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出事了

    五分钟后,助理回来。

    “总裁,刚才我让人事部经理和水冰清小姐联系了一下,得知水小姐现在已经在华大公司任职总裁秘书。”

    “怎么回事,问清楚了吗?”杨志脸色有点不好看了。

    “问清楚了,总裁。水小姐亲口说的,由于华大公司老总开的高新他无法拒绝,现在合同已经签了,所以不能前来面试,她希望志康能够谅解。”

    杨志叹了口气,是自己的终归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也不能强求。

    杨志心情有些郁卒,随口问道:“那个华大公司怎么样。”

    “总裁,据我们了解,华大公司在这座城市中能排前十的大企业,只不过他们总裁有些花心,有很多强迫女下属发生关系的新闻传出,又被他拿钱摆平。”

    听到这,杨志心头一紧!

    强迫女下属发生关系!水冰清!校花!高薪!

    杨志脸色一寒,对助理吩咐道:“这里的事情你搞定,我出去一趟。”

    “说完,不理目瞪口呆的助理,杨志狂奔出了公司。

    以华大公司老总的为人,水冰清做他的死人秘书,貌似很危险啊。

    这年头,好白菜男的,猪又太多,一不小心,就会酿成好白菜让猪拱了的惨剧。

    水冰清只能给自己做秘书,其他人都别想!

    开着价值不菲的豪车,杨志横冲直闯,也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不过为了尽快的感到华大公司把水冰清抢走,他顾不得其他了。

    华大公司总裁办公室。

    一名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沙发上。

    水冰清双手合十,放在小腹上,恭敬的站在旁边。

    中年人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茶,开口说道:“水小姐今天是第一天任职,肯定有很多不懂的地方,今天我就好好的教导你一下,希望以后不要犯错。”

    “好的,总裁。”

    水冰清很紧张,手心开始出汗,除了紧张,还有喜悦。

    昨天晚上吃饭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电话打到自己那里,说他是华大公司的人事部经理,要用二万月薪雇佣自己,成为总裁秘书。

    刚开始,水冰清还以为对方是一个骗子,可是查了那个号码之后,她才发现那真是华大公司的人事经理号码。

    所以,她今天一大早便来到华大总部!

    水冰清感觉好像天上掉馅饼一般,仔细看了一下合同,没有任何的问题,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开始了她的新工作。

    中年人放下茶杯,眼角扫了一眼水冰清的大长腿,眸子中闪过一抹惊艳,对着水冰清说道:“在我喝完茶的时候,你应该第一时间给我添水。”

    水冰清连忙点头,拿过茶杯,来到饮水机面前,添满热水,又端了回去。

    “总裁,请用茶。”

    就在水冰清弯腰举着茶杯的时候,原本坐在那里的中年总裁突然站了起来!将水冰清手中的茶杯扫在地上,拉着她的芊芊玉手,就要往怀里拽。

    “总……总裁!你要干什么!”水冰清大急。

    中年总裁嘿嘿冷笑,“我要干什么?当时是要干你了,你以为我用二万月薪雇你是为了什么?你不会以为就凭你的那份简历就值这么多吧,怎么可能!”

    “放手!我不干了!”水冰清害怕了,他没想到这个老总是这样一个人面兽心的禽兽,使劲挣扎着,想要挣开中年总裁的禁锢。

    中年总裁不紧不慢,大手紧紧的固定住水冰清,身体前倾,贴近水冰清说道:“哈哈,别反抗了,女人都是要被男人疼的,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在外面抛头露面的赚钱,那多幸苦,不如这样,我每年给你一百万,你当我的情人怎么样?”

    “呸!休想!”水冰清张嘴吐了中年总裁一脸口水,桃花眼狠狠的瞪着他。

    中年总裁被水冰清吐了一脸口水,脸色冷了下来,冷哼一声说道:“我张大友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能掏出我的手掌心!”

    说话间,松开一只手去擦脸上的口水,水冰清趁机挣脱开来。

    “啪”的一声,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张大友的脸上。

    张大友脸色一怔,“臭娘们!你敢打我?”

    “你……你别乱来!再敢动手,我就报警!”水冰清往后退着,神色紧张的警告道。

    张大友面目狰狞,“报警?报警有用的话,老子早不知道进去多少次了,告诉你,今天你逃不掉的!就在这里!老子直接把你强了,到时候拍下照片和视频,只要你敢报警,我就把这些都给发到网上去!相信以你的容貌,一定会有很多人看见的!”

    水冰清退了几步,来到墙角,在也没有向后退的余地,只好大喊道:“你别过来!”

    张大友不管她的呼喊,撤掉领带,如同饿虎扑食一般,直接扑向水冰清,大嘴中散发着恶臭,对着她娇好的脸颊吻去。

    水冰清疯狂挣扎,使劲推着张大友,不让他近身。

    但是,女人终究是女人,在气力上有着先天的弱势,没多长时间,便没有了多少力气。

    随着时间的延长,水冰清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挣扎了。

    满头乌发也变得凌乱起来。

    “这么美的女人,真是走了桃花运了!”张大友嘿嘿怪笑着,将水冰清压在身下。

    “嘶!”一声衣衫破裂的声音在这个不大的办公室中格外刺耳。

    感觉到胸前一凉,灰色的ol装已经被张大友扯开,水冰清扯开嗓子大声叫喊。

    “救命啊!”

    张大友看着眼前粉红色的罩罩,呼吸明显沉重起来,“嘿嘿,叫吧,你越叫我就越兴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