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入戏

    温暖和刘明达成了合作关系,两箱衣服不够剧组人穿的,于是刘明又预订了更多款式的汉服,温暖把情况转告给秦旻,秦旻立刻让悦丽追加设计汉服,增加产量,一时之间,悦丽的销量突飞猛进,这无疑给了秦旻莫大的信心,让他相信自己选择悦丽是对的,而同样重要的是,他选对了人。

    “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好好庆祝一下,这次悦丽销量这么好,你是大功臣。”尽管他们分开的时间不长,秦旻却很想她,他的小保姆。

    “等我把武馆的课程都上完吧,毕竟花的钱不能浪费,而且这是我很好的一次锻炼机会。”她最终还是要回到他身边,他们之间的契约还存在,温暖迟早会把欠他的钱还清,她是一个守信用的人。

    “好,等你在那边学好了,就回到我身边吧。”正如他帅气的脸,他说的话也一样能蛊惑人心,他带着邪魅一笑,温暖,我们之间的游戏还没结束,就让它继续吧。

    “以你秘书的身份吗?”刚才他说的暧昧的话,温暖既希望他是真的,又认为是假的,秦旻的心她总是猜不透,她想让他表明心迹。

    “对。还有以女朋友的身份。”秦旻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他干脆就说出他的想法。

    温暖顿时愣住了,他这算是表白吗?可是自己还没答应呢,就把她称之为女朋友了?

    她不确定的问道:“你说谁是你女朋友?”

    “还能有谁,当然是你了。”秦旻笃定的回答,自从上次他们在一起后,他就把她当成是女朋友了。

    温暖气的挂断电话,自以为是的家伙,这种表白她不接受,他说是女朋友就是女朋友了吗?

    电话那头的秦旻不明所以,在听到急促的忙音后才发现温暖已经挂了电话,心想,她这是生气了?

    温暖在精英武馆的训练已经完成了大半,在专业的训练下,她基本能掌握吊威亚和一些简单的打斗场面。

    这一天下午温暖和往常一样来到剧组,张导很快注意到她,新的打斗场景他决定留给温暖了,上次她帮忙带了这么多衣服过来,看到在兰瑾手下干杂活的温暖,张导朝她挥了挥手,说:“小温,你过来。”

    温暖迟疑的抬起头,四处张望,发现张导在朝着她看,于是问:“导演你是在喊我吗?”

    原来张导还记得她,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剧组干些杂活,本来以为没希望再演戏了,准备在武馆训练完就回去的。

    “对啊,你过来。”

    温暖走到他旁边,这张导果然位高权重,坐的位置都如此豪华,温暖往他旁边一站,感觉视野都不一样。

    “我听说你在武馆学习了一段时间,学的怎么样了?接下来有几个打斗场面,就由你做替演吧。”都是女一号的戏份,这场打斗戏非常精彩,可以说是这部戏的重点之一,张导可是很看重的,他想看看温暖有没有这个实力。

    张导的青睐,让温暖心花怒放,眼睛笑得弯弯的,眉宇间充满喜悦,她这么多天的训练不就是为了这一刻吗,她仍是谦虚的回答:“张导,温暖才疏学浅,不过基本的动作已经掌握了,我相信我可以完成。”

    “好的,那你先去准备吧,你可以让兰瑾再指导指导你,毕竟他在这方面也有经验。”张导挑眉,温暖谦虚的态度他还是挺满意的。

    温暖像往常一样先去熟悉剧本,新的剧情让她顿时起了兴趣,原来这是一部重生剧。

    女主楚念自从受了凉生病以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最后不幸去世。远在21世纪的金牌女特工顾念初是一名特工杀手,一次任务失败,她中了敌人的诡计,受伤死亡。她被锋利的匕首刺中心脏,殷红的鲜血染满了她黑色的衣服,一息尚存之际,她绝望的看向旁边一起出行任务的搭档小曼,眼神中带着愤怒和不解,虚弱的说:“小曼,你怎么这么对我?”

    平时对她恭敬而又忠诚的小曼,没想到是内鬼,她本来快要完成这次任务了,却不成想死在了自己人手下。

    被唤作小曼的女人果断的拔掉还插在顾念初身上的匕首,眼神中闪过阴险与狠毒,收拾好现场准备逃离,临走前不屑的说:“谁让你自己这么不小心呢?”

    她这回的任务就是要除掉她,顾念初!

    “啊!我恨你!”顾念初痛苦的**着,咽下最后一口气,没想到此生就这样走了,她还没有谈过恋爱,还没有去环游世界,她的脸上滑过悔恨的泪水,然后离开了。

    奇迹般的,顾念初重生了,重生在古代楚念的身上,一副全新的身体,醒来后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顾念初感觉自己有了意识,她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这是从哪里传来的?她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会有心跳?她想醒来却起不来,感觉身体很沉,最后她是用强烈的意念醒来的,她艰难的睁开双眼,许久没睁开过眼的她有些畏光,她伸手去遮挡光线,发现自己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一间古代女子的闺房映入眼帘,透过粉紫色的帐幔,看到一张精致的木质梳妆台,台上摆放着精美的牛角梳,腮红盒子打开着,传来淡淡的玫瑰清香。

    顾念之的脑袋有些懵圈,这是哪里?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样的古代建筑里?难道她在拍戏?她记得前一秒已经被搭档小曼用匕首刺死,现在她这是重生了吗?她坐起身子,发现自己身穿白色罗裙,头发也是长及腰间,她立刻下了床,发现鞋子是绣着鸳鸯的绣花鞋,走到镜子前,镜子中的女子和自己长的好相似,尖尖的瓜子脸,弯弯柳叶眉,秋波含笑,不同之处在于眼下多了一颗淡淡的痣,却也不失美感,给人一种独特的感觉。

    现下这位身体的主人脸色苍白,竟没有一点血色,嘴唇干裂的起了皮,从刚才她起身的时候顾念初就感觉身体十分虚弱,走路时也是有气无力,像是几天没进食了,难不成她的身体也受了重创?

    此时,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进来一个约莫十七六岁的姑娘,扎着好看的双髻,像是古时候丫鬟的打扮,她看到楚念坐在镜子前,惊呼一声:“小姐,你醒了!”

    看到此处,温暖缓缓合上剧本,心中五味杂陈,莫大的压力也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