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随着一股股力量,秦墨身后的那道光影,则是越来越璀璨,呈现一幕模糊的景象。

    呼呼呼

    此时,一阵呼啸之声,从那景象中涌出,释放出一股难以名状的波动。

    “这是,这不是在吸收我的力量,而是在指引某种东西”那张人脸惊异不定。

    秦墨、胡三爷也是震惊,注视着这样的变化,似是感应到了什么。

    “这是三种惊世之力的融合,在指引着什么东西”胡三爷道。

    “不对。”秦墨则是摇头,他的感受最为真切,这是某种东西在发出呼应,指引着他们去寻找。

    只是,单凭这模糊的景象,并看不出任何端倪,甚至不知道那景象代表着什么。

    嗡

    一霎那,秦墨体内的种种惊世之力有了异动,迅速运转起来,凝聚在一起,涌入青金神焰之中。

    这一瞬间,一座青金剑门出现,无穷无尽的剑气涌动,宛如一尊无敌剑者坐镇在那里。

    “青金剑门,要自动开启了”

    秦墨震动不已,这样的情况尚是第一次,不依靠外力,青金剑门似是要彻底洞开。

    当然,也不能说不依靠外力,若非那道模糊景象的刺激,秦墨体内的种种惊世之力,也无法这样告诉的运转调集起来。

    “这是,这年轻人族的天眷神焰的能力么”那张人脸很吃惊。

    天眷神焰固然强大,但是,并不是每一位天眷生灵,都能用神焰凝出异象,并且实质化。

    这需要至少三道焰变之痕以上,才能够凝成这样的异象,也是此种天眷神焰的真正强大之处。

    这张人脸的天眷神焰,凝成实质后,就是一座赤焱火山,与之前的火红石人凝成的冥焰火山有些相似。

    确切的说,这是赤红石人对于山峰主人很崇拜,才凝成了类似的东西。

    不过,两者之间的威力,则是相差太远,山峰主人的赤焱火山,能够迸发出无穷无尽的威力,也能够孕育无穷无尽的生机。

    至于这座青金剑门,这张人脸则是感觉到无穷无尽的锋锐,这是一座纯粹的杀伐之门。

    “九道焰变之痕,若是彻底蜕变完成,这座青金剑门又将何等强大恐怕比之之力,也是不遑多让。若是这两种力量尽数引爆,能不能直接斩开,将最底层的无上邪物皇们斩杀”

    这张人脸喃喃道,产生这样的猜测。

    不过,他的思绪很快被打断,这座青金剑门洞开了,第一次彻底的开启。

    嗡

    一刹那,整个空间都在颤抖,似是无法承受这样的剑威,随时可能崩溃。

    那张人脸色变,仅是剑威的释放,就有如斯威力,若是力量彻底引爆,岂非这片空间要崩溃,甚至会波及焚冥之地,这不是他想看到的。

    然而,这样的想法刚浮现,这张人脸则是看到,一道剑光从剑门中冲出,无比灿烂,宛如跨越了时空,从时间长河的彼岸,有一位无敌剑者挥剑,将剑光斩至这里。

    这一道剑光的落点,并非是这里的任何生灵,而是朝着秦墨的身后斩去,目标竟是那张模糊的光影。

    铿锵

    一阵脆响,声音远远传开,如同春雷一样炸响,整个空间开始要换,似是连这样的声响也无法承受。

    在这片空间的ei,银澄、藏毓信了,这是被震醒的,无穷无尽的波澜席卷,将之直接掀飞,不得不中断修炼。

    “丫的,发生了什么”银澄怪叫。

    “墨兄他,出事了么”藏毓美眸有着担忧,想要冲进空间之门深处,她担心秦墨出意外。

    可是,单是从里面溢出的力量波动,就让狐狸,藏毓连站起来都做不到,更遑论深入这里。

    狐狸也很担心,这个地方的主人,终究是一位焰变第八变的天眷生灵,有着深不可测的手段,若是布置禁制,秦墨、胡三爷即便有种种保命的底牌,也未必能够承受。

    与此同时。

    空间之门深处,那张人脸、秦墨,以及胡三爷则是伫立,盯视着面前发生的奇异之事。

    那道剑光乍现,并非是要斩开那道模糊的景象,而是要将遮蔽景象的迷雾斩去,一点点切开,露出真正的光景。

    “这是,有绝强的禁制,笼罩了那道景象。”秦墨明白过来。

    那张人脸也赞同,青金剑门的剑光在切开这道禁制,显现出那图案的真面目。

    只是,秦墨等都有疑问,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会引动种种惊世之力的汇聚,这实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即便是那张脸也不知道,诚然在古老年代,他是六大地界开辟之初,最为强大的存在之一,仅次于巨头。

    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引动这么多惊世之力的异动。

    “快要彻底显现出来了”胡三爷则是吞咽口水。

    凭这老家伙的直觉,认为这图案中代表的东西,很可能是世间难寻的宝物。

    秦墨瞪了一眼,这老家伙真是见宝眼开,与银澄那家伙的贪婪有的一拼。

    咔嚓

    一阵脆响,那图案终是清晰起来,呈现在秦墨等眼前。

    “这是”

    “一个空间暗格”

    “就在这个空间之中。”

    注视着这个图案,秦墨等都有些发呆,这图案上显示的是一个方位,就在这片空间之中。

    那张脸也是目瞪口呆,这片空间是他开辟的,其中有什么秘密,自己再清楚不过。

    这图案上显示的范围,那张脸没有记错的话,根本什么都没有,怎么会有空间暗格。

    “前辈”秦墨看向火树,有着疑问。

    要知道,空间暗格相当于空间储物,需要对于空间之道,有着极深的造诣,难道不是山峰主人所为。

    胡三爷也是狐疑,瞧着这张脸的反应,似是根本不知道空间暗格的存在,这不太合情理吧。

    以山峰主人的实力,谁还能在其开辟的空间中,另外弄一个空间暗格。

    此时,银澄、藏毓也是赶来了,看到这样的情景,都是疑惑不解。

    砰

    一股赤焱气息涌现,朝着图案上所示的位置而去,却被一股无形之力所阻,难以探入。

    “真有空间暗格”那张脸惊了。

    从古老年代到现在,这棵火树存在的岁月,已是有无比漫长的时间,一直守护在这里。

    在这片空间中,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根本瞒不过这棵火树,也即是山峰主人残留的意志。

    可是,这片空间中,却偏偏出现一个空间暗格,说不是他弄的,就算那张脸自己也有些不相信。

    然而,这空间暗格确实不是他弄的,却又真实存在,这让这张脸觉得都在做梦。

    “不是我弄的。”那张脸说道。

    秦墨等面面相觑,银澄、藏毓也是弄清楚了情况,也都是感到不可思议。

    咚咚

    “打不开,这禁制之力好神秘,且无比古老,到底是谁”那张脸的神情很凝重,有着疑惑,也有着恼怒,更有着不可思议。

    焚冥之地乃是他开辟的,这里等于是他的空间,他的领域,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了如指掌。

    可是,现在却在其最重要的秘地,出现了一个空间暗格,这简直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前辈,在逝去之后,是否有过沉睡,或者,沉寂过一段时间”

    秦墨这般问道,产生这样的猜测,其他同伴也是一样这么认为。

    “没有。我即便逝去,这棵火树早已长成,早就灌注了我的一缕意志。”那张脸沉声说道。这时,这棵巨大火树摇晃起来,在树干上浮现一张人脸,注视着秦墨、胡三爷,露出平和的笑容。

    “想不到,老夫在生前,等待了那么许久的岁月,都不曾等到一个合适的生灵。现在,却是一下子来了两位”

    “拥有九道焰变之痕,未来成就无法想象的天眷生灵”

    “拥有无上圣袍,经历过蜕变的圣者”

    闻言,秦墨、胡三爷依然在沉默,他们都看了出来,这棵巨大火树其实是不存在的,这只是一具幻象,乃是由赤焱神焰凝成的幻象。

    不过,这种幻象非同一般,乃是由八道焰变之痕的天眷神焰凝成,支撑着这片奇异的空间。

    甚至于,秦墨能从这棵巨大火树上,感受到一种时空扭转的波动。

    “前辈,这是在冥土刚开辟的岁月,与我们对话么”秦墨轻声问道。

    哗哗哗

    那棵巨大火树摇曳起来,树干上的人脸露出笑容,似是非常高兴,因为秦墨看穿了这一情况。

    “可惜啊,过去了多久远的岁月,若是在老夫这一时代,能够遇到你们,那就好了”

    那张人脸叹息,而后也不隐瞒,道出了其身份,正是开辟这座山峰的主人,拥有八道焰变之痕的天眷生灵。

    当初,冥土开辟之初,其他地界的生灵在这里,难以长久生存。

    因此,这位无上存在受到巨头的拜托,从修罗界来到冥土,开辟焚冥之地,让冥土从此适合万族生存。

    “原来前辈是从修罗界来到冥土的”

    秦墨不禁恍然,这就说得通了,也即是说,修罗灵皇算是这位天眷生灵的传人。

    听到这样的事情,那张人脸大笑,很是开怀:“如此说来,你也算是老夫的传人,这就是缘分。可惜,老夫在修罗界留下的传承,并不完整,只是很小的一部分。”

    说起当年之事,这位无上存在开辟焚冥之地后,则是发现一个弊端。

    这处焚冥之地,不足以将整个冥土的那种死气,彻底的净化掉,还有一个地方是焚冥之地无法触及的。

    冥河之眼

    秦墨、胡三爷一惊,彼此交换眼神,隐约明白这位无上存在的意思。

    “不错。冥河之眼,那里有着冥土最浓烈的死气,凭我的天眷神焰之力,并不足以将之彻底净化掉”

    这张人脸叹息。

    冥河之眼中蕴含的死气,乃是从起源大陆中带过来的,那里是由海量的本源之石形成,超出了这位无上存在的力量范畴。

    也因此,这位无上存在一直希望,能有另一位天眷生灵,拥有八道焰变之痕,与之一起联手,将冥河之眼中的死气彻底净化。

    或者,有一位无上圣者相助,也能够做到这一点。

    然而,等待了漫长的岁月,这位无上存在也没有等到合适的人选,只能在寿元将尽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举动。

    即是,将焚冥之地迁到冥河之眼,希望能够镇压这里的死气,让其不致于爆发出来,酿成滔天大祸。

    听到这里,秦墨、胡三爷叹息,露出复杂的神情,也有着一种恍然。

    漫长岁月以来,有关冥土曾经爆发的巨大灾难,一直众说纷纭,难以有一个定论。

    现在,从这位无上存在口中,则是有了一个答案。

    “原来,邪物们会选择冥土入侵,并非是一个偶然,而是一个必然”秦墨喃喃道。

    冥河之眼中,拥有的惊人死气,对于的邪物们来说,等于是一盏明灯,让这些怪物们能够隔着遥远的空间,迅速找到了这里。

    也即是说,昔日在冥河之眼中,出现与相通的裂痕,乃是邪物们有意为之。

    这一场巨大灾变,从起源大陆分裂开始,就已经是注定了。

    若是当初,秦墨、胡三爷出现在那一时代,或许能改变这一切。

    可惜,时光荏苒,现在说这些都是徒劳,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那张人脸也在叹息,他在空间之道上的造诣,已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比之巨头也逊色不了多少。

    在生前就推算出,后世发生的一些事情,却是无力干预。

    “未来还会有更大的巨变,年轻人,还有拥有无上圣袍的圣者,你们的到来,或许能改变那黑暗的未来”

    那张人脸喃喃道,他的目光交织着赤焱,似是穿透了时空,预见了未来发生的种种可怕事情。

    一幕幕景象浮现,如同浮光掠影般,在秦墨、胡三爷身周环绕,那是一段段可怕的情景,空间崩裂,无数裂痕出现,的邪物们蜂拥而出,七大地界血流成河

    这是一片末世的景象,秦墨脸色极其凝重,他也精擅空间之道,可以看到则并非是幻象,而是未来很可能发生的事情。

    当然,究竟是否会发生,谁也不确定。

    这世间之事,充满了变数,谁也说不清楚,预见的事情是否一定会发生。

    不过,秦墨则能肯定一点,若是在前世,这样的景象应该就会发生,也即是在古幽大陆巨变之后,其他六大地界很可能会发生同样的灾难。

    这一世,未来究竟如何,尚且没有定论。

    毕竟,古幽大陆至今依然算安定,其他六大地界的乱象虽显,却并未爆发出来。

    只是,乱象的根源并未消除,说不定会在哪一天,以更加猛烈之势,彻底的爆发出来。

    “确是如此,乱象未曾彻底显现,未必是好事”

    那张人脸叹息,似是明白秦墨所想,他也是有这样的忧虑。

    突然,秦墨身上涌出缕缕光焰,青金神焰忽然有了异动,在其身后化为一道光柱,与这里的奇异气息产生呼应。

    这样的变故,不仅秦墨、胡三爷吓了一跳,火树上的那张人脸也是一惊,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同时,胡三爷身上的无上圣袍也是震动,衣襟鼓荡起来,如同一颗球一样,托着这老家伙悬浮于空。

    刹那间,滔天圣力涌动,如同狂潮一样,在胡三爷头顶上空,凝成一道恢宏的景象。

    那是一座圣城,无穷无尽的圣威席卷,震荡这这片空间。

    秦墨、胡三爷的变故,实是太过惊人,便是火树散发的力量,竟也无法将之镇压。

    “这是,这两者的力量本源触动了,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我的天眷神焰之力引动的”那张人脸喃喃自语。

    他也感到相当疑惑,若是他的真身在此,或许能够引发这样的共鸣。

    归根到底,这是惊世之力的一种共鸣,无论是秦墨的天眷神焰,还是胡三爷的无上圣袍之力,一旦本源之力触动,都会引起这样的共鸣。

    可是,这张人脸的真身早就逝去了,残留在这里的力量,只是让其能够跨越时空,与秦墨、胡三爷进行交谈。

    这个时候,在火树周围,一股赤焱之焰也是升腾起来,不受那张人脸的控制,形成熔炉一样的光影。

    一时间,三种力量竟是融汇在一起,朝着秦墨身上汇聚,悉数融入其青金神焰之中。

    “这是九道焰变之痕,在吸收我的力量,要迅速完成蜕变么”

    那张人脸喃喃道,却是很平静,这也是他的愿望,其残留的力量由秦墨继承,那是再好不过的。

    然而,下一刻,那张人脸就发现不对,真正的情况并非是这样。

    天津https:.tetb.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