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可怕战斗!

    凛冽冰原,极致之境。

    鹅毛飞雪似狂风一般肆虐,凶残中带着呜咽的呼啸声。

    一个少年,迎着风雪奔跑!

    他手握兽骨弓,在冰原上,极速移动,如同一只猎豹,迅猛而敏捷。他的眼睛如同鹰隼,死死的盯着前方。

    那里,一条雪白的兔子察觉到了危机,正在疯狂逃亡!

    弯弓搭箭!

    长弓嗡鸣,兽骨打磨的箭矢,精准的刺中猎物。

    少年跑了过去,取下箭,提着猎物,兴高采烈的朝着家里走去……可世间的命运,有时候特别的奇妙,越是美好的东西,仿佛越容易遭受天谴……当少年距离自家屋舍还有三四公里的时候,他就远远地闻到了一股血腥味。

    血腥味很浓,哪怕是风雪都无法掩盖!

    少年色变,心中升起一股不安,连忙加快脚下速度,朝着屋舍奔去。

    “爷爷!”

    远远地,他就看到屋舍前,倒地不起的爷爷!

    也就是那个老丈,老猎人!

    老猎人浑身是血,倒在血泊中,气息很弱,似乎随时都可能死亡。

    “谁,是谁!”少年咆哮,目中赤红。

    十八年,一老一少,相依为命,爷爷既是他的根,而他也是爷爷的根……彼此倚靠,在这冰原上生活了十八年,那情感,绝非三言两语就可以描述的。

    如今,自己最亲近的人,倒在血泊中……那种痛,那种恨,令少年心中杀意弥漫。眼睛中很快弥漫血丝,此刻的他就如同困兽,眼神可怕,欲人则噬!

    滴答滴答!

    似水滴落磐石的声音,少年闻声抬头,凝目望去。但见屋舍四周,茫茫的世界里,突然地走来八个人……八个人穿着怪异,蓬头垢面,宛如野人一般,手中各自持着一把石器,正双眼放光的盯着少年。

    少年注意到,石器染血,豁口与老猎人身上伤口一模一样!

    这群人来自哪里,为什么蛰伏此地,为什么对老猎人动手……少年不知道,也根本不需要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就是眼前的这群人,令老猎人重伤!

    他很笃定,他要……他们死!

    少年赤红着眼,喉咙中发出一声如野兽的叫声,整个人如猛虎一般,朝着其中一人直接扑杀了过去。

    “噢噢!”

    一群怪人大叫,挥舞着石器,戏谑的看着来临的少年。

    少年速度,可谓极快,百丈的距离,不过几个呼吸间,就陡然临近……在其临近怪人们不足十丈的时候,其中一人猛的踏出,朝着少年迎接而去!

    喀嚓!

    怪人们明显低估了少年的凶残,那怪人举石器,普一接触,少年的拳头直接砸在了石器上,石器脆弱不堪,如木棍一般应声而断。拳头刺破了皮,鲜血滴落。但少年并不在意,拳头趋势不减,直接砸在怪人的胸膛上!

    喀嚓!

    骨头碎裂,怪人发出凄厉惨叫!

    这一点,出乎怪人们的预料,眼看着自己的同伴,就要遭遇毒手,他们一个个再也坐不住了,齐齐的举着石器,朝着少年砸去!

    千载难逢的机会!

    少年岂会错过,他的右手悍然抬起,朝着那怪人面颊直接一拳砸去!

    咚咚咚!

    一拳又一拳,怪人惨叫,一声高过一声!

    头完全被打扭曲变形了,鲜血横流,惨不忍睹,整个脑袋,都陷入了雪地中。

    身子抽搐,出气多,进气少,显然活不成了。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同一时间,其他七个怪人,同时临近,一同朝着少年砸去。

    少年反应灵敏,不愧是冰原上的第二个猎人,继承了老猎人所有的本事,他一个侧翻,滚出数米远,躲避开了七个怪人,联手一击!

    一个扫堂腿,掀起一层积雪!

    积雪飘扬,遮盖了视野,在加上寒风凛冽,那些怪人一时之间,动作缓慢了不少。可少年却不一样,他从小生长在这一片冰原,对于风雪可以说熟悉到了极致,那是融入骨子里的熟悉。他利用风雪的掩饰,很快的寻找到了第二次机会,如西伯利亚狼一般,凶狠的朝着第二个怪人扑去!

    冰雪高原,上演着一场凶残、血腥的战斗!

    一个少年独斗八个怪人,浑身是血,如狼一般凶悍。他的身上,有不下百道伤口。身上、头发上、手臂上……等等到处都是鲜血,他的眼神锐利,孤傲而执着!

    相应的,八个怪人,也渐渐的倒下了不少……少年左臂折断了,剧烈的疼痛使得他面色苍白到了极致。可即便如此,他依旧用头狠狠的撞在一个怪人身上……那怪人体内传出喀嚓骨裂声,下一刻,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少年的身影直接扑在了他的身上,长大嘴巴,一口咬在怪人的喉咙上!

    鲜血如柱,怪人抽搐一下后,气息断绝!

    八个怪人,死去七个,唯有一人也是重伤,眼神惊悚的看着少年。

    少年独斗八人,身上的伤势,远比怪人重的多。

    可此刻的怪人,哪里还有小觑,眼神惊恐至极,如看一个怪物一般。

    他不会言语,喉咙内发出牙齿磕碰的声音!

    胆寒到了极致!

    “还有最后一个……”少年开口,声音沙哑,在风雪中传的很远。他忍着剧痛,艰难的从怪人身上爬起,一步步朝着那最后怪人走去。

    少年身子,已经近乎畸形!

    身子侧斜,左臂完全垂下,一只大腿更是被一个石器贯穿,拖着前行……每走一步,他的身后,雪地中都会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血色脚印!

    不难想象,对于少年而言,这是一场多么血腥、凶残的战斗,绝无仅有!

    摄于少年的气势,最后一个怪人,不敢在上前战斗,猛的转身,直接逃逸!

    少年见状,赤红的眸子中,浮现起惊人的杀机!

    他的右脚已经废了,无法快速移动。此刻看到对方逃跑,他二话不说,直接逮着插在右腿上的石器,猛的一拔……喀嚓一声,那是右腿骨,整块裂开……连着血与肉,直接被他拔出。看也不看,朝着怪人逃逸的方向,猛的掷出!

    染血的石器,如同冰原上勾魂利器!

    穿越层层空间,在秦羽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准而狠的自怪人背心穿过……咚的一声,砸在雪地中……扑通一声,少年断了腿,在难支撑与那石器贯穿胸膛的怪人同时倒在雪地中……

    至此,战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