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 19 章第2/3页

    彤彤的大眼睛,湿漉眼睫轻颤,残留的泪水沾在那细长的眼睫上,就像碎着的星光。

    她声音温软,“唐南笙说,如果告诉你,她就把簪子砸了。”

    陆横滚了滚喉咙,突然抬手压住她纤细的小肩膀,然后俯身,贴着她的小耳朵,声音放低了好几个度,带着一股隐约的温柔。

    “苏绵绵,簪子那么重要吗?”

    重要吗?

    这次,苏绵绵没有犹豫,她重重点头,“重要的。”

    少年唇角勾起笑来,浑身戾气稍散。

    簪子是他送的,不管是什么原因的重要,四舍五入,就等于是他很重要了。

    陆横很满意。

    “不好意思,您可以走了。”警局负责人一边接电话,一边点头哈腰的把陆横请了出去。

    一群人出了警局,陆横看到警局旁边的便利店,转身走进去。

    买了一包烟,还有一罐可乐。

    苏绵绵已经在李大鹏的车上睡着了。

    陆横叼着烟,透过车窗看到她娇憨的睡颜,忍不住勾唇笑了笑。

    真是心大。

    “陆哥,这事你准备怎么办?”李大鹏伸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接过陆横递过来的香烟。

    “大家都是文明人,打打杀杀的多不好。”陆横没点烟,就那么叼着,说话的时候略带含糊,声音微哑,透着介乎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磁性。

    李大鹏看着陆横身上那件几乎快要变成血衣的衣服,深刻点头。

    是啊,打打杀杀多不好,真是太可怕了。

    李大鹏现在想起来陆横刚才揍人的那股子狠劲,就觉得自己的肋骨疼得厉害。

    八根肋骨啊,一拳一根,啧啧啧。

    “陆哥,你这么护着小棉花,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反应迟钝如李大鹏,也看出了端倪。

    陆横斜睨他一眼,觉得像李大鹏这种脑子都能看出自己的企图,怎么就那只小傻瓜还不明白呢?

    月色当空,少年叼着烟,靠着车,语气散漫,漆黑双眸被烟雾覆盖,看不清眼底神色。

    “老子就是觉得,她本来就是老子的人。”

    如果是别人说这句话,一定会被人嘲笑。

    但说这句话的人是陆横。

    那种莫名其妙让人忍不住臣服的感觉,才是男人真正的魅力所在。

    “反正老子盯上了,谁敢碰,老子弄死他。”

    陆横吐掉嘴里的烟,抬脚压住,缓慢碾压。

    他的眉宇间又迸发出凶狠的煞气。细长眼尾吊起,遮在兜帽里,斜斜看过来时透着阴狠。

    李大鹏立刻摆手。

    不敢不敢,谁敢啊……又不是不要命了。

    张鑫处理完警局里的事过来,“陆哥,我先送安安回去。”

    周安安立刻道:“不用了,我坐公交车。”

    “周安安,你最近在闹什么?”张鑫不耐烦道:“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周安安双手环胸,露出那张清丽面容。

    “我不跟学习比我差的人谈恋爱。”

    张鑫:你他妈一个不良少女有资格说这种话?

    月色正浓,周安安顶着那张素颜,漂亮的凤眼带着微冷的气质看过来。

    张鑫突然感觉呼吸一窒。

    说实话,张鑫第一次看到没化妆的周安安时也吓了一跳。

    他没想到,周安安居然还……挺好看的?

    作为情场浪子,张鑫怎么可能随意认输?

    “老子有钱!”

    “我不爱钱。”周安安昂首挺胸的立自己不爱钱的人设。

    “那,给你买包?”

    爱包狂魔周安安:……那买完包包再分手吧?

    李大鹏看看已经上车准备跟小棉花回家的陆横,再看看身边这对正在讨论“谁的学习更好”以及“买什么包包”的塑料情侣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