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宗师不可辱

    巨锤当头砸下,杨志却不闪不避站在那,仿佛人已经傻了。

    猎鹰特战队的诸人顿时眼都瞪出来,急的脱口而出,而施林也是脸色大变,他可是知道沈苍山这一锤的威力,若砸中脑袋,便是铁人都受不住。

    “哈!”

    在最关键时刻,沈苍山终究收了手,尽全力将巨锤偏移三分,离开杨志头顶,硬生生锤中了他的肩膀。

    “咚!”

    如同洪钟大吕一般的声音,就好似力士用巨锤砸在铜钟上面,一阵无形的声波以沈苍山和杨志为中心,向外面四散开去。

    离得近的都纷纷捂耳后退,承受不住这样的巨响。只有老刀、岳鹏、坦克三人还站在原地不动。八极这边,郭小洁连连退后数步,还是枯瘦老者拉她一把才勉强撑住。

    “怎么了?”

    “是三师叔赢了吗?”

    “总教官不会出事吧!”

    大家都望眼欲穿看向场中,急切的希望知道胜负。

    此时场内被一阵烟尘笼罩,大家都看不清楚,只有枯瘦老者双眼微眯死死盯着里面,突的脸色大变,惊呼一声:

    “这不可能?”

    “怎么了?大师伯?”施林急忙问道。

    枯瘦老者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这时尘烟散去,现出场内景象,只见杨志依旧站在那,而沈苍山双手握成巨锤,砸在了他的左肩膀处,但是杨志却纹丝未动,仿佛毫发无伤的样子,连衣服也没有破!

    “这怎么可能?”

    沈苍山收回手,连连倒退数步,满眼不敢置信的看着杨志。

    想到自己刚才拳头砸中时的感觉,就像双手打在了数吨重的铜钟上面一样,反而被震的生疼,甚至沈苍山能隐约感觉到,一手的骨头都裂开了。

    但是被他狠狠砸中的杨志,竟然用胳膊硬生生扛住了他全力出手的一锤,而不受伤!

    “世间怎么有这样强大的人物,莫非你的身体是钢铁铸就的?”沈苍山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自己包含真劲拼命出手,结果人家不还手任你打,你手骨都打裂了对方都没事,这差距有多大还用说吗?

    杨志掸了掸肩膀的灰尘,摇头道:“就这么点力道啊,太轻了太轻了,你看我衣服都没破。”

    沈苍山面如死灰,不敢还嘴。

    枯瘦老者脸色由青转白,由白变红,由红变黑,最终只能长叹一口气,躬身抱拳道:“没想到是宗师当面,是我等有眼不识泰山!”

    杨志从头到尾只是挥了下手,然后就站在那硬吃沈苍山一击,没有表现出任何宗师的异能,但这世间,除了武道宗师外,谁能硬接内劲巅峰大高手一击而不伤呢?

    郭小洁等人都满眼不可思议。

    这个看起来跟他们差不多年纪的少年,真的是一位站在武道巅峰的宗师吗?

    顾教官等人也面放奇光,宗师啊!一位武道宗师!一位20岁出头的武道宗师!他们之前只是怀疑罢了,但现在被枯瘦老者证实,顿时感觉仿佛见证了历史一般。

    猎鹰成员更是一阵欢呼雀跃,他们对宗师了解不多,但总教官如此强大,他们只会与有荣焉。

    “现在你可以自断双腿,滚出去了吧。”杨志淡淡道。

    沈苍山闻言身体一颤,不由转头看向枯瘦老者,只见枯瘦老者眼皮耷拉下来,沉声道:“阁下既然是少年宗师,那我等冒犯自该惩处。”

    “宗师不可辱!苍山,你自断双腿吧。”枯瘦老者的语气,感慨万分。

    听了他的话,沈苍山惨笑一声,竟然猛的一拳打在自己腿上。

    “咔嚓。咔嚓。”

    两条小腿被他硬生生用拳头打折,虽然疼的满头大汗,但他脸上丝毫不动。

    高胜、郭小洁等人眼中带着悲愤,却没有出声。在他们踏入武道界的那一刻,被告知的第一句话,就是:

    ‘宗师不可辱!’

    宗师是武道的人物,犹如天上神龙,任何人触犯宗师威严,都得付出代价。

    猎鹰诸人也被场中的景象镇住了,这可是自己打断自己的腿啊,那要多大的狠心才下得去?直到此刻,他们才隐约体会到,什么是‘武道宗师’,什么是宗师的威严。

    “陈宗师,这个交代,您可满意?”枯瘦老者虽然已年近八旬,此时对待杨志,却如同晚辈见长辈,这就是武道界的规矩,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可以了。”杨志挥挥手,如同打发蝼蚁。

    这几个家伙的实力最高的也才内劲巅峰,连一个化境都没有,就算加在一起也不够杨志打的啊!

    “那我等告辞了。”在枯瘦老者指挥下,郭小洁扶着高胜,另一个中年人架起沈苍山。

    “不过,在临走前,我想告诉宗师一句。”枯瘦老者沉声道:“我八极也有宗师,这个仇,来日我派宗师自会找回来。”

    “我等他。”杨志干脆回答,甚至还对枯瘦老人微微一笑:“话说我还没遇到过宗师人物呢,很是期待哦。”

    “好!”枯瘦老者脸色酱紫,深深望了杨志一眼,然后扭头而去。

    八极诸人来时气焰吞天,走时却狼狈不堪。

    施林看着师兄弟们离开的背影,只能仰天长叹。

    一件好事,怎么闹成这样?不过他并没有怨恨杨志,就像枯瘦老者所言,宗师不可辱,你既然质疑一位宗师,那就得付出代价。

    ‘不过还好,他们只是断了手和脚,我门中还残存一些祖上留下来的药膏,至多三五个月他们就能恢复原状。’

    八极作为传承上百年的武道大宗,秘练伤药自然有些,只不过这些秘药的材料都及其难寻,用一点少一点,现在恐怕已经很难再搜集急了。

    而此时,杨志已经被诸多兴奋的猎鹰成员围在中间。

    他们现在对杨志是心服口服,再也没有半分质疑。

    “少年宗师啊,这样的人物若到了武道聚会上,只怕会惊掉天下人眼睛吧。”

    顾教官看着众人中心的杨志,幽幽叹道。

    而施林则心中悔恨,这本是他们八极的荣耀,可惜被自己人葬送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