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陆哥,上课了。”

    张鑫硬着头皮出来打圆场,还对唐南笙使了个眼色。

    唐南笙白着脸回到座位。

    陆横阴沉着那张俊脸,坐在苏绵绵身边,浑身气压极低,吓得她连哭都不敢哭了。

    苏绵绵记得很清楚,尚在周朝时,那只暴君第一次发火,是因为姐姐妹妹们聚众嘲弄,骂她是小傻子。

    这种事,苏绵绵已经习惯了。

    却不曾想,那个因为突然被堵在了绣楼只好藏在她绣榻底下的男人,居然会那么大刺刺的走出来,单手掀翻了那张足足有几十公斤重的黄梨花实木圆桌。

    壶碗瓜果落了一地,砸烂的碎瓷片砸伤了姐妹们的脚,引起一阵慌乱。

    男人第一次露脸,还是在未出阁的姑娘家的屋子里,又伤了人。

    闺誉受损的苏绵绵原本以为自己会被罚,却不曾想,父亲和母亲用那种怪异的眼神盯了她整整半柱香的时辰后,便挥挥手让她走了。

    一开始,苏绵绵不明白。

    后来她才知道,父母亲望向她时那发光的眼神,带着多么厚重的情绪。

    因为那个男人,是全天底下,最高贵的人。

    而这样高贵的人,偏偏看上了她,落在了苏家这个宅子里。

    天子恩宠,多少人梦寐以求。

    苏绵绵在苏家的地位扭转颠覆,一跃成为众人巴结的对象。

    只可惜,也因为此,那些明枪暗箭不少反增。

    苏家最不缺的就是女儿。

    死了一个苏绵绵,还有另外的苏花花,苏草草补上。

    谁能挣得这份荣耀,谁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

    不过直到死,苏绵绵这只小雀儿,终归只是一只小雀儿,没变成真正的凤凰。

    ……

    因为陆横一下午的黑脸,所以那些老师上课的时候都不敢往这边角落瞥。

    整个教室的气氛压抑的可怕。

    “大家回去别忘了找家长签名。我们这个周六有成年礼,有没有同学报名才艺表演的?”班主任站在讲台上说话。

    下面一片鸦雀无声。

    陆横依旧黑着一张脸坐在那里,双手环胸,桌肚里正在放动画片。

    苏绵绵低着小脑袋,完全被小黑盒子里面的小人吸引。

    她那张白嫩小脸蛋上尤带泪痕,大眼睛红红的,小鼻子也红红的,小嘴儿微噘起,因为小黑盒子里的小人,脸上表情一阵跌宕起伏。

    看上去可爱极了。

    “唐南笙,你能出个跳舞的节目吗?赢了的话是有奖金的。”班主任见没人说话,主动call唐南笙。

    唐南笙下意识往陆横那边看一眼,少年身形笔挺的靠坐在椅子上,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歪着脑袋,目光落在身边的苏绵绵身上,看不到表情。

    唐南笙咬牙,站起来点头,“好。”

    这样在全校师生面前大放异彩的机会,唐南笙是不会错过的。而且她要让陆横明白,他没有选择她,是多么遗憾的一件事。

    放学了。

    陆横把桌肚里的iPad一收,然后拎出自己的书包,随便塞了一点东西进去,单肩挂着,神态潇洒的径直往外走。

    苏绵绵赶紧照着他的样子胡乱一塞,然后抱着书包颠颠的跟在他屁股后面。

    “哎,苏绵绵……”周安安一把扯住苏绵绵,挤眉弄眼的酸道:“你又跟陆横走?”

    以前她可是一直喜欢粘着她的……

    “嗯呢。”苏绵绵点头。

    周安安坐在柠檬树上,看着苏绵绵那张傻脸,突然生气,“那你跟他过一辈子去吧!”

    说完,周安安立刻去找张鑫。

    苏绵绵歪了歪小脑袋,突然觉得这件事情太严重了。

    “陆横……”小姑娘小跑步走到陆横身边。

    少年靠在墙边,正在口袋里摸香烟。

    他低头,对上那双黑乌乌的眸子,晶莹剔透,似蕴繁星。

    “有话快说。”陆横叼着嘴里的香烟,去找打火机。

    他这番桀骜不驯的不良少年姿态,惹得路过的小女生们都忍不住频频回头张望。

    在这个青春年少的时候,小姑娘们最难抵抗坏男生的诱惑。

    更何况是陆横这样长得又帅又坏的。

    “周安安说,要我跟你过一辈子。”

    少年捏着香烟的手一顿,不自觉的微微站直了身体。

    夕阳西下,光束穿透云层,从树叶缝隙间斑驳照在苏绵绵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纤细眼睫如蝶翼轻颤,水雾眼眸似蕴纯光,清晰的印出他那张脸。

    陆横咳一声,双耳微红,脸上依旧是一副拽到不行的表情。

    “谁要跟你过一……”

    “可是我以后要嫁人的。”小姑娘抱着那双小嫩手,十分纠结。

    她白嫩的小脸蛋皱成小包子脸,抱着怀里的书包碎碎念,“如果我嫁人了,就不能跟你过一辈子了。”

    陆横牙齿用力,嘴里的香烟硬生生被咬断。

    他黑着一张脸,漆黑双眸用力瞪着面前的小东西,修长手掌按在墙壁上,一使劲,差点抠下一块墙皮。

    他妈的蠢货!

    少年转身就走,毫不犹豫。

    苏绵绵神色疑惑的缩了缩脖子。

    怎么好像……生气了呢?

    陆横面无表情的朝前走,见谁瞪谁,一身子戾气,怎么都盖不住。

    苏绵绵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

    少年挂着书包,猛地抬脚一踹。

    一个塑料瓶就被他给踢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

    “咚”的一声把正在觅食的猫儿都给吓地窜了树。

    巴掌大的小奶猫瞪着那双跟苏绵绵如出一辙的猫儿眼,控诉地盯着他。

    陆横斜瞪一眼。

    小奶猫“喵呜”一声被吓跑了。

    陆横看着跑路的小奶猫,想起身后那只。

    不会也被他吓跑了吧?

    他拿出手机,打开照相机,不着痕迹的往身后拍。

    只见小姑娘乖乖巧巧的跟在他身后,抱着小书包,左顾右盼的一副对任何事物都非常感兴趣的样子。

    哼。

    少年嘴一撇,出了校门,站在街边等绿灯。

    苏绵绵看着他那张阴沉的脸,想了想,伸出自己的小手指,轻勾了勾他的小手指。

    少年身形一僵,垂眸。

    太阳还没下山。

    落日的余晖带着夏日尚存的炙热笼罩而落,将两人的身影拉的极长。

    浅淡亮黄的影子落在斑马线上,陆横微一低头,就能看到那两根勾在一起的小手指。

    中间晃悠着一块月牙儿似得暖玉。

    少年霍然收紧小手指的力道,将那根软绵绵的小手指掐住。

    “唔……”

    苏绵绵疼得一蹙眉,眼泪汪汪的想抽开,却不想就这样被陆横牵着过了马路。

    苏绵绵夹杂在人群里,仰头,看到男人那张俊逸非凡的脸。

    曾几何时,也是这个人,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出了那座禁锢了她十几年的绣楼。

    阳光太刺眼,苏绵绵下意识闭上了眼。

    再睁开时,他们已经过了马路。

    她垂眸,眼睫轻动。

    不对,这个陆横,不是那只暴君。

    根本,就不是一个人,只是长得像而已……

    苏绵绵把自己的小手指抽了回来。

    指节弯曲处被男人的小手指勒出一条红痕,红通通的像根小红萝卜。

    陆横握了握自己空落落的掌心,站直身体,看到前面的商厦,再看一眼小姑娘身上自己那件半旧不新的短袖。

    到现在还穿着吊带背心……根本就什么都遮不住好吗?

    少年烦躁的抓了抓头发,语气恶劣道:“你不知道自己都臭了吗?”

    一直香喷喷的小可爱苏绵绵低头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

    真的吗?

    “过来。”

    陆横把苏绵绵带进了商场。

    第一次进商场,苏绵绵神色惊奇的看着自动扶梯。

    陆横率先站上去。

    苏绵绵小心翼翼的跟着站上去。

    却不想踩在了缝隙上,没站稳。纤细的身子往后倒。

    被陆横抓着书包带子给拽了回来。

    “操……”

    吓出一身冷汗的陆横紧紧扯着苏绵绵的书包,然后把人提溜到自己身边,想骂,对上那双红彤彤的大眼睛,还是忍住了,憋着一股气,低头解释道:“不能踩线。”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不会坐自动扶梯。

    “哦。”小姑娘乖乖点头。

    上了二楼,都是女装,陆横随便进一家店,把苏绵绵交给导购。

    苏绵绵被那导购忽悠着,试了一堆衣服。

    “小美女,你穿起来真好看。”

    “这件也好适合你呀。”

    当陆横坐在沙发上打完一局游戏,一抬头,就看到苏绵绵身后跟着三五个导购,手里各自拎着七八个袋子。

    “买好了。”

    小姑娘身上穿着一件漂亮的鹅黄色连衣裙,长袖长裙,遮到脚踝,将那身子白皮遮得一点不剩。

    垂顺的布料贴在身上,拉出纤细腰线。

    男人的视线太过炙热,苏绵绵有些扭捏的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脸红红的看向他。

    少年捏着手里的手机,站起来,声音微哑道:“刷卡。”

    ……

    衣服买好了。

    陆横把苏绵绵带回家。

    他抽出苏绵绵那三张零分试卷,皱了皱眉。

    “苏绵绵。”

    小姑娘扭头看过来。

    “把九九乘法表背一遍。”

    小姑娘一脸无辜。

    “二十六个英文字母?”

    苏绵绵一脸无知。

    陆横:“你他妈到底会什么?”

    苏绵绵抱着一双白嫩小手,声音嗡嗡道:“略,略通琴棋书画……”

    陆横没憋住,用力甩了甩那三张零分试卷,“你他妈上的是理科班!琴棋书画顶个屁用!”

    发泄完,陆横打开手机,搜索:儿童智力低下如何拯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