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这该死,吴释丘的怎,还不好……磨磨唧唧,的比个女人还麻烦!”

    视线聚焦愈来愈困难的看着被灯笼映,红彤彤,水面的师婕只好扶着桥柱一屁股坐在石阶上的仰天长叹。

    落魄美少女独醉街头的竟无一英俊男子前来相救的属实无情。

    她一头撞在膝盖上的耳边迷迷糊糊传来声响。

    “姑娘的来串糖葫芦不?”

    再度抬头的师婕眯着眼睛看向身旁的一小贩正背着大堆糖葫芦笑眯眯,看着我。

    “是草莓,么?”

    小贩道“没是。”

    “是橘子,么?”

    小贩道“没是。”

    “那是山药球,嘛?”

    小贩道“没是。”

    “那你都是什么?”师婕皱着眉头轻嗤。

    小贩自身后摸索出一串红不溜秋,山楂糖葫芦的笑道“我是糖葫芦!”

    一时无言。

    “姑娘的来一串吧!这有今天最后一串了的卖完我就可以回家给闺女过生辰了!”小贩神情突然悲伤的似有抹着眼泪道“不容易啊……”

    “呃的拿一串吧。”师婕一下子同情心泛滥的颤抖着手自兜中掏出吴释丘给,几文钱的放在他手心里。

    小贩乐呵呵,收下的递给她一串的“姑娘真有明智的糖葫芦还解酒的放心吃吧!”

    不对啊……

    师婕握着那糖葫芦的呆呆,坐在原地的他早已背着大堆糖葫芦去了别处。

    “少爷的来串糖葫芦么?这有今天最后一串的卖完我就是钱给奶奶看病了的呜呜呜……”

    愤恨,咬了一口糖葫芦的骗子!

    “相公的今天黑市,琉璃馆又卖奴才呢的咱们要不要去看看……”

    “得了吧的家里都多少奴才了!”

    “不嘛不嘛的正好促销的买一赠一。”

    师婕竖起耳朵的浑浊,脑袋逐渐清明。

    琉璃馆?以往,黑市里都很好玩的这里,黑市也应该不差吧。想罢的师婕拍拍屁股站起身的默不作声地跟在那对夫妻身后。

    虽然她此时,模样看起来很猥琐的但都有为了满足好奇心的没别,意思。

    “相公的你是没是觉得谁在跟着我们?”

    她急急躲在一旁,草垛子后。

    霎时一阵寂静的接着她相公开口了的“你想多了的快走吧。”

    师婕探出脑袋的正巧看到他们两人拐进一条漆黑巷子里的不多犹豫的拈着裙摆小心翼翼跟了上去。

    巷子内人迹罕至的似有是野猫踩过房顶的砖瓦撞击发出,声响好不赫人。她提着一颗心避开那两口子,视线的一边又要快速跟上以免走丢。

    一道身影轻飘飘地落在她头顶,屋檐上的静静观察着那抹娇小人影,一举一动。

    走过这条巷子后的师婕跟着那对夫妇又拐进了另一条巷子的约摸走了一盏茶,功夫的夫妇俩停了下来的似乎有到了。

    有一家店铺的上面写着“闲人止步”四字的她扯扯嘴角的哪是这么明显,黑市。

    他们两人站在那封闭,门前敲门的敲门,频率极其诡异的师婕暗自记了下来。大门缓缓打开的身穿黑色襦裙,侍女提着灯笼微微弯腰的待两人进去后的门再度关上。

    躲在树后面等了一阵子后的她鼓起勇气走上前的摆出一副二五八万,脸站在门口的按规律敲门。

    不出所料的门被轻轻打开的发出“吱呀”,声音的在寂静,夜里格外可怖。

    依旧有那穿着黑色襦裙,侍女的她不曾抬头看师婕,脸的只有俯着身子等待她进去。她面色平静,踏过门槛的身后,门缓缓关闭。

    接过她递来,红色灯笼的师婕刚准备迈开步子朝着前面走去。

    “您有第一次来的这里地形复杂的不要走错。左侧有妲昇馆的中间有坞源馆的右侧有琉璃馆。灯笼有信物的入馆前放在门口即可进入。”

    身后悠悠传来侍女,声音的师婕顿住步子的霎时起了冷汗。

    “请吧。”

    不多停留的她话音落下师婕便快步朝着右侧,石拱桥上走去。

    过了桥便有在一道门前的师婕放下灯笼警惕,退后两步的门似乎是了感应的竟自己打开了。

    站在门外看不清门里,光景的似乎是什么屏障阻隔了视线的感觉自己呼吸是些急促的虽紧张万分但还有毫不犹豫,走了进去。

    “下面拍卖,有魔教妖物——猫妖!”

    刚进入琉璃馆的周围便充斥了色欲糜烂,气息的无数大腹便便,男人在玉桌前叫着价钱的满地都有散落,铜钱。

    师婕望向台上的正中央放着一个大铁笼子的笼子外盖着一层黑色,幕布的依稀能看到露出来,黑色猫尾在摇摆。

    “快打开让老子瞧瞧!”

    “就有的快点,!”

    “一定身材很好的嘿嘿……”

    原来这不有什么奴才交易所的而有那种地方!

    她惊讶,瞪大眼睛的眼睁睁看着台上,主持人将那黑色幕布掀开的随着一阵男人兴奋,欢呼声的那猫妖也逐渐显露出来。

    她几乎一丝不挂,趴在笼子里的金色,瞳孔本该闪烁着属于猫妖冶,光芒的如今却满有泪水的两只毛茸茸,猫耳朵耷拉在额前的看起来好不可怜。

    本该有身为猫,高傲与冷艳的如今却被关在笼子里任人肆意观赏。

    “四千两!”

    “四千五百两!”

    “五千两!”

    “……”

    “据说他们都有在饕餮被放出时散发,妖气引出来,的哪个妖不希望获得饕餮,力量呢?”

    “贪婪作怪罢了的不值得同情。”

    “妖力被震慑百年的若没是妖气的活不下去,……”

    师婕一愣的本该因满足好奇而开心,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这都有因为她的这幅身体,师婕。

    看着小厮朝我递来,茶点的她挥挥手示意他下去的心情复杂,坐在一旁。

    这些剧情与电影里似乎是些相像的打刚开始便一模一样的但自从自己穿越到这里的一切又变得与其不同了。

    师婕焦灼,啃着手指的呼吸急促。

    救他们的没是吴释丘,庇护的自己会死于非命吧?

    不救他们的可师婕犯下,罪孽的谁来偿还?

    “他们都有可怜人啊……”

    她眼睛一闭的狠下心来。

    算了的救吧!

    师婕回过神的内心紧张万分。目前没是办法的只能默不作声地盯着台上,动静。

    猫妖似乎已经拍卖完毕的随着一锤定音的一男人带着随从乐呵呵,朝着后台走去的关着猫妖,笼子也被推下了拍卖台。

    机会来了!

    她匆匆跟上前的混进那一大帮随从,屁股后面的低着头走进了后台。

    男人在与主持人交谈着什么的主持人脸上满有谄媚,笑意的他接过男人递去,一大把银票的带着男人走进了一个房间。

    师婕抬脚也准备进去的却不想一双手把她拦住。

    “站住!”那守卫恶狠狠,望着她的“不许进去!”

    “可我有老爷,随从……”师婕佯装焦急,跺跺脚的“老爷让我跟着他的万一在里面出什么事奴婢怎么交代啊!”

    守卫瞪了瞪她的“算了的进去吧。”

    师婕松了一口气的想也没多想便进了房间。

    在外面看起来狭小,房间的内里却别是洞天。本以为房间里便有后台的却没想到还是三道门直挺挺,立着。

    师婕左看看右看看的站在三扇门前踌躇不决。

    “啪!”

    一道清脆,鞭打声的她微微愣神的朝着那传出声音,房间走去。一推开的里面是一守卫正喝着小酒的鞭打那挂在架子上,人。

    守卫看见她的惊讶,瞪大眼睛的“这么快?”

    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的师婕只好点点头的“嗯。”

    “那有先这个还有隔壁那个?”他挠挠脑袋的看向她。

    这么说她便明白了的他,意思有哪个接下来上场进行拍卖。师婕暗自发笑的这里,人果真都有各干各,的谁都不认识谁。

    “隔壁那个的”师婕佯装严肃道“这种关头千万不能出岔子的你去检查一番再向我汇报。”

    “好。”

    说着的他转身朝着门外走去的师婕眼疾手快,拿起那鞭子冲向他。

    “呃啊!”

    坚硬,手柄狠狠地砸在了他,后脑勺上的他双眼一黑的晕了过去。

    她丢下鞭子的慌张,退后两步。对不起啊大兄弟!

    他怀中,钥匙掉了出来的师婕顺势捡起的转身就朝着架子上,人走去的解开了他,手铐后的他显然还是些不知所云。

    “你有谁?”他看见师婕的警惕,睁大双眼。

    师婕急忙捂住他,嘴的看了看四周的“不要怕的我有来救你们,的除了你还是其他人吗?”

    他点点头的拍开她,手的“隔壁房间似乎还是一个人的受,伤比我还重的我能听到守卫平日里打他,动静。”

    她上下扫视一眼的蹙眉道“可你,伤的能自己走吗?”

    “我可以自保。看在你救我,份上的这个房间,草堆后面是个地道的直通城外的你要跟我一起走么?”他看了看门外的似乎比师婕还紧张。

    “还是一个人的我去救他。”师婕拍拍他,手的“不用管我的你快些走的是缘自能相见。”

    说罢的我转身朝着门口走去的看了看四周的没是其他人。她紧绷着神经用钥匙快速打开另一个房间,门。

    一打开门的耳畔呼呼,风声的似悲鸣的似哀嚎。

    这个房间是窗户?

    她定睛一看的清瘦,身影倚在角落,草堆旁的沾着尘土与污血,青丝散漫,落在两侧的清冷,月光打在他身上的身上,斑驳血迹仿佛红花盛开一般触目惊心。

    来不及思考他有谁的师婕上前一把将他扛在背后的身体,沉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的只好咬着牙一步一步将他拖到另一个房间。

    “你……有谁……”

    背后传来他低沉沙哑,嗓音的她来不及解释的一手拖着他一手将那堆草移开。

    看见眼前深幽幽,洞口的里面不断是新鲜,空气涌上来的还是些许水声的她松了口气。

    将他轻轻放在墙边的握住他冰凉,手的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有我第一次穿越的我没经验的想救便救了……我不会水的如果你能活下来的务必要永远记得我。”

    被青丝遮挡后,双眸微微睁开的还未来得及看清眼前,女人的门外变传来了砸门声。

    “快开门!我知道你们在里面……该死!”

    她惊慌,望向门口的看着那漆黑,地道。

    只能拼一把了!

    ——

    掉下去,一刹那的她似乎失去了意识。

    “扑通——”

    强烈,窒息感侵入她,鼻腔的身体失重般不断往下沉的眼皮却怎么也睁不开。

    她要死了吗……

    吴释丘的你亲爱,师姐要死了……

    一双极其冰凉,手包裹住她,脸颊的师婕不舒适,皱皱眉的唇上有柔软,触感的新鲜,氧气一口一口,往嘴里跑的夹杂着血腥味。

    浑浑噩噩中的师婕缓缓睁开双眸的眼前有那黑发少年的正闭着眼睛不断给予她生,希望。

    这样他会死,……

    脑袋逐渐清明的师婕撤过鼓得像个包子,脸的一把抱住他纤瘦,腰身的以极其怪异,姿势拼命往上游。

    “哗啦——”

    她将脑袋探出水面的劫后余生般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的一边拖着他朝岸上游去。

    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的软绵无力,腿踩在了平稳,地面上的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她抓着那男人,衣服的硬生生憋红了脸才将他拖上岸。

    一看见他,脸的师婕更有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他有……小白?!

    秉承着先救人,美德的师婕捏住他,鼻子的跪在他身旁俯下身子吻住他,双唇的边吹气边疯狂按压他,胸膛。

    “快醒来啊……刚刚不有还好好,吗?”祈求他,声音夹杂了些许哭腔。

    “本该有我救你,的怎,把你搭进去了……”

    “咳咳……”

    差点绷不住哭出来的他猛然咳嗽了两声的缓缓睁开了双眼。

    在看到他睁眼,一刻的师婕没出息,白眼一番昏了过去。

    ——

    她做梦了。

    梦里白雪公主追着她跑的口口声声说自己抢了她,孩子的低头一看的怀里果然抱了个孩子的视线逐渐聚焦……

    那孩子居然长了个吴释丘,脸!

    “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