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第1/4页

    小姑娘身上奶香奶香的, 陆横想, 如果亲一口的话,会不会也是奶香奶香的?

    “你, 你下流!”小姑娘臊得气急败坏, 两条小细腿急得乱踹。

    “下流?”少年突然恶劣的笑, “那老子要不亲你两下,你还真不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下流呢。”

    “咳,”外头传来一声咳嗽, “陆哥,想起来你没伞,过来给你送个伞。”

    张鑫一脸尴尬的举着手里的伞, 站在教室门口, 进退艰难的被狂风吹成傻逼。

    碰到暴躁老大在线尬撩小仙女,是救还是撤?急!

    如果是以前,不管多大的雨,陆横也不会放在心上。

    不过现在, 身边拖着这么一只娇气的拖油瓶,陆横还真不敢带着她往暴雨里走。

    少年拉下一张俊脸,走过去拿张鑫手里的伞。

    顺便送给他一个不识时务的眼神。

    张鑫也知道自己变成电灯泡了, 赶紧撤。

    外面风大雨大,陆横又借了李大鹏的车。

    狂风呼啸, 大雨倾盆。

    陆横自从出生起, 就没开过这么慢的车。

    雨势太大, 马路堵得厉害。

    豆大的雨滴“噼里啪啦”打在车窗上, 小姑娘抱着怀里的玩具熊睡了过去。

    她小小的身子埋在半人高的玩具熊里,露出半张白嫩小脸。

    乌黑的青丝贴在面颊、脖颈处,显出几分娇柔美感。

    路边昏黄的灯光夹带着细碎的雨水流动痕迹投射进来,落在这张莹白小脸上。

    陆横有一瞬间看痴了。

    他挑起那缕黑发,捻在指尖,细细的搓。

    陆横又想起今天在舞台上看到的那个幻象。

    美人起舞,如梦似幻。

    明明知道是幻象,却让他舍不得放手。

    这种镜花水月的朦胧虚幻,令他无端的产生一股焦灼暴躁感,却又忍不住的沉迷。

    ……

    苏绵绵这一觉睡醒,已经是第二天。

    她看到自己床头放着的那个黄花梨嵌紫檀小梳妆台,下意识神色一顿。

    恍惚间像是回到了从前。

    可飘忽的窗帘和外面汽车的鸣笛声还是将她拉回了现实。

    苏绵绵垂下眼睫,眼中不知是失望还是庆幸。

    她走过去,手法娴熟的打开那个黄花梨嵌紫檀的小梳妆台。里面只有一支白玉制的木棉花簪子。

    陆横正在外面客厅里打电话。

    “嗯,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苏绵绵的房门被敲响。

    她穿着昨天的衣服,睡了一晚,长裙皱巴巴的贴在身上。那头柔顺长发也变得有些毛躁,却意外透出几分娇软可爱。

    苏绵绵光着小脚站在地上,一双玉足又白又嫩,在陆横渐渐深谙的视线下,她赶紧把自己的小脚脚放进了拖鞋里。

    “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今天周末,你自己在家。”

    客厅的窗帘没有拉起来,整个客厅昏暗无光。

    “等我回来。”少年的身形半隐在暗色中,看不清面容,只有那熟悉的声音带着嘶哑的味道,“不要乱跑。”

    苏绵绵恍惚间看到了那个身穿玄色长袍的男人立在光线昏暗处,声音嘶哑的开口与她道:“等我来娶你。”

    苏绵绵突然想,如果那只暴君知道了她的死讯,会是何表情呢?

    应该,只是惋惜吧。

    “嗯,等你呢。”小姑娘乖巧点头。

    得到回答,陆横转身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听到身后一阵“哒哒哒”的跑步声,然后就感觉自己上衣下摆一紧。

    他转身,回头,看到小姑娘低着小脑袋,一只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衣摆。

    苏绵绵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看到少年即将消失在黑暗中的清瘦身影时,下意识就做出了这个动作。

    她有一种感觉,如果她不伸手拉住他的话,他就会归溶于黑暗,让她再也找寻不见。

    明明她该是惧怕他的呀。

    可现在却变成了她唯一的依赖。

    而且一想到他要离开自己,苏绵绵就慌得不能自己。

    “陆横,我,我想跟你一起去。”

    苏绵绵抬起脸,水润双眸中显出慌乱。

    这种慌乱落到陆横眼里,就是小东西害怕一个人在家。

    少年一挑眉,同意了。

    “给你一分钟,去换衣服。”

    苏绵绵赶紧奔回房间,洗漱换衣。

    出来的时候一袭烟紫色长裙,配上那头盘起的青丝长发,温柔又漂亮。

    “好了。”苏绵绵走到陆横身边。

    陆横的视线从她细白的脖子往上移,抬手就抽掉了发髻上的那支木棉花簪子。

    柔顺的青丝散下来,小姑娘惊惶捂住。发丝顺着她的指缝往下滑,满满一兜,根本就压不住。

    “陆横,你,你不能拆我头发。”苏绵绵拢着自己的长发,一本正经道:“只有我嫁人了,丈夫才能拆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