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夜间谈话

    杨志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下,又和程晨唠叨了几句后才挂掉了电话。

    这时车子也驶进了周家姐妹的小区外面,杨志将两人送下车,嘱咐周晓雯照顾好周晓晓,看着两人进了小区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内,这才上了车让陈策发动引擎驱车离开。

    周晓雯带着周晓晓回到家里,周爸周妈也吃饱喝足回来了,见两人回来,周妈妈忍不住笑问道:“你们俩吃的怎么样?”

    周晓晓轻声说了一句:“还好,我先回房间了。”说完就直奔自己的房间而去。

    周晓雯急忙追了上去:“小小,今晚咱俩一起睡吧。”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周爸爸忍不住低声说道:“老婆,我怎么觉得小女儿还是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

    周妈白了他一眼:“这就不错了,你还指望她一进门就活蹦乱跳的吗?”

    周爸爸摆了摆手:“那倒也不是。”

    另一边,杨志看着窗外的夜色,拨打了周文的电话,吩咐道:“老周你通知一下市警局,这件事牵扯到军方,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同时也跟市委书记知会一声关于武装部招兵办徇私舞弊的作风问题,其他就不用多说了,上面的领导知道改怎么办。”

    挂掉电话后杨志翻找到了一个好久没有联系的备注,拨打了过去。

    “华叔,您最近还好吗?小子这么晚来唠叨您了……”

    夜色下,有的人为女儿操碎了心,有的人也为自己操碎了心,试图做着最后的挽救。

    被英德餐厅架出去的刘主任拼了命的往招生办赶去,试图将这次体检被篡改的那些资料修改回去,同时 打电话给家里,让家里人立刻道各关系户家里上门退钱,并且说明一定要现金退钱,不要走银行等支付方式,会留下线索的!但问题是,他这段时间收了那么多的贿赂,早就存进了银行,眼下那一百多万的灰色收入大半夜的哪儿去找那么多现金啊!

    但家里人一听说面临的情况如此危机,都疯了一般到处打电话找亲戚朋友借钱筹备现金,事情还能不能有一点挽回的雨滴,就看今晚能不能把这件事情搞定了。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刘主任在招生办忙着改资料的时候,市刑警队甚至市委等领导就已经被周文通知了一下,知晓了这件事,随后大为震怒,立刻打电话到武装部和招兵办质问,武装部领导一脸懵逼的被上头训斥了一顿,随后也勃然大怒的质问招兵办。

    问题只有两个,第一,怎么招惹的杨志!第二,篡改考生资料是否确有其事!

    刘主任哪里敢承认做私舞弊修改资料,只能说是因为一点工作上的疏忽,三次体检的时候把一个学生的体检资料弄错了,导致最后那名学生没有被招兵办征录,想不到那个学生和杨志有点关系,这才惹恼了杨志。

    上面的领导自然知晓杨志的印象里,特别是武装部那边可是非常清楚前几个月才被降级查看的封团长是怎么招惹到这小子的,现在也不管下面的人说的是真是假了,他们最关心的就是武装部甚至是政府的声誉问题,如果到时候杨志将这件事捅到媒体那边,弄出一个大新闻,那刘主任的死活不管,作为领导肯定难免会有人会被牵连其中。

    于是,武装部长在电话里非常严厉要求:“我现在不管你有没有做哪些事情!我也不去管你用什么办法!哪怕是上门去给我磕头求情!也一定要让杨志息怒,停止追究这件事情!否则你们就等着公检法和宪兵队的联合调查吧!等着上军事法庭吧!而且就算调查结果出来,你是清白的,以后也别想在体制内混了!”

    听到这话,刘主任此时的肠子都悔青了,在英德餐厅的时候,杨志给过他机会的,但他那时候只想着跟杨志打马虎眼,要是当时就承认自己改资料了,在24小时内把资料改回去并且道歉,也许杨志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强硬了,只可惜,这个世界上并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思量再三之后,刘主任终于做出决定,先把篡改的资料全部修正,然后重新为周晓晓制作了一份没有修改过的体检报告,再重新制作了一份第一次体检不达标的报告,随后从登记的档案中查到周晓晓的家庭住址,揣着那两章体检报告,以及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连夜前往周晓晓的家里,登门谢罪。

    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周爸周妈躺在床头闲聊,周晓雯和周晓晓也没有睡着,躺在床上闲聊着,只是周晓晓心情低落,很少说话,只是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姐姐,你说姐夫真的能帮我把给改的体检报告重新改回来吗?”周晓晓望着天花板愣愣的。

    姐夫着两个字还是让周晓雯有些尴尬,脸颊微红,也幸好现在关灯睡觉了,妹妹看不见自己的异常。

    周晓雯对杨志的很多事情都不清楚,但是对杨志的能力还是非常了解的,自己跟他的认识就是那样一番情景呐,她知道既然杨志今天说了那些话,那么他就一定会将这件事情完美解决!

    于是,她认真的说道:“放心吧,肯定能的,我估计啊,最快可能明天就搞定了。”

    周晓晓脸上泛起抑制不住的欣喜:“姐夫可真厉害,把那个刘主任都吓得跪下来求饶了,就差没给姐夫磕头了。”

    说着说着,忽然外面想起了几下敲门声,周晓晓嘟囔了一句:“大晚上的,谁呀?”

    周晓晓笑道:“估计是找爸爸妈妈的,你呀,别操那么多心了,早点睡觉。”

    主卧室里,周爸周妈也很诧异,但周爸爸还是第一时间穿上睡衣爬了起来,下意识的打开房门,由于还没有适应灯光的光线,打开房门的第一眼望去,竟然没有看到人,周爸爸皱着眉头暗想谁恶作剧啊,正准备关门,居然听见脚下咚的一声,吓得他往后一跳,定睛一看才发现,原来门口跪着一个中年男人,而且还在给自己磕头。

    “搞什么呀!”周爸被吓得够呛,惊呼了一声。

    大半夜的敲门磕头,这简直是骇人听闻。

    刘主任声泪俱下的说:“周先生您好!我是招兵办的主任刘国学,我是来向您一家道歉赔罪的!请一定要愿望我啊!一定要愿望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