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油腔滑调

    李潇一夜没回去,李素佳打电话却是关机:把她急坏了,李潇打开手机手见几十个未接来电,心想这下惨了,为了不让别人打扰他和梁雨他把手机关掉,又忘记对小姨说一声晚上不回家。

    看看来电显示,小姨打了十几个,另外谭小水,还有陌生号码,还有——李夏。

    李素佳找不列李潇人,于是也打电话去问了李夏,李潇这下头都大了,怎么说呢。他马上打一个电话给谭小水,“小水,在干嘛呢,有事找你帮忙。”

    谭小水声音懦懦糊糊,“在睡觉呢兄弟,现在几点啊——”昨晚在船上吃吃喝喝玩玩,回到房间又被风花无尽的纠缠,谭小水几乎是一夜没睡,天蒙蒙亮了才回到家里好好睡下。

    “那你快起来,今天去我家,让我小姨给你做好吃的。”李潇说。

    “啥,大哥,我这才睡下没多久呢。”

    “去我家睡,我的床大着呢,随你怎噩梦睡。”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谭小水脑袋瓜不笨,心想此事必有蹊跷。

    “来了就知道啦。”李潇就赖上他了。

    “行了行了,谁叫你是我兄弟呢,你等会我我起来。”谭小水挂掉电话,抖擞的打一个喷嚏,用手抹了抹鼻子,呼哧呼哧的穿起衣服来。

    见到李潇谭小水大惊,“兄弟,脸色不好的应该是我才对吧,怎么见你像昨晚去打丁一仗似的。”

    李潇摇头,“不说了,叫你来就是要你帮帮我,一会到我象你就说昨晚我跟你在一起,我们久别重逢,在饭店喝多了,睡到今天早上才起来。”

    谭小水停住脚步,“啥意思?找我打掩护?兄弟,说实话,昨晚去哪了?”

    “哎呀这……”李潇挠着脑袋,不知怎么说。

    谭小水一看他那样子就明白,“会女人去了吧?啊?”谭小水嘻嘻的笑起来。

    李潇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没否认。“总之我小姨肯定很担心我,我跟她说过你,我们小时候玩在一起的,趁这个机会也让她看看你,在家里她老是说愧对我,没有早点找到我,让我在外面受苦什么的,其实我觉得没什么,现在不是挺好的嘛。”

    “那感情好,”谭小水有点兴亩:“你小姨也就是我小姨了吧?”

    “那是。”

    “我我得跟咱小姨买点东西去。”谭小水父母死后他便是孤苦无依,这么多年一个人在城市打拼,如今不用在挨饿受冻,但物质上再多满足也不能填补内心的空虚,有女人容易,有亲人却是不可能。

    也不管李潇怎么阻止,谭小水愣是去超市买了一大堆东西,什么补品保养品,他心里十分高兴,自他看见李潇的那一天他就高兴,多少年了啊,看见以前的兄弟就像看见了亲人,现在再多一个亲人,那不是更好。

    李潇也跟谭小水说了小姨是一个人过,去了不要提小姨夫的事,谭小水说:“知道了,放心,我小水识大体的,哈哈。”

    见谭小水高兴成那个样子,李潇知道带他去是准没错了。

    到了家门口李潇正拿着钥匙开门,刚把钥匙放进去,门哐啷一声就开了,李素佳站在门口,眼睛红红的,“李潇真是你回来了,你吓死小姨了。”

    李潇十分抱歉,“对不起小姨,我昨晚手机没电了,忘了通知你一声我不回来。”

    “你人生地不熟的,我就怕你出个什么事。”李素佳提起的心终于放下。她见李潇身后跟着一人但也没顾着问。

    李潇说:“小姨,这是谭小水,我跟你说过的,在杏子岭时我的兄弟,他后来不是进城打工来了吗,昨天我们遇见了,就去喝酒聚聚,结果酒一喝多就睡过去了。”

    “小姨你好。”谭小水恭恭敬敬的喊道。

    “哎哟,你就是小水呀。”李素佳见谭小水仪表堂堂,对人有礼,心里顿时对他有好感,李潇有这样的兄弟不错。“快过来坐呀。”李素佳担心了一夜,班也没去上,这会心里算是高兴了。

    “小姨,小水说第一次来我们家,非要给你买这些东西。”李潇把谭小水买的东西递给李素佳,李素佳一边接过东西一边说:“小水真是的,下次不要这样了啊。”

    “知道了小姨,李潇是我最好的兄弟,您不介意我常来吧?”谭小水一脸笑嘻嘻,李素佳很有亲和力,谭小水一见到她就有一种亲切感。

    “柱子,到这里来真像是回家了。”谭小水说。

    “以后喊我李潇,柱子这名儿不用了.我跟小姨说杏子岭人人都喊我柱子,她不高兴,她说听得就像是流氓一样。”

    “哈哈,好呀,李潇,兄弟,我能睡会觉吗?”

    “去去,睡你的觉。”李潇将谭小水带进房间。刚要出来手机收到一条短信,是梁雨发的:潇,我已经在上班了,你呢,要是累就回家再休息一会。

    李潇嘴角露出笑,他用字还很慢,很久才回过去一条:我还好,你太辛苦了,还要上班。

    梁雨:不会,想到你我就不会觉得辛苦。

    李潇:那你怎么想我的,想我的心还是想我的肝?

    梁雨:想你的嘴怎么那么油腔滑调呃。

    李潇:你知道油腔滑调啊,原来昨晚亲吻的时候你感觉出来了。

    看着李潇发过来的短信,粱雨在办公室偷偷笑起来,同事凑过脸来:“粱雨,看笑话呢?

    “哦……是。

    “经理过来啦。”同事悄声道,梁雨收起了电话。

    最近格子调努力码字中,争取做到每天三更,甚至更多→▲←,想知道后面的故事,请继续关注媚乡:金枝欲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