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4章 问仙黄泉(143)

    初筝抽空去看了苏缇月填湖工程。https://www.tingfree.comhttps://

    上次的事件后,苏缇月就在处理这些后续。

    别看初筝整天没什么事,他们这边每天忙成狗。

    这湖还大,一时半会儿哪儿填得好。

    现在也才填三分之一。

    回去的时候在问仙路外面遇见星老爷子,老爷子看上去等了一会儿了。

    初筝将他带进去,没进她那边,直接去了柳重那边。

    “您找我有事?”初筝语气用词都讲究不少。

    老爷子:“冒昧来找初筝小姐,确实有点事,想问问初筝小姐。”

    初筝示意他问。

    “陆荣的事已经解决了,可是我们星绝和星霜他们的身体……”

    他是没所谓了,可是他担心那两个独苗苗。

    “星绝身体没什么问题。”初筝道。

    老爷子惊讶:“没问题?”

    “嗯。很健康。”

    “可是……”

    “那些东西是有时效性的,他们虽然会遗传,可也会随着时间消散。”初筝道:“就和挥发效果差不多,经历这么几代人,星绝的身体现在很健康。”

    她知道那件事后就仔细检查过,星绝身体里没有未知生物的气息。

    如果真的有问题,她早就察觉出来了。

    “这样啊……”

    老爷子还是挺信任初筝。

    她这么说,老爷子心底松口气。

    初筝又补充一句:“不过星霜我不知道。”

    老爷子:“……”

    -

    “让我去找那母老虎?”星霜嗓门开到最大档,“我不去!”

    星老爷子瞪眼:“你叫什么呢?人家以后说不定是你嫂子。”

    星霜骂骂咧咧。

    嫂子不如饺子。

    “那我说不定还是她小姑子呢!”说到这里,星霜就膨胀了。

    凭什么要她去求她?

    她难道不应该主动来看自己!

    “……”老爷子吹胡子瞪眼:“你也就占你哥便宜,你能和人家比吗?”

    你换个人,看人家鸟你吗?

    “你是谁爷爷。”星霜更不服气:“我是你们捡来的吗?”

    “……”

    他的拐杖呢!

    星霜被老爷子狠狠抽了一顿,最终被管家押送到问仙路。

    “二小姐,您态度好一点。”

    “……”星二小姐一甩头发,冷哼一声。

    星霜看见初筝就怂了,哪儿还有什么态度。

    管家:“……”

    不过是个顺手的小事,又有星绝的面子在,初筝不会不帮。

    最开始见面的时候,星霜身上就有未知生物的气息。

    不过那个时候她身边有未知生物。

    后面她也只见过星霜一两面,没太注意她。

    现在再看,她身上依旧有,只不过被压得很低。

    星绝明明没有,为什么星霜还有?

    星绝可比她先出生,要传也得先传给他……

    “你那什么表情……我要死了吗?”星霜鹌鹑似的,缩着脖子。

    星霜虽然不太清楚这些事,可是老爷子来之前跟她说了,这母老虎很厉害。

    她这条命就看她了……

    星霜内心对初筝的能力是认可的。

    “快了。”

    “……”星霜哆嗦下,“你……你不是吓唬我的吧?我真的要死了?”

    “我还没享受到生活,我还有好几个喜欢的小哥哥没弄到手,我还……”

    星霜开始细数她还没来得及做的事。

    也亏老爷子不在,不然非得打死她。

    别人家叛逆的都是儿子,星家可好,出了个叛逆的女儿。

    -

    初筝嫌星霜聒噪,趁她叭叭的时候,直接将人给放倒。

    待星霜醒过来,外面天色已晚。

    有个大叔坐在不远处拿着手机打游戏,她来的时候见过。

    星霜捂住后颈坐起来,好痛……

    “醒了。”大叔抬头看她一眼:“时间不早了,快回去吧。”

    星霜:“……”

    她为什么躺在这里?

    那个母老虎对自己干了什么?

    星霜满头雾水的出门,余光扫到一辆熟悉的车停在门口。

    “哥!”

    星霜直接扑过去。

    星绝从车里下来,冷淡的扫她一眼,“你怎么还没走。”

    “你知道我在这里?”

    “宝宝跟我说了。”

    “……”

    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星霜脖子疼,但一点都想不起来。

    她抓着星绝衣服:“哥,送我回家啊。”

    星绝冷漠无情的抽回衣服:“没空,自己回去,车给你。”

    “……”

    亲哥!!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以前的星绝虽然也挺冷漠,可是面对她的要求,至少不会拒绝。

    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

    星霜最后还是一个人走的,星绝目送车子离开,看不见了才转过身,推开黄泉路的门。

    纸扎人站在门后边,星绝吓一跳。

    机器人站在桌子上手舞足蹈,不知道在干什么,瞧见纸扎人吓唬星绝,奶声奶气的出声:“你吓他,小心挨打,主人老稀罕他了。”

    纸扎人维持那个姿势,没有任何回应。

    星绝侧身进来,把门关上,从纸扎人身边过去。

    等他再回头看一眼,只见纸扎人脑袋已经扭了一个方向。

    宝宝为什么要养这么奇怪的东西……

    “宝宝呢?”星绝把外套脱下,放在椅子上。

    “楼上。”

    星绝当即要上楼,机器人蹦哒下,把他叫住:“把人家也抱上去呀,怎么这么没眼力劲。”

    星绝:“……”

    平时上楼下楼不是挺溜的,也没见有什么障碍。

    星绝折回来,把机器人双手捧起来:“你刚才在干什么?”

    “嘻嘻嘻,我在跳舞。”机器人扭了扭:“怎么样,我跳得好不好?”

    “……”

    星绝实在无法评判刚才那舞蹈。

    但是在机器人期待的注视下,他硬着头皮问:“什么舞?”

    “街舞。”

    “……”

    实在是没看出来。

    星绝上楼,眉开眼笑的叫一声:“宝宝?”

    “你把它带上来干什么?”初筝指着机器人:“把它扔下去。”

    “???”

    机器人从他手里滚下去,变成一颗球,骨碌碌的滚进柜子底下。

    “抓我呀抓我呀!略略略……”

    接着柜子底下,就响起了蹦嚓嚓的音乐。

    星绝:“……”

    感情它不是自己上不来,是自己不敢上来。

    初筝抬手按着额头,就很想把星绝和机器人一起扫地出门。

    这货前段时间迷恋戏剧,现在突然又迷恋上街舞。

    今天它蹦嚓嚓一下午了。

    还非得让她评判。

    就它那小短腿,转个圈都转不明白,有啥好评判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