言语间的嘲讽任谁都能听出。

    



    就连左游仙都愣了一下,心里对晁公错也感到不屑,他虽然出身魔门,也杀过不少人,但从来还没有因为女人的原因,就随便大开杀戒。

    



    哪怕方才他出剑针对那个掌柜的和店小二,也只是想着教训他们一下,而没想着夺走他们的命,对武林中人来说,除非是万不得已,否则是不会伤及普通人的。

    



    晁公错身上冷汗连连。

    



    此时虽是深秋天气。

    



    可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淌下来,身上的衣服也被浸湿了。

    



    “你……你……”

    



    虬髯大汉口中所说的事情一点都没有假。

    



    可晁公错自问把事情做的滴水不漏,他又是从何处得知的?

    



    “你是想问我从什么地方知道的对吗?”

    



    虬髯大汉沉声道:“或许是老天爷想要让老子替无辜死难者伸冤,所以留住了杏春堂当家的一条性命,正好让老子知道,是谁干下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

    



    “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虬髯大汉身上罡气爆射。

    



    一道雷光如离弦之箭射向晁公错的胸口。

    



    “我跟你拼了!”

    



    晁公错一声怪叫。

    



    离合刀气猛斩而出,如江河泛滥,吞没了那道雷光的同时,也向虬髯大汉斩过去。

    



    可虬髯大汉却浑然不惧。

    



    一拳轰出。

    



    雷光迸射之间,把晁公错的刀气尽数震散,然后身形如电光折闪,瞬间就来到了晁公错的身前,紧接着又是一拳砸向晁公错的脑袋。

    



    虬髯大汉的武功没有花俏的招式,也没有复杂的变化,就是简单了当的一拳,却足以碾碎所有挡在自己身前的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