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6章 传奇

    “高福在高尔夫被诸葛明月打了一个耳光,伪造人身伤害鉴定报告,欲要将诸葛明月送进监狱,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中途改变注意,而且跪在诸葛明月的身前,自打耳光道歉!”

    “高福因伪造人身伤害鉴定报告和报假案,涉嫌犯罪,已被警方抓捕!”

    ……当天下午,这样两则消息在江宁上流社会圈子传开,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传遍长三角,乃至华夏上流社会。

    原本,高福借着贺家女婿这个光环,混成了江宁城的顶级纨绔,但影响力仅限于长三角。

    这件事情能够引起这么大的轰动,主要是因为诸葛明月。

    准确地说,主要是因为诸葛明月现在是秦风的人。

    而秦风无论过去,还是现在,依然是站在华夏上流社会风尖浪口的人物,影响到各个领域。

    这件事情引起震动的同时,一些纨绔动用资源去调查其中的内幕,结果查到,南苏官场的大佬江开辉亲自拍板,让警方将高福抓捕归案。

    至于更深一层的内幕,知道的人只会在私下小圈子议论探讨,不会对外宣扬,不知道的人则想尽一切办法打听、臆测、宣扬。

    身份决定圈子,圈子决定行事风格,或低调,或张扬,各不相同。

    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江开辉反应如此迅速,甚至在没有给贺家打招呼的前提下,就做出这样的决定,有两个原因。

    第一,虽然他儿子江涛的腿被秦风打断,但他选择忍气吞声,并且因为向秦风低头,躲过一劫,最终因祸得福在南苏官场站稳了脚跟。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他知道了高福事情的内幕——王家祖宅发生的事情。

    同样的,一些徘徊在真正上流社会圈子之外的人,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还引发了另外一件大事。

    身为贺家年轻一代领军人物、军中最新冉起新星的贺伟,被调查了,调查缘由是违规出入高档私人会所,并卷入高福的案子。

    因为调查是从当天开始,为此调查处理结果暂时不可能出来,但华夏上流社会那些顶级的权贵子弟,都明白贺伟凉了。

    而在明白这一点的同时,他们对于这件事情的内幕更加震惊:秦风摇身一变,从军中通缉犯变成了世界联合部队的上~将,一步登天!而相比事件本身而言,顶级权贵圈子,对于秦风成为上~将一事,讨论更多。

    燕京,某个私人茶楼。

    身为朝中新晋领军人物的徐凤华,回京办完事后,跟几个燕京的公子哥小聚了一下,然后与李文斌一同来到这家私人茶楼喝茶、闲聊。

    “凤华哥,你说秦风那混蛋怎么就突然之间变成了上~将?

    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直想不通,到现在都是懵的,这也太特么离谱了!”

    李文斌喝了口茶,一脸不忿地说道。

    一直以来,他都不喜欢秦风。

    因为,小时候,他被秦风欺负过,每次见到以秦风为首的那群大院子弟,都会腿肚子抽筋,尽量绕着走。

    秦风被秦家老太爷送到部队之后,当年那群大院子弟收敛了许多,既是因为失去了主心骨,也是因为都长大了,但李文斌对秦风等人的怨念始终没有消除。

    因为那份怨念,他极力反对自己的堂姐李雪雁与秦风在一起,甚至不止一次鼓动、劝说李雪雁离开秦风。

    然而——无论是秦风在部队的时候,还是秦风离开部队之后,李文斌的劝说都成了无用功——李雪雁始终对秦风不离不弃。

    而去年,秦风率领龙牙特战小队,勇夺全球特种兵大赛冠军之后,在燕京知名的西京会所,掌掴李文斌。

    而且,秦风事后还光明正大地前往李家大院,给李渊广祝寿,并且令得李家其他人有怨不敢言。

    这一切的一切,让李文斌对秦风反感、憎恨到了极点,自然不愿见到秦风好。

    “我也不知道具体内幕。”

    徐凤华放下茶杯,轻轻摇头。

    “凤华哥,秦风那混蛋不顾及我姐的感受,为了王梦楠那个女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姐心里肯定不舒服。

    我建议你趁虚而入,挖秦风那个混蛋的墙角,趁机把我姐追到手。”

    李文斌建议道。

    “不可能。”

    徐凤华苦笑,他一直都避讳自己对李雪雁的那份欣赏和喜欢,也曾试图尝试去争取,但最终选择了放弃。

    “为什么?”

    李文斌不解。

    “文斌,你觉得你姐为什么对秦风不离不弃?”

    徐凤华反问。

    “婚约应该是其中一个原因,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我一直觉得秦风那混蛋没什么好的,谁知道我姐一根筋地就要跟他在一起。”

    李文斌一脸郁闷地回道。

    “不是因为婚约,也不是秦风曾经是秦家老人最溺爱的后代,也不是秦风在军中乃至武学领域所取得的一切成就。”

    徐凤华一脸睿智地说道。

    “那是什么?”

    李文斌有些好奇了,在他看来,女人喜欢男人,不外乎男人的能力、财富和权势这三样东西,哪怕是权贵子弟联姻,讲究门当户对,也离不开这些。

    “男人的血性。”

    徐凤华轻轻叹了口气,道:“一个男人吸引女人的可能是他的长相、能力、家世、财富和权势,但最能打动女人,或者说可以瞬间摧毁女人内心所有防线的是男人的那份血性。

    这从某意义上说,和动物是一样的,是雄性身上那股特有的气息。”

    “凤华哥,你这说的有点玄奥,可以通俗点吗?”

    李文斌一脸发懵。

    “简单来说,就是当一个女人被人欺负的时候,男人会第一时间站出来保护她,哪怕拼命也在所不辞。

    用古话说是冲冠一怒为红颜,用现代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你敢动我的女人,老~子弄死你!”

    徐凤华面色复杂地说着,然后见李文斌一脸似懂非懂,便继续开口,不知是在说给李文斌听,还是在反思自己,“你姐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女人,甚至可以说是许多女人梦寐以求的样子。

    颜值、身材、气质这些俗气的东西,她都不缺。

    她还有让普通人仰望的家世、能力、格局、智慧、气魄,更在商界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这样一个女人,能够打动她,让她死心塌地去爱,只因为她爱的那个男人,有着当代许多男人都缺乏的血性。

    这份血性,在秦风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动我亲友者,势必清算!这是秦风曾经对外喊出的话,目的是为了保护他身边的人。

    而他也是这样做的,无论他的女人,还是亲朋好友被欺负时,他都会挺身而出,替他们出头。

    无论敌人是谁,无论对手多么强大,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退缩,他的骨子里从来没有懦弱,完全一副我必须要给亲友出头的莽夫气势,但真正行事的时候又不缺乏智慧。

    甚至,在其中一些人深陷生死一线、恐惧绝望的时候,他现身将他们救出。

    这样的男人,对你姐的吸引力,是其他男人都无法可比的,也是唯一能够彻底走进你姐心里,并且无法撼动的男人。

    这也是秦风身边的女人、朋友都愿意死心塌地追随他,并愿意为他两肋插刀的原因。

    毫不夸张地说,若我是个女人,我也会为这样的男人倾心。”

    “呃……”耳畔响起徐凤华的话,李文斌惊得目瞪口呆。

    一方面,一直以来,他都对秦风带有偏见,从来没有想过秦风优秀的地方,甚至每次都为秦风缔造传说而感到不忿,认为秦风走了狗屎运,一直被老天眷顾。

    而今天,徐凤华对秦风的评价,近乎颠覆了他对秦风的认知!另一方面,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徐凤华竟然如此了解秦风!“凤……凤华哥,你怎么这么了解他?”

    震惊过后,李文斌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在这个世上,真正能让你变得强大的一定是你的敌人。”

    徐凤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笑着说道:“我以前将秦风当成我的情敌,哈哈……”“那现在呢?”

    李文斌下意识地问。

    “传奇。”

    徐凤华沉吟了一下,缓缓吐出两个字。

    李文斌呆若木鸡!此时的他,还无法理解,秦风到底何德何能,能让华夏大佬们一致看好的徐家公子哥,输得心服口服,并且在谈论秦风时,言语之间充斥着尊重!不久的将来,当秦风登临绝巅,李文斌才知道徐凤华的格局和眼界是何等的惊人,而他自己是何等的幼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