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滚!

    宋大师吼得声音特别大, 几乎所有人都听到了,随着他这一句话问出,不仅仅是他自己,连卢海德、祝五爷、秦老等人也纷纷看向了杨志,就仿佛看到了白痴异样。

    对面那个家伙可是能够驭鬼的厉害人物啊!他一点都不怕吗?难不成被吓傻了不成?

    不少富豪心里都在亦或者。

    要知道宋大师这驭鬼术一出,在场的除了杨志和卢海德意外,也就只有秦老拼接这几十年的养气功夫还坐着,但是双腿也是止不住地微微颤抖着,祝五爷更是早就躲到了众人后面去,连那些保镖们都手脚发软,他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不怕死吗?

    杨志确实充耳不闻,坐在那里镇定自若,但若是有人从侧面看过去,便能发现杨志的眼角有一丝丝鲜红的血丝在蔓延,只是很快便克制住了。

    “臭小子!我看你死到临头了还能嘴硬不!”宋大师此时已经怒击攻心,早就不管三七二十一了,他开始猛地捏动法决,满头的银发瞬间怒张,剑指黑雾,那团黑雾一阵颤抖过后,似乎有些不情愿地缓缓地想着杨志飞去。

    黑雾中的鬼脸历历在目,见到那黑雾厉鬼扑向了杨志,所有人都吓得惊呼尖叫,所有人都意外杨志是在劫难逃了!

    “区区银魂……”杨志忽然笑出了声。

    这个笑声若是有人认真听着,便会发现跟刚才杨志的声音有些不同,多了一丝豪迈狂妄之音。

    然而此时却已经没人去注意听杨志的话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那黑雾厉鬼上。

    杨志一边笑着,一边摇了摇头:“还以为能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本事,不过是个养鬼钵罢了,凭你自己的能耐,怕还驾驭不了这三十六阴魂吧。”

    随着黑雾厉鬼的越来越靠近,在众人惊骇和一伙的目光中,只见杨志平静地突出一个字:

    “滚!”

    轰然之间,虚空皆白!恍如雷霆炸开!满堂震荡!

    在这一声喝响起的那一刻,黑雾厉鬼就发出了一声凄惨绝伦的尖叫声,随后以比来时快十倍的速度猛然向后逃窜!

    但是这蓄势待发的一击其实那么容易避开的!

    轰隆隆隆!

    放佛晴天霹雳,杨志喷射出一股白雾,霎时化作一道白色闪电在空中宛如白蛇蜿蜒九转,啪地搭载了黑雾厉鬼上,那团黑雾几乎没有任何反抗之力,就如同烈日下被暴晒的白雪,瞬间消失无形!

    这道白色闪电的势头并没有就此终结,反而又更近一步,劈在了宋大师手中的养鬼钵上!

    “啊!”宋大师惨叫一声,猛地跌坐在地上,那养鬼钵直接被白色闪电劈的粉身碎骨,化作烟尘随风散去。

    虚空之中,杨志的拿到叱喝还在回荡!滚雷声阵阵,如同无形的波动横扫而出,整个大堂的窗户玻璃、水杯等物品全部被当场震碎,大厅内仿佛台风过境一般,被肆掠地一片狼藉!

    “天……天师!”宋大师满头的银发已经被白色闪电劈的竖立起来,满手黑灰,最终不住地惊呼着。

    他绝望地看相杨志,那眼神就仿佛兔子见到了猛虎,当见到杨志站起身来,宋大师眼瞳猛的一缩,再也不顾什么仙风道骨、大师风范,吓得连滚带爬,伏在地上不住地磕头求饶:

    “天师饶命!天师饶命啊!弟子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宋大师算是被杨志这一击彻底打的肝胆俱裂,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更提不起半点反抗之力,只有不住地磕头求饶。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惊骇目光中,杨志踏前一步,豪迈沙哑的声音厉声喝道:

    “我破你术法!你服否?”

    “服!我服!我服!”

    杨志再踏前一步:“我坏你法宝,你服否!”

    “服!服!服!”

    杨志剑指宋大师,当头怒喝:“我砸你生意,坏你名声,让你跪地求饶!你服否?”

    “弟子心服口服!心服口服!”宋大师连连磕头,磕得额前破裂,鲜血淋漓,却一个劲儿的哀叫求饶着!

    “既然心服口服,那就暂且扰你一命!”

    “滚吧。”杨志这一声说的轻飘飘的,俯视着跪在地上的宋大师,就如同看着蝼蚁一般。

    但是这两个字在宋大师耳中却是如憾雷炸开,连头也不敢抬,浑身颤抖着连连说道:“是!是!是!”

    接着昔日仙风道骨的宋大师竟然就这么爬了出去。

    杨志双手负背,看相那卢海德和顾老板两人。

    卢海德饶是纵横江北十余年的枭雄人物,此时在杨志的平淡目光下,却也是冷汗连连,双腿发颤。

    那宋大师是何等的人物!可以御神驱鬼,凌空杀人,在洛水省可是有着偌大的名声,但是即使是这样的存在,在杨志面前,也被打的一败涂地,跪地求饶,不敢有丝毫反抗。、

    而他卢海德不过是一个凡夫俗子罢了,那里敢与这等掌握着雷电,一喝便令鬼怪褪去的神仙人物抗衡。

    “杨总!杨大师!不不不!杨天师!”卢海德脸色惨败,双手扶着太师椅,支撑这自己的身体不瘫软下去,勉力道:“大师!现代社会,杀人是犯法的!”

    杨志饶有性质地看着他:“哦?你刚才可是对我呼来喝去,怎么现在没了刚才那威风呀?”

    卢海德被杨志的目光看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里不住地打着颤,最终,卢海德低头俯首道:“杨天师,求您绕我一命!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其他天南市的富豪们见到刚才还趾高气昂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卢海德,此时却对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低眉俯首,哀声求饶,心情一时间五味杂陈。

    一开始大家见到杨志的时候,压根没将杨志放在眼中,不过是一个从海外回来的公子哥罢了,那里懂得什么风水之术。

    结果现在杨志一呵驱鬼、口喷闪电,击败了不可一世的宋大师,一个眼神逼得卢海德跪地求饶,傲绝当场,一言可定人生死,在场众人确实没有一个敢说出半个字反对。

    任他们亿万身家、偌大权势,此时在杨志面前却仿佛没有半点可持。

    “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秦老双手抓着太师椅,心中震撼。

    哪怕是他曾经见过的省部级的大佬,福布斯排行榜上面的大富豪,何曾有过杨志现在的风光?哪怕一半!又何曾有过!

    那种睥睨天下、傲世苍生万物的气魄,恐怕只有那些真正掌控着强大力量的人才会具备,什么金钱、权势、终究不过是外物罢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