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道歉?

    “陈老板过谦了。”魏先生笑着摇头,显然不信:“您也是一方大佬,未来必有取而代之的一天。”

    陈老板默而不语,心中却冷笑连连。‘那可不是什么商业圈子的事儿,杨先生的能耐岂是你这种人能想象的?就算是你家魏家主来也,也才和杨先生平起平坐吧,你区区魏子贤也敢在这里放大话?”

    正想着,陈仁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接起电话脸色有些不好的说了几句,挂了电话后,他脸色瞬间拉了下来。

    “陈老板,怎么了?”魏先生问。

    “几个外地的小家伙在找事。”陈老板眼中闪烁不定,突然道:“魏先生,要不我们现在就去汤山一趟?亲自把大明星接过来,也显示咱们追美人的诚意嘛。”

    “也好。”魏先生欣然起身。

    而此时汤山温泉山庄,张宁杰的朋友也到了。

    原来他就在汤山古镇中游玩,所以来的最早。

    等他到了温泉山庄的时候,众人早就在温泉山庄负责人的安排下,进入了休闲大厅,分两边坐了下来,一副对峙的样子。

    陈念璇也在张姐的帮助下换了一身一副,带上了墨镜,又恢复了那份高冷状态。

    而杨志则翘着二郎腿,悠闲的坐在窗边持着水果,看着窗外的汤山古镇景色,杨虎那身高大健壮身材立在杨志身后,如同铁柱。

    连彭少进来的时候,第一眼也是不由看向杨虎,毕竟这么大一个块头,实在是太容易入眼了。

    多看了几眼后他才转头问向张宁杰道:“宁杰,这是怎么了?”

    “朋友和人起了点小冲突,请你来说和一下。”张宁杰热心的拉着彭少陪笑道。

    “这个无所谓,想来只要宁海的,都应该卖我三分薄面。”彭少拍胸脯保证。

    这时,旁边的瘦小男子嗤笑道:“呦,彭少,你面子什么时候这样大了?我怎么不清楚?”

    “薛老三?”彭少见他,微微皱眉。

    这人虽然无甚能耐,两个月前就是个街头混混而已,自己还真不把他放在眼里,但奈何他有个好姐夫啊,最近两个月,陈老板强势崛起,取代卢海德的地位,成为宁海的新贵,彭少现在是绝对惹不起的。

    不过面对薛老三,他未必惧他,于是冷笑道:“薛老三,你是不是又精虫上脑,看上哪个妹子了?他们可是我的朋友,你别乱碰。”

    彭少所言并非无的发矢。

    在场众人中,只有三个女孩子,张姐一看就是陈念璇的跟班,陈念璇虽然带着一副很大几乎遮住了半张脸的墨镜,但是那身材,那气质,绝对的顶级祸水。

    而杜薇也是个长腿美女,那双长腿连彭少看了都心动不已,尤其是两人刚刚跑过温泉,长发湿漉漉的,皮肤水嫩动人。

    “哟呵,你彭宇算个老几啊?”薛老三不屑一笑、

    若是两个月前,薛老三还真不敢跟彭宇这样的大少硬碰硬,甚至看到了都得夹着尾巴好深服侍着,但谁叫他有个好姐夫呢。

    “这么说,你不准备给我这个面子了?”彭少脸色一沉道。

    他在宁海市也是有头面的人物,别人看他父亲都给他三分面子。在他看来,自己和薛老三碰上应该是五五开,大家各有靠山,井水不犯河水,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对,毕竟都是宁海市的,低头不见抬头见。

    “我给尼玛的面子!”薛老三猛的拿起桌上酒杯就砸过来。

    彭少飞身躲过后,就一脸铁青爬起来,想要冲上来,但被旁边的张宁杰拉住,低声道:“他那边十几号人呢,别冲动。”

    “哼,人再多,我看他们敢动手不?”彭少心中也虚,但还是硬着道。

    这个薛老三,仗着自己姐夫,最近两个月在宁海市越来越嚣张了,看来得想办法联合一下其他几位大少想办法整他一下,别以为有个姐夫做靠山就无法无天!

    “那家伙倒是无所谓,关键他说要喊什么老板来。我怕有意外,才叫你的。”张宁杰不安的道。

    “什么老板?”彭少突然心中一阵不妙。

    好像陈仁就喜欢别人喊他老板而不是老大啊。

    “不知道。”张宁杰稍微沉默,说道:“陈姐姐说,似乎叫什么‘陈老板’,想请她吃饭的,她中途跑出来,所以这薛老三才带人追来的。”

    “陈老板?”彭少顿时色变。

    “不错,就是我家大老板,怎么,你彭少要架着这个梁子?”薛老三坐在那,翘着二郎腿讥笑道。

    喷少瞬间坐蜡了。

    他一个二世祖而已,哪有什么能耐能架得住陈仁这个梁子,那可是新崛起的宁海大佬!资产十几个亿呢,而且听说他可是榜上了最近一年风头正火的志康集团,手段人脉便是他父亲都远远不及,更何况他呢?

    “兄弟,你叫我来,可没说让我得罪陈老板啊。”彭少看着张宁杰,为难道。

    “彭少,您这是?”张宁杰一愣。

    “我的意见,你还是给薛……薛老大陪礼道歉吧,否则等陈老板真来了,那可就不好办了。”彭少沉默片刻,终究看在相识一场份上,劝了一句。

    “凭什么赔礼啊,是他们想带走陈姐姐的,我打那个色鬼还有错了?”杜薇叫道。

    彭少沉默不语,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还凭什么?凭人家拳头比你大!凭人家钱比你多!凭人家是宁海大佬陈仁!你们几个土包子,哪什么去和陈老板扳手腕?

    “不错,应该是他们给我们道歉才对。”旁边看着风景吃着回国的杨志转过头来点了点头,只是眼神中对张宁杰这个朋友却是微微失望。

    “呵呵,你知道陈老板是谁吗?”彭少被杨志和杜薇两人一说,脸色一变,忍不住讽刺道:“不要说你们,就算是你们父辈来了,见到陈老板,那也得恭恭敬敬。”

    “是啊,薇薇,你们还是道个歉吧。”陈念璇也终于开口。

    陈念璇也是宁海市本地人,最是了解这些地头蛇势力的,她嘴中还是下定了决心,等魏先生和陈老板他们来了,自己就求个情,保护这群少年,毕竟这几个年轻人都是为了自己出头才闹到现在这样的。

    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啊!

    “陈姐姐!”杜薇神情都变了。

    她自由心思单纯,爱恨分明,还接受不了这种成年人式的妥协。

    “我是为你们好。放心吧,我会想办法让陈老板他们不追究你们的。”陈念璇柔声道。

    杜薇闻言,顿时如霜打茄子,头耷拉着,一双修长的大长腿无意识的在地上踢着。

    “嘿嘿,这才算明智的选择嘛。罢了罢了,看在陈大明星的面子上,只要你们乖乖过来道个歉,叫我一声三哥,我就不追究你们了。怎样?”精瘦男子得意的道:“否则等我姐夫来了,那可就不是一个两句道歉能解决的了。”

    “你是……陈念璇?”彭少这时才认出来,心中一片恍然,原来是为了这个大明星起的矛盾啊。

    他看着杨志等人,撇着嘴直摇头,人家大明星惹出事来,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但陈老板奈何不了她,还奈何不了你们几个小家伙吗?

    “真要道歉吗?”杜薇眼中泪光闪闪,她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张宁杰也把拳头攥的死死的,这一幕让他想起自己被魏浩瑞当众甩一巴掌。现在不仅自己,连最好的朋友也要受这样的折辱。

    他心中悲愤,恨自己怎么这样无能。

    宋晨在旁边也笑不出来了,哭丧着脸。

    这时,一直看着的杨志却将手中的苹果核丢进垃圾桶里,起身平视着那彭少和陈念璇道:“道歉?为什么要道歉?薇薇说的没错,我们又没有错。”

    “呵呵,你没有错,但你弱小就是大错。”彭少讽刺道:“这个社会,不就是拼拳头、拼实力、拼背景、拼金钱、拼人脉的吗?人家陈老板要钱有钱,要人要人,要靠山有靠山,你有什么?一个小屁孩罢了。”

    “杨志……”杜薇仿佛抓住最后一跟救命稻草般看着他。

    杨志走到他面前,露出温和的笑容道:“我们的杜大美女不是向来嫉恶如仇吗?”

    顿了顿,他伸出自己的右手,握成了一个拳头,挥了挥道:“虽然我的拳头没多大,但比起那什么陈老板和魏先生还是大不少的,想让你道歉,先问过我拳头再说。”

    杜薇不由破涕为笑,气恼着的打了他一拳,仿佛又恢复了原先的女汉子。

    第四百七十三~四百七十四章:养的一条狗

    见到杨志和杜薇这股温馨的画面,连陈念璇心中都微微一酸,张宁杰和宋晨更是眼睛都红了,快奔出泪水来了。

    此时,却有不合时宜的声音插进来:“小子,你不怕死,行,等我姐夫来了,看你还能不能这样嘴硬。”

    杨志转过身,坐会椅子上,拿过一个水果一边啃一边说道:“你姐夫叫陈仁是吧,好啊,一会儿等你姐夫来了,我让他把你扔进大海里喂鲨鱼。”

    薛老三脸上一怒,还没说话,一旁的彭少就已经嘲讽道:“呵呵,好大的口气啊,想使唤的动咱们宁海市大佬陈老板,你以为自己是省长还是江南世家的家主?”

    “我不是省长,也不是什么江南世家的家主。”

    杨志拨了一个香蕉,用光溜溜的香蕉指着薛老三道:“陈仁不过是我养在江南的一条狗罢了,我让狗去咬人,它怎敢不听呢?”

    说完,一口咬掉了香蕉的一截。

    他这话一出,众人顿时为之色变。

    虎纹男子等人咔嚓尽数拔刀而起,若不是忌惮是泰山般的杨虎,早就冲上来把这个胆敢辱骂他们陈老大的人乱刀捅死了。

    彭少倒吸一口凉气,他见过不少作死的人,但没见过这么作死的人。

    张宁杰等人都被杨志吓住了,杜薇担忧的拉了拉他的胳膊,薛老三是满眼血丝,那表情仿佛能吃人一般。

    连陈念璇也微微皱起眉头。

    都到了现在这个时刻了,杨志还口出狂言,简直不知死活。

    一旁的张姐冷笑道:“念璇啊念璇,你看看你要救得这几个家伙有多么没脑子,他们看似是为了你出头,其实是在连累你。一点智商都没有,哪怕这次你帮他们,下次他们照样要闯出祸来。”

    “照我看啊,干脆就把他们抛下自生自灭算了。”

    陈念璇也叹息一声,心中闪过一丝失望,以及一点点心痛。

    这时,碗面忽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只见一群人从门口走进来,零头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斯文青年。

    来人正是从宁海赶来的陈老板和魏先生等人。

    薛老三见到陈老板,顿时喜得从椅子上蹦起来道:“姐夫,姐夫,你终于来了!”

    一边说着,薛老三一边扭头看向杨志等人,冷笑道:“我姐夫来了,看你们怎么死……”

    却没想到,他的‘的’字还卡在喉咙里没说完。

    就见未收那位宁海市新贵见到杨志那一刻,浑身一颤,然后就如同狗见到主人一样,快步走到杨志面前,九十度鞠躬,脑袋都快挨着地板去了,用平生最恭敬的声音道:“杨先生!”

    杨志坐在椅子上,悠然地自顾自播着猕猴桃,现场突然一片死一般的寂静,众人无不愣愣的看着杨志和他面前的陈老板。

    直到杨志把皮剥完后,才抬起头,应了一声:“恩。”

    随着这一声落下,众人的心脏才仿佛活了过来。

    “杨先生?”

    在场众人无不惊讶的看着这位在两个月内冉冉升起的宁海市新贵,卑躬屈膝地站在杨志面前,犹如信徒面对他的神灵一般。

    彭少已经楞在当场,不可置信,虎纹男子等人更是吓的刀都落在地上,发出哐当的响声。

    “他就是杨先生?在西南素有杨天师之称的杨志?”跟着陈仁一同到来的为现在站在门口也是目光一闪。

    没想到此行居然能遇到志康集团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闻名天南和广省的杨天师。

    他看起来比传闻中的还要年轻,就像一个刚上大学的大学生似得,丝毫没有一方枭雄睥睨天下的雄姿,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天南龙头的宝座,更压得广省柳静海、江南陈仁等人都俯首帖耳。

    陈念璇和杜薇等人都摸不着头脑。

    杨志不是他们的发小吗?怎么消失了六年突然变成了什么杨先生了?而且看样子,陈老板对他还非常恭敬地样子?

    陈念璇是明星,主要在中海和燕京活动,自是不知,而杜薇、张宁杰等人则是层次太低了,缩在红海市那一亩三分地的小地方,杨志扬名的地方又是内陆的天南和广省,他们自然是没有听过杨志的名号。

    这是,那薛老三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高声叫道:“姐夫!你干嘛呢!就是这小子刚才打了我,还骂了你呢,你快派人把他抓了打断腿啊!”

    陈仁依旧恭敬的站在那里,充耳不闻,只是额头已经不断滴下冷汗,低声请示杨志:“杨先生,您看怎么处理?”

    杨志咬了一口猕猴桃,砸吧砸吧了下,才淡淡道:“我不想看到他。”

    陈仁身体猛地一颤,然后迅速肃立道:“是!”

    他说完,转头冷声道:“肉鸡,给我把这家伙带走。”

    被叫做肉鸡的正是刚才那个虎纹男子,听了大老板的命令,哪儿敢有半分由于,带着小弟们立刻群起而上,把精瘦男子加起来就往外带走。

    霍老三还没搞清楚现实,亦或者不敢相信现实,反而叫嚣着:“你们干什么!快放开我!我姐姐可是陈老大的女人!姐夫!姐夫!你是不是下错命令了!骂你的是那个群小屁孩,不是我啊!”

    陈仁已经转过面向面对着杨志毕恭毕敬地微微低头,对身后的叫喊声充耳不闻,仿佛不认识这个人,但他的后背早就被冷汗侵湿了,真恨不得把薛老三的嘴用缝封起来!

    还是那虎纹男子会察言观色,直接抡起拳头打在了薛老三的肚子上,把他下面的话全堵了回去,并且抓着薛老三的头发恶狠狠地在他耳边说道:“薛老三,你找死别牵连老大!你脑子真是越混越回去了!你得罪的人可是杨先生!名震广省的天南杨天师!”

    薛老三这才不得不接受现实,脸色雪白地喃喃自语:“怎么……可能……”

    只听虎纹男子突然心灾乐祸的说了一句:“宁海外海捕鱼场那边每到捕鱼季节可是有不少鲨鱼啊。”

    薛老三闻言,浑身一颤,眼中一片绝望,他嘴里疯狂的说着什么,拼命挣扎着,可惜已经晚了。

    等薛老三被带出去后,大厅内再次回复一片寂静。

    杨志在吃水果,他不说话,陈仁自然是不敢说话,陈念璇和杜薇等人不知道说些什么,魏先生则是目光闪烁不定,一直再打量着杨志,跟着陈仁一起来过来的众多宁海富豪则是瑟瑟发抖。

    等杨志将手中这个猕猴桃吃完后,才用餐巾纸擦了擦手:“好了,温泉也泡过了,戏也看过了,我们该走了。”

    说着杨志起身,挥手招呼着张宁杰等人离开。

    张宁杰他们虽然此时有一肚子的疑惑,但是也知道现在的场合下,不方便多问,默默的跟着杨志离开,只有杜薇,和陈念璇打了招呼。

    作为陈念璇的小粉丝,要和偶像分别了,她还有点恋恋不舍。

    陈仁立刻躬身行礼,恭送着杨志离开,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等养殖等人离开后,才缓缓直起身来,此时众人才发现,虽然已经是冬天了,但是陈仁的背后已经湿漉漉一片,原本恭敬肃然的脸上也迅速垮了下来,一副惊魂未定的神色。

    “陈老板,刚才那位就是天南的杨先生?”魏先生此时也对陈念璇没了兴趣,饶有兴致的看着杨志离开的方向问道。

    “不错,他就是杨先生。”陈仁用劫后余生的虚弱声音说道。

    “那事情就这么解决了?”魏先生有些奇怪道,以杨先生现在的地位,得罪他的人,少说也要断手断脚家破人亡吧,怎么拿杨志拍拍手就走了?不再追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