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青梅竹马再相见

    “真的不是坑人?”姑父董耀宗还是有些不太确定。

    姑父他们这些老一辈还是比较朴实的。

    “姑父,那我问你,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算不算坑人?”

    “当然不算了!自古卖东西谁不说自家的东西好?这怎么能算是坑人?”

    “那我们借鉴了欧美风格的家具,说欧美家具能算是坑人?”绕了一圈,张俊平又把问题还给董耀宗。

    “呃!”董耀宗被问住了,这么说,好像真的不是坑人。

    “可是,别人怎么知道我们的家具是什么样?

    难道要我们拉着家具,上城里去买?”姑父又提出一个问题。

    “姑父你还真说对了,就要拉着家具去城里卖!”张俊平击掌笑道。

    “啊?”董耀宗惊的叫了起来,刚才拉着家具去城里卖,只是他随口一说,“这家具又不是蔬菜,怎么能拉着去卖?”

    “哈哈!”张俊平被姑父的憨厚逗的哈哈大笑起来,“姑父,拉到城里去卖,但是并不是你想象的像卖菜一样,去沿街叫卖!

    我们可以在城里租一间门面房,然后把我们的家具摆放到里面,就像城里的百货大楼一样,等着顾客上门来买就行了!”

    见姑父有些发急,张俊平也不敢继续逗姑父,赶忙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租门面?那可要不少钱!咱们村为了办这家具厂,可是已经把家底都砸进去了!哪还有钱?”张英文惊呼一句。

    “我知道!所以,我说给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去要账,要来账,咱们就有钱租房子,有钱进木料,就能继续搞生产了!”张俊平既然站出来,就早已经考虑好了改怎么做。

    “这……这事我们得开会商量商量!”张英文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

    “那好,你们开会,我先走了!”张俊平说完,转身准备离开昏暗的库房。

    “你干嘛去?这要开会研究,你走了怎么办?”董耀宗叫住张俊平。

    短短的时间,他已经对自己这个妻侄的印象大为改观。

    不自觉中把张俊平放到了对等的角度。

    “我饿了,我要回家吃饭!

    至于开会,你们大人开就行了,反正我该说的都说了!

    同意,我去要账,想办法把咱们的家具厂搞起来!

    不同意,我跟着我爸妈回城里!”张俊平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对于结果,张俊平自然是非常关心,这可是关系到他的小命的。

    可是,商场上谈判的时候,越是关心,越要表现的风淡云轻。

    这是心理战术。

    如果不考虑狗系统给的任务,他家其实是立于不败之地的,无论村里怎么决定,都无所谓。

    继续开家具厂,自己当厂长,带来家具厂走上辉煌。

    凭借他父亲的手艺,他在家具界摸爬滚打几十年的经验,就算是做不到世界第一,也能成为最顶尖的家具厂之一。

    离开,去羊城自己那位师兄那里也好,自己下海创业也罢,都不会差。

    父亲的经历过已经充分验证了一个道理,虽然荒年饿不死手艺人这个说法不太正确,父母差点饿死,未曾谋面的大哥被饿死了。

    但是,好年景,手艺人混的都不会太差。

    张俊平放下所有顾虑,一脸轻松的离开家具厂。

    “虎子,你不是去家具厂开会了吗?开完会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在张俊平身后响起。

    “铃铃?”

    张俊平扭头看向身后的熟悉又有点陌生的少女。

    两根又黑又粗的麻花辫搭在胸前,上身穿着红色碎花棉袄,一双大长腿把黑色棉裤撑的圆滚滚的。

    这是自己青梅竹马的初恋,上一世记忆最深刻的女人。

    上一世,自己离开后,对金河村最留恋,最想念的两个人,一个是姑姑,一个就是眼前这个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女孩。

    铃铃也姓张,但是和金河村张家没有一点血脉关系。

    张铃铃和张俊平是村里最为特殊的两个孩子。

    张俊平是是十二岁的时候,随父母回到了金河村。

    而张铃铃的父亲则是当年的知青,娶了村里董家的女儿,后来放弃了回城,扎根在金河村。

    铃铃的父亲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知青,人很有本事。

    铃铃父亲也证明了一句话,有本事的人,到哪里都能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辉煌。

    改革开放后的铃铃的父亲先是创办了养鸡场,成了远近闻名的养鸡大王。

    后来,养鸡的多了,铃铃父亲又创办了孵化场。

    成了村里,公社里最早的万元户。

    也正是这样的家庭背景,让两个人在村里显得有些与众不同。

    两个与众不同的少年少女,走到一起也很正常。

    其实说走到一起也不正确,这个年代还没那么开放,两个人只是互有好感,在一起玩耍的时间比较多。

    虽然村里都认为两个人在谈恋爱,但实际上,两个人连手都没有牵过。

    后来,张俊平跟着父母去了南方,张铃铃考上了大学,两个人像是平行线一样,交互而过。

    再次相见时,已经是为人夫,为人妻,为人父,为人母了。

    “怎么,几天不见,不认识了?”见张俊平呆呆的看着自己,铃铃有些脸红,咯咯笑着问道。

    再见铃铃,张俊平那颗已经苍老的心,居然像小年轻一样,不争气的砰砰跳了起来。

    “怎么会!

    我是好奇,你怎么回来了?”张俊平有些慌乱的问道。

    “你是不是当木匠当傻了?明天是阳历年,学校放假,我不回来我去哪?”铃铃一脸奇怪的看着张俊平。

    张俊平这才想起来,原来明天就是元旦了。

    “最近因为家具厂的事,脑子有点乱!

    对了,你这是干什么去?”

    “呶,这是变蛋,我妈让我给你家送去!”

    张俊平这才注意到,铃铃手里还拎着一个篮子。

    变蛋,又叫毛蛋,就是里面有小鸡,因为先天不足无法孵化出来的鸡蛋。

    营养很丰富,也很美味,只不过,有些人享不了。

    张俊平很喜欢吃,所以铃铃妈妈经常给张俊平送点毛蛋,给他解馋。

    “太好了!好长时间没吃过变蛋了!”想到变蛋的美味,张俊平口水四溢。

    “哼!馋嘴猴,上个星期我还给你送过变蛋!”铃铃白了张俊平一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