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固执的傻女人

在陈佳佳家柴房中偶遇乌木箱子,陆飞兴奋不已。
乌木又称阴沉木,兼备木的古雅和石的神韵,有"东方神木"和"植物木乃伊"之称。
由地震、洪水、泥石流将地上植物生物等全部埋入古河床等低洼处,埋入淤泥中的部分树木。
在缺氧、高压状态下,细菌等微生物的作用下,经长达上千万年炭化过程形成乌木,故又称"炭化木"。
历代古人都把乌木用作辟邪之物,制作的工艺品、佛像、护身符挂件等等。
康熙爷这样评价乌木“乘天地灵气,集日月之精华,乃万木之灵,灵木之尊。”
为此,乌木又有“东风神木”之美称。
乌木自古以来价格都非常昂贵,故有"家有乌木半方,胜过财宝一箱"一说。
除了乌木的高逼格之外,陆飞更加看中的是他本身的特点。
形成乌木的树木必须自带香味,具有杀菌特征的才行,例如麻柳树、青冈树、香樟树、楠木等珍贵树种。
形成乌木后永不褪色、不腐朽、不生虫,是制作艺术品、仿古家具的绝佳材料。
陆飞在马老太家得到冬雷琴,一直想找一块上乘的木料制作琴承,可惜始终没有找到。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乌木大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陆飞给这只乌木箱子作价三百万,陈佳佳呆立当场。
作为一个农村娃,从小到大已经习惯了清贫的生活,从来没有感受过三百万巨款是什么概念。
甚至就在几个小时前,自己还为了几万块钱的医药费束手无策,差点委曲求全毁了自己的后半生。
冷不防三百万的超级大馅饼砸在自己头上,震撼的陈佳佳久久不能平静。
“喂,我再跟你说话呢!”
“三百万行不行,不行咱们在好好商量商量。”陆飞再次追问道。
陈佳佳这才在震撼中清醒过来。
“陆飞,你不骗我,这只箱子真有这么值钱?”
“真的,如果遇到真心喜爱的人,出价只会比三百万更高。”
“你要是不满意这个价位,咱们还可以商量。”陆飞说道。
陈佳佳想了一下,轻咬嘴唇说道。
“你两次救了我,现在又帮我妈治病,既然你喜欢,这只箱子免费送给你了。”
“就当对你的感谢了。”
嗯?
说实话,陆飞真没想到陈佳佳能说出这样的话。
三百万对于自己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陈佳佳这样的家庭来说却意义非凡。
有了这三百万,她们娘俩的生活就可以彻底改变,最起码她母亲不用像现在这样操劳。
可陈佳佳竟然要免费送给自己,这让陆飞对她哭刮目相看。
“傻女人,这可是三百万啊!”
“你.......”
陈佳佳气的一脚踢在乌木箱子上,这可把陆飞心疼坏了,连忙抱住箱子瞪着眼大声呵斥道。
“你干嘛,你有病吧!”
“陆飞,我在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要再敢叫我傻女人,我,我就把这箱子劈了烧火。”陈佳佳嗔怒道。
“嘿嘿,口误,口误,这不是叫习惯了吗?”
“话说三百万你不要,还真是有点那啥。”
“你还说?”
“有种你把后边的话讲出来,看看我敢不敢把它劈了?”陈佳佳怒吼道。
“别,千万别。”
“这么好的东西要是劈了,那可是暴殄天物要遭天谴的。”
“不过话说回来了,三百万你必须收下,要不我宁可不要。”
“不行,我欠你的太多了,这只箱子说送你就不会要你的钱。”
“你不收我不要。”
“你不要我就劈了烧火。”
“我他妈.......”
“你咋这么倔呀!”
看陆飞那一脸吃瘪的便秘样子,陈佳佳噗嗤娇笑出声,心中满满的都是胜利者的快感。
“我的东西我做主,就这样定了,走的时候箱子你带走。”
陆飞咬咬牙说道。
“陈佳佳,钱你必须收下,要不然你妈的病我不管了。”
“你.......卑鄙!”
“嘿嘿,我的医术我做主!”
“去死.......”
最终陈佳佳被陆飞的无耻击败无奈妥协。
但是经过激烈的唇枪舌战,最后陈佳佳只收了两百二十万。
剩下的八十万是陆飞的医疗费和那块什么狗身上宝贝的费用以及运费。
搞得陆飞真是哭笑不得。
收好箱子拿起自制的橡皮艇,两人来到垛田。
拉起刘娟几天前下好的地笼,里面满满的收获,除了大闸蟹竟然还有黄鳝,都是陆飞喜爱的食材。
美美的享受晚餐,吃过饭陆飞提出告辞。
马宝今晚就能到魔都,明天再过来给刘娟治病。
刘娟挽留不住,拖着憔悴的身体送出老远,直到陆飞彻底消失这才依依不舍的往回走。
“闺女呀,陆飞这孩子不错,你可要把握住啊!”
“妈,你说什么呢,我们只是朋友。”
“朋友怎么了,我跟你爸结婚前连话都没说不也成为夫妻了吗?”
“朋友接下来好好发展不就是两口子了吗?”
“妈,我才多大呀,我还在上学,你不要说了好不好。”
“都二十了,不小了,妈生你的时候才十九岁呢。”
“哎呀,我不跟你说了,讨厌死了。”
今天来陈家收获颇丰,不但得到了乌木箱子还美美吃了一顿大闸蟹,真是不虚此行啊。
陆飞哼着小曲,开着大悍马使出村庄。
可刚上了马路,却被几辆跑车拦住了去路。
妈的,竟然又是杜家那两个傻逼。
好心情瞬间被破坏,陆飞拉开车门冲下去就准备揍人。
见陆飞怒气冲冲的向自己走来,杜琪峰一边退后一边摆手说道。
“陆飞你不要过来。”
“我们今天可不是找你打架的,我们有其他事找你商量。”
“哦?”
“我跟你们能有什么事好商量的?”陆飞不解的问道。
杜琪林仗着胆子上前一步说道。
“陆飞,我们想要买回你手中的玉蟾倒流香炉,你开个价吧。”
“想买香炉?”
“让我猜猜,是不是你们杜家真的出状况了?”陆飞坏笑着说道。
杜琪林咬咬牙说道。
“我们杜家怎么样你不用你操心,你只管开价好了,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们都能接受。”
“嘿嘿,不好意思,这尊香炉小爷我不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