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乌木箱子

第一次驾驶f1赛车的陆飞,竟然跑出近十年来最快的单圈速度,这让那些职业赛车手有些怀疑人生。
陆飞停下来,那些教练们不信邪一拥而上把陆飞围在中间抛出一颗又一颗的橄榄树,陆飞微微一笑婉言谢绝。
没能达到目的,教练们垂头丧气直呼可惜。
教练们撤退,赛车手们又围了上来。
最奇葩的是,竟然有几个赛车手向陆飞索要签名。
小奶狗直接惊掉下巴。
我的天!
以往都是粉丝找职业车手索要签名,今天整个乾坤大挪移了,我的哥,这一次可是装大发了呀!
签名是不可能的了,给专业车手签名,就算陆飞在能装也不能越俎代庖不是。
签名不行,跟大家一起合影留念还是没问题的。
合影结束,包括汉米尔在内的七八个车手死缠烂打的要走了陆飞的联系方式这才罢休。
陆飞刚刚换下赛车服就被吉恩牢牢抱住。
“偶买噶,我的朋友,你实在太变-tai了。”
“用你们神州话说,你就是妖孽呀!”
“哪天你对收藏和生意厌倦了,以你的水平做一位职业赛车手也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呵呵,没你说的那么夸张,我只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其实跑出这样的成绩,完全依赖陆飞的鹰视狼顾和灵敏的反应。
有了宽阔的视野灵敏的反应,再有一颗异于常人的大心脏,能够跑出这样的成绩也不奇怪。
法拉利车队的工作人员小心帮陆飞的爱车保养,之后推进车库。
陆飞给每位参与保养的工作人员丢下两包中海特供,这才舒爽无比的离开。
赛场门口分手,小奶狗众人回市区,陆飞载着陈佳佳回到海昌府乡下老家。
见到憔悴的老妈,陈佳佳鼻子发酸就要掉眼泪,被陆飞轻轻掐了一把这才忍了回去。
陈佳佳的老妈叫刘娟,今年才四十出头。
见闺女领个男孩子回来,误以为是闺女的男朋友,对陆飞客气的不得了,弄得陈佳佳也是哭笑不得。
陆飞给刘娟检查后,发现比自己想象中的状态还要好得多。
一颗狗宝入药,再调理两个月就完全没有问题了。
征求过刘娟同意,陆飞给刘娟施针,让她气血更加通畅。
收针之后,刘娟的身体明显感觉轻松了好多。
精神好了,刘娟非要亲自下厨准备晚饭,无论陆飞怎样推辞都无济于事。
刘娟母女生活清苦,家里青菜不缺肉食却没有。
不过这个也好办,陈家所在的村子位于三江交汇的入海口,已是深秋,正是大闸蟹最肥美的时候。
陈佳佳张罗着陆飞去柴房取橡皮艇到垛田捕捞大闸蟹。
来到陈家柴房,见到所谓的橡皮艇陆飞哭笑不得。
这哪是什么橡皮艇啊,这不就是卡车里胎捆绑一块儿木板吗?
陈佳佳当仁不让的拿起打气筒,剩下的里胎和木板自然归属陆飞搬运了。
陆飞憋屈的直翻白眼儿也不好说什么,不过当陆飞拿起木板的时候却愣住了,木板后边一口黑漆漆的大木箱子让陆飞瞬间激动万分。
丢掉木板,陆飞直接用衬衣袖子擦拭箱子上的灰尘,又用手机手电筒照了照,最后掂了掂重量,惊喜的怪叫出声。
陆飞这一系列操作,直接把陈佳佳看蒙圈了。
“陆飞,你在干嘛,衣服都弄脏了,我们家可没有男人衣服给你换。”
陆飞笑着问道。
“先别管我衣服,我问你,这只箱子哪来的?”
陈佳佳看了一眼说道。
“这只箱子我小的时候就有,上小学的时候用他存放书本,上初中以后就搬到这里再也没有用过。”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呵呵,傻女人,这么好的东西随便抛弃,你这是暴殄天物知道吗?”陆飞说道。
“你.......”
“不许说我是傻女人。”
这已经是陆飞第二次叫自己傻女人了,陈佳佳气的直跺脚。
“本来就是。”
“你还说?”
陆飞不再理会陈佳佳,把箱子中的书本掏出来放在一旁,吃力的把箱子搬到院中。
清除掉上边的灰尘,箱子的全貌呈现在陆飞面前。
这只箱子高约一米,长度一米二,宽度差不多八十公分,全部由一公分厚的实木打造而成。
通体呈赤黑色,外面耍了薄薄一层清漆。
黄铜合页布满了铜锈,有的地方已经烂掉,但木质却完好无损。
从包中取出小刀,在箱子底部轻轻刮了几下,清漆脱落。
再刮几下,些许黑色粉末落入陆飞手中。
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陆飞已经有了答案。
“陆飞,这箱子到底有什么问题呀?”陈佳佳好奇的问道。
陆飞点上烟,一屁股坐在地上问道。
“大学生,你听说过乌木吗?”
陈佳佳点点头说道。
当然听说过,据说乌木很值钱呢!”
“咦?”
陈佳佳忽然僵住了,看了看陆飞的表情,再看看伴随自己长大的木箱小声问道。
“陆飞,你不会说,这只箱子就是乌木做的吧?”
“呵呵,看来你这傻女人还没有傻到家,孺子可教也。”
“陆飞,你还有完没完啦。”
“你要再叫我傻女人,别怪我跟你翻脸我跟你说。”
“呵呵,你本来就是,守着这么大的宝贝还去外边串场子看人家脸色,你不是傻女人是什么?”
“要不是我今天刚好赶到,你就被孙耀阳那个人家骗到手了,说你是傻女人你还不乐意了,真是的!”
“你.......呜呜,你当我愿意啊,我这不是逼得没办法吗?”
“我也想安心学习,可是.......”
说着说着,陈佳佳又哭了起来。
“得,就当我说错话了,你也不要哭了。”
“我告诉你,这个箱子不但是乌木,还是最上乘的沉水乌木。”
“最可贵的是,这只箱子用的还是乌木大料,要是放出去,卖个两百万轻轻松松。”
“两百万?”
“你不是骗我的吧。”
陈佳佳止住悲声将信将疑的问道。
陆飞放个白眼儿说道。
“我吃饱了撑的,骗你这个傻女人很好玩吗?”
“你又说.......”
“那啥,口误,纯属口误。”
“实话跟你说,我正在寻找这么好的料子,你要是愿意出手,这只箱子我给你三百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