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今天是成年礼。

    班级的人分成几个临时小组,去帮忙布置现场。

    “哎,你是傻吗?让他们这帮好学生去干呗。反正明天上台领奖、演讲的都是这帮好学生,关我们什么事。”

    周安安看着苏绵绵那一脸热汗,嫌弃的扔给她一包餐巾纸。

    “我听说隔壁舞蹈室有空调。走,我们去吹个空调。”周安安一边说话,一边拽着苏绵绵往隔壁去。

    大热的天,两个人在走廊上被晒得眼晕。

    “哎,今天怎么没有看到陆横?你们前几天不还是连体婴儿吗?”

    天气实在太热,苏绵绵身上穿的长裙已经被汗水浸湿,贴出纤细身线。

    别看这小妮子长得瘦,该有的真是一点不少。那身子白皮,简直要晃花人眼。

    周安安压低声音,透着八卦,“难道你被陆横甩了?”

    苏绵绵歪头,“甩了是什么意思?”

    周安安瞥她一眼,“就是不要你了。”

    苏绵绵心里一个“咯噔”。

    她紧紧抱住一双小手,然后声音闷闷的道:“哦。”

    看到苏绵绵的样子,周安安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这么窝囊啊!这种时候就应该把人盯住了啊!”

    “为什么要盯住?”苏绵绵一脸疑惑。

    周安安面对这张白痴脸,觉得自己要心肌梗塞了。

    “不管你了,随便你吧。”周安安气呼呼的伸手推开舞蹈室的门。

    一阵凉风迎面扑来。

    唐南笙穿着贴身的舞蹈服,正在里面练舞。

    旋转,跳跃,在舒服的空调房里,唐南笙扎着头发,露出一张白净的脸,眼神飘忽,也是一身热汗。

    “唐南笙?”周安安一直对唐南笙充满了敌意。

    她视线下移,落到唐南笙那只松了绷带的小腿上,眼神怀疑,“你不是腿坏了吗?怎么跳的这么用力?”

    唐南笙面色一变,转身就要走,却被周安安攥住了胳膊。

    “唐南笙,你的腿没坏?”

    “关你什么事!”唐南笙用力甩开周安安。

    周安安嘲笑道:“原来不是腿坏了,是江郎才尽啊。你回来读书也是因为知道自己跳的烂,上不了台面吧?”

    “我跳的烂?那也比某些烂泥上的了台面。”

    唐南笙最是看不起像周安安这样的人。简直就是社会的垃圾。

    “苏绵绵,作为亲戚,我提醒你一句。离周安安远一点。她可不是什么好人。”

    “喂,你说什么呢!”周安安也是个暴脾气,张牙舞爪的就朝唐南笙冲了过去。

    唐南笙是练舞的,她身体灵活的避开周安安的攻击。

    周安安不服气,还要再打,外面突然传来同学的说笑声,由远渐近。

    唐南笙猛地伸手一拽,周安安摔到地上,连带着苏绵绵和唐南笙也撞在了一起。

    “啊!我的腿!”

    唐南笙扭到了脚,她红着眼,往外看一眼,然后带着哭腔喊道:“苏绵绵,你为什么要推我?”

    苏绵绵:???无辜JPG。

    动静太大,舞蹈教室里蜂拥而至一群人。

    周安安气得破口大骂,“谁稀罕推你啊!”

    但显然,没有人相信她们的话。

    “周安安、苏绵绵,你们太过分了!”

    “是啊,唐南笙本来就受伤了。”

    周安安愤怒地跳起来,被人拦住。

    “唐南笙你个臭.婊.子!你的腿本来就没事!你他妈别装了!妈的,老娘手撕了你!”

    苏绵绵垂眸,看着面前被众人安慰,哭红了眼的唐南笙。

    再看一眼身边气红了眼的周安安,眼前突然一阵恍惚。

    她想起了以前的事。

    在苏家,十几个姐妹中,苏绵绵是最驽钝的那个。

    她什么都做不好,除了跳舞。

    苏绵绵在舞蹈上很有天分,就连一向十分严苛的嬷嬷也非常看好她。甚至提出让她在百花节上献舞。

    百花节是女子的节日。

    那日,宫廷盛宴,皇宫贵族齐聚。开宴之舞,被称为百花舞。

    女子装扮成花神,立于百花之上,整衣张袖,翩然若仙。

    能在百花节上献百花舞,拔得皇城闺秀头筹,名扬天下,是多少名门贵女梦寐以求的事。

    甚至于,上届跳百花舞的,还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后。

    如今年纪轻轻稳坐太后宝座。

    不过最终,苏绵绵没有去成。

    因为她在和姐姐一起练舞时,跟姐姐一起摔伤了。

    那时候的苏绵绵以为这是一个意外。

    她虽伤心自己不能出绣楼参加百花舞了,但却深刻记得嬷嬷说过的话。

    “该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

    “不该是自己的,也无法强求。”

    不过当她拿着跌打药膏,一瘸一拐的夜半去寻姐姐时,却听到她跟身旁的女婢说,“我不能去,她也休想去!”

    声嘶力竭,面容狰狞。

    那个时候的苏绵绵还不明白,但后来那个红鸡蛋,让她明白了一切。

    姐姐原来,是如此的一个人啊。

    姐姐狰狞的面容跟眼前的唐南笙融为一体。

    苏绵绵张了张嘴,声音绵软,却异常清晰。

    “不是我推的,我比她跳的好。”

    清清楚楚的一句话,没有任何骄傲显摆,简单的就像是在阐述事实

    而其实,苏绵绵说的也是事实。

    她确实跳的比唐南笙好。

    苏绵绵想,这可能是她唯一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吧。

    周安安不闹了。

    她看着哭红了眼,装柔弱的唐南笙,脸上露出嘲讽的笑。

    嗨音小仙女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一天三千块,一个月九万块呢!再努力一把都能在北市买个厕所了!

    那边同学不相信。

    “苏绵绵,你怎么可能比唐南笙跳的好。”

    “是啊,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说话的女同学对上苏绵绵那双澄澈美眸,下意识住了嘴。

    苏绵绵什么时候,这么漂亮了?

    甚至比唐南笙还要好看。

    “你说跳的比我好,那你就去跳啊。”

    唐南笙被同学扶着,一脸柔弱,说出来的话却句句带刺。

    唐南笙虽然跟苏绵绵这么久没见了,但她清楚的知道,苏绵绵根本就不可能会跳舞。

    就算她会,也绝对不可能跳的比她好。

    唐南笙的水平在全国都能排上名次。

    只是可惜,她并不热爱自己的舞。

    当她站在国际舞台上的时候,看到那一曲曲优雅又美丽的西方舞蹈,突然觉得自己跳的舞傻透了。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赢!

    她才不要上去丢脸!

    所以唐南笙的脚就“受伤”了。

    然后遗憾退场。

    不过即使如此,唐南笙也认定,自己的水平在华国是一流的,无可比拟。

    “苏绵绵,你就别吹牛了。你弄伤了唐南笙,我要去告诉老师。”

    “对,让老师来罚你。”

    老师来的很快,因为马上就到唐南笙的开场舞了,但是唐南笙迟迟没有来。她急得过来找人。

    “老师,让苏绵绵替我吧。”唐南笙说完,朝苏绵绵的方向看一眼,面露嘲讽,“她说,她跳的比我好。”

    苏绵绵安安静静站在那里,身边站着周安安。对面是以唐南笙为首的一堆同学。

    战线清晰的分成两派。

    老师当然也不相信。

    但唐南笙却坚持要苏绵绵丢脸。

    “老师,就给她一个机会吧。”

    老师看向苏绵绵,“苏绵绵,你真的会跳?”

    “嗯。”苏绵绵点头,表情认真。

    “那好,你去换衣服。”

    ……

    唐南笙的舞服是专门为她定制的。

    按照唐南笙的身高体型手工缝制。

    “便宜你了。”唐南笙把手里的古典舞服扔给苏绵绵。

    这件舞服很好看,古典飘逸,颜色是纯粹的白。长袖窄腰,曳裙高领。

    “绵绵,腰这里好像粗了点。”周安安故意大声道:“哎呦,真不知道是谁的腰啊,这么粗。我们绵绵穿都松了一大截呢。”

    唐南笙被气红了脸,以为周安安在胡说,却不想真的看到那裙的腰线在苏绵绵身上变得松垮垮的。

    “没关系,我用针线改一下就好了。”

    苏绵绵掐着自己的腰线,将多余的部分叠成花瓣状的褶皱,然后绣上一朵木棉花。

    胭脂色的木棉花在纯白的古裙上起到了点睛之笔的作用。

    周安安站在旁边,看着一袭古裙的苏绵绵,暗暗咽了咽口水,“绵绵,我给你染个头发吧。”

    ……

    拍卖会上,陆横拿到了那个黄花梨嵌紫檀的小梳妆台。

    他本来想走,却被临时出的一件藏品吸引住了视线。

    那是一支周朝时期的木棉花簪子。

    白玉制的簪子,小巧玲珑,簪首是一朵漂亮的木棉花。

    在灯光下散发出温润美感。

    陆横想起小月牙玉里那朵同样好看的木棉花,下意识举起了牌子。

    成功买下那支木棉花簪子的陆横想起小姑娘那张漂亮的小脸,下意识觉得,这支簪子一定很适合她。

    心情不错的陆横脚下油门一踩,直奔北中。

    ……

    成人礼刚刚开场。

    灯光调暗。

    一袭古典白裙的女子踩着音乐节点,拖曳长袖,缓慢上台。

    幕布未完全升起。

    她纤细柔软的剪影投在幕布上,翘袖折腰,活脱脱一副古典娇软美人图。

    原本聒噪的大厅陡然寂静。

    幕布缓慢拉起。

    美人遮面,扬袖起舞。

    青丝如瀑,风转鸾回。

    “卧槽?那是唐南笙?”李大鹏惊得差点把下巴摔地上。

    “唐南笙的舞……跳的越来越好了。”张鑫也是一脸赞叹。

    坐在张鑫身边的周安安用力鼓起脸,本想大声宣扬,但怕扰乱了舞台上的苏绵绵,就刻意压低了嗓音,“那是苏绵绵。”

    李大鹏、张鑫:!!!那个傻子!

    “我觉得是不是要给陆哥打个电话……”李大鹏一边不错眼的盯着苏绵绵看,一边哆哆嗦嗦的掏出手机。

    准备告诉他陆哥这个惊天大发现。

    傻子成仙了!

    手机震动声在旁边响起,李大鹏一扭头,就看到少年一脸热汗,喘着粗气,面无表情地盯着舞台上的人。

    曲正到高.潮。

    女子踮起脚尖,留头旋转,轻盈飘然的姿态,如展翅待飞的天鹅。

    恍惚间,陆横的眼前出现重影。

    他仿佛身着玄色长袍,站在一间奢华古香的屋子里,眼前的女子身着白纱,举袖作舞。

    魅惑如妖。

    天地之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女子身如弯月,楚腰如柳。

    动作太大,她发髻上的木棉花发簪掉落,如瀑的青丝瞬间散开。

    月色朦胧,陆横看到那双眼……

    “叮当”一声,曲终,舞落。

    男人眼前的场景如潮水般褪去。

    陆横抬手,掳了一把湿漉漉的头发。

    他眯起眼,视线兜转一圈,看到身边男生如痴如醉的神色,瞬时脸色阴沉。

    有一种珍宝被别人发现窥觊的暴戾感。

    在一阵又一阵无尽的掌声中,幕布落下。

    陆横猛地冲过去,在惊呼声中,身姿矫健的抬手撑住舞台跳上去,然后从幕布缝隙下面钻了进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