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4

    魁星眨了眨眼睛,这眼泪爱上了洛朝扬,岂不正是那日洛朝扬口中的负心女啊,如今她成了那个负心女,还要奉命带兵去攻打洛朝扬?这是什么狗血的事情让她遇见了。

    土地老儿解释道:“上仙的眼泪在凡间名叫王星魁,如今是凤尧的女状元。她之前在洛家寨爱上一女子洛朝扬,上仙也知道,凤尧国律法规定凡做官的女子一律不得嫁男子为妻,为了对朝廷鞠躬尽瘁无后顾之忧只准她们和女子成亲,这王星魁参加科举一是想为了迎娶洛朝扬,二是为了能在朝廷有一席之地,好为死去的洛南将军报仇,本来一切顺利王星魁高中准备迎娶,却被人给拦住了。”

    “哦,幸亏被拦住了,不然,本君在凡间岂不是多一个凶巴巴的娘子?”魁星觉得被拦的好,便问道:“是谁这么明事理拦住了她呢?”

    “上仙,请看。”土地老儿变出一方黄铜镜,镜子里王星魁正对洛朝扬冷眼相看。

    “如今我是官,你是匪,官匪不同道,我又怎么能娶你呢?”

    洛朝扬手里的剑紧紧地握着,双眸发冷地看着王星魁。

    “别痴心妄想了,如今的你我,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我就好比那灵珠仙草长在高峰之上,而你,呵,则似那一丛野草长在路旁,自古青云黄土难以相伴,你还是死了这份心趁早离开,不然,我叫来官兵,你难逃法网。”王星魁看也不看洛朝扬,张口便是伤人的话。

    “畜生。”洛朝扬气极,拔出剑朝就朝王星魁刺去。

    魁星看到这,摇了摇头道:“啧啧,这个女人,真是,一言不合就拔剑啊,不好,不好。”

    魁星说罢,只见镜子里洛朝扬挥剑刺了王星魁手臂一剑,王星魁抱着手臂跌倒在地。

    魁星看到这个,摸了摸手臂,怪不得这里疼呢,原来伤是这样来的。

    “王星魁。”洛朝扬上前一步将剑抵在王星魁的脖子上,“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洛朝扬不是路边的野草,可以任意让你羞辱。别看你现在头戴乌纱身穿蟒袍玉带,论信义不如我这个江湖女侠绿林豪客,今日我留你一条狗命,他日必叫你跪在我面前受尽千般苦楚。”

    洛朝扬说罢收剑从后门离开状元府。

    王星魁手握着手臂一脸痛苦地站了起来,这时,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以为身穿三品官袍的女子,上前笑道:“状元公口才真好,几句话就把人打发走了,这才对嘛,她是洛家寨的匪徒,打劫官车目无王法,陛下一直念着她是忠良之后没有动她,可毕竟她是匪徒啊,总有一日朝廷要收拾他们,状元公远离她们乃是明智之举。”

    “这还仗乌芸将军提点于我。”王魁星笑道。

    “好说,好说,今后同朝为官自当相互照应,你好好养伤,本官先走一步。”乌芸拱了拱手,大步离开。

    镜子里的王星魁在人走后跌落椅子上,两行清泪缓缓流下。

    “朝扬,你放心,害死你爹的人我都会把证据找出了,你等我,千万等我。”

    魁星闻言愣了一下,看来王星魁并不想负洛朝扬啊,魁星还想继续往下看,此时敲门声却响了起来。

    “大人,兵部的人来催了。”梅豆在外面敲门。

    “来的怎么这么不是时候,这样,土地啊,你先下去,我回来再找你。”魁星说罢,土地老儿消失不见。

    “进来。”魁星对外面喊了一声。

    梅豆捧着官服进来,急道:“大人,快更衣。”小丫头说着就展开官袍,给魁星穿上。

    魁星眨了眨眼睛,任由小丫头给她穿好。

    到了会客的前厅,魁星见着了兵部的人,一个留着络腮胡的男子。

    “王大人,下官肖仁,兵部已点兵,请快随肖某去吧。”肖仁站了起来,他是六品参将,比王星魁五品御史低一个品级。

    魁星闻言嘴角微微上扬,肖仁,肖仁,那岂不是小人?这都怎么起名的,魁星想笑但极力克制,拱手道:“有劳肖将军久候了,咱们这就走,请。”

    到了兵部,魁星见前后约三千人,有士兵牵着马让她骑,当她踩在马镫上时,她才知道她那滴眼泪身体到底有多虚弱。

    “大人,你加把劲,往上。”士兵用力托着她的腿,脸都憋红了。

    魁星心里恨啊,想她一代星首,竟然连上个马都这么困难,真是毁她一世英明,可恨她金丹受损也使不上力,真是虎落平阳被马欺。

    魁星紧紧地抓着马鞍,用尽全身力气,坐到马鞍上,此时的她汗顺着脸颊往下淌。

    “出发。”肖仁冷眼看着魁星,文人就是没用,尤其是女文人,连上个马都这么费劲。

    魁星瞥见肖仁眼里的轻蔑,抿了抿嘴,看不起她?等她金丹修复,让他见识见识什么是神勇,个凡夫俗子,竟敢看不起她。

    三千兵士手指枪戟出了城,往望星峰上去,行至峰下,只见山上设置了层层关卡。

    “王星魁,你这个小人,我家小姐当初救你一命,你竟然恩将仇报。”洛朝扬身上的香儿持剑站在关卡后面出声骂道。

    魁星闻言见小丫头身前的洛朝扬正看着她,那目光凌凌,看的她身子哆嗦一下,忘恩负义的真的不是她,不是她。

    魁星紧紧抓着缰绳,现在的她金丹受损,加之那滴眼泪是个只读书不习武的弱女子,身体素质差的要命,一旦打起仗来被洛朝扬活捉了去,命运可想而知。

    “一个小小山寨丫头,也敢辱骂五品朝廷命官,我看你们洛家寨简直无法无天了。”肖仁出声骂道。

    “肖仁。”洛朝扬手持宝剑站在关卡后,“你本是洛家军先锋将,如今调过来头带兵攻打旧主,你真不辜负你的名字。”

    “呸,什么旧主?洛家军本也是朝廷的军队,本官的主子便是陛下,哪里来的什么旧主,怪不得老元帅战死之后你们就搬来望星峰上打家劫舍,原来你们早有谋逆之心。”肖仁在马上出声。

    香儿闻言气极了,喊话道:“你胡说,我们来山寨是因为......”

    “香儿。”洛朝扬打断香儿,低语道:“我们知道父亲被害真相一事不能让肖仁和辛痕知道,不然他们必定想更多毒计暗害我们。”

    “知道了,小姐。”

    “大小姐,若不是念在以往的情分上,本官早就下令攻打山寨了,何必在这跟你废话,我劝你们,现在立刻投降,本官可以向陛下代为求情,饶你们不死。”肖仁再次喊话。

    魁星掏了掏耳朵,喊的真刺耳啊,据她现在了解的情况,洛家寨的人虽然不可爱,但劫富济贫也不是坏透了的人,若是打起来被朝廷抓住,怕是要被问斩的吧。

    “肖仁,休得啰嗦,我洛家寨的人誓死不降,你若有种,放马过来。”洛朝扬握紧手里的剑,新仇旧恨,今日一起算。

    洛朝扬一句放马过来,让魁星坐下的马儿发狂,直接抬起两个前蹄,嘶叫一声。

    “喂,喂,你怎么了?”魁星右手勒紧缰绳,左手紧紧抱着马脖子,“老伙计,给本君一个面子。”

    可马儿根本不听人言,甩开马蹄就往对面关卡冲了过去。

    “喂,喂,别过去,别过去啊。”魁星内心绝望,想跳下马,又怕摔断了腿,正当她无措时,马儿后蹄扬起,她被甩了出去,魁星震惊之中连忙抬起胳膊护住脸,结结实实摔在了洛朝扬脚下。

    魁星疼的龇牙咧嘴暗骂:“死马,你这辈子都别想修成术士别想升仙了,本君记住你了。”

    肖仁大惊,赶着马儿往前走了几步,只见王星魁被摔下马,顿时开骂:“女人就是她娘的不中用。”

    魁星被摔晕了,缓了好一会动了动,刚伸手揉了揉膝盖,眼前便出现一把寒光森森的剑锋。魁星僵硬地抬起头,看到洛朝扬眼里的寒光,欲哭无泪。

    怎么办?跟洛朝扬解释她不是王星魁?可她在魁星庙也招惹了洛朝扬啊!她这张脸无论是哪个身份,在洛朝扬眼里怕都是不可饶恕,她一代星君,难道真要沦落到被凡人捏扁搓圆的地步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