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老男人不行了

    梁雨邀请李柱子吃早餐,他当然求之不得,连声说好。

    饭做好后梁雨去盛饭,她今天穿一件素净颜色的连衣裙,她似乎很喜欢穿连衣裙,贴身的衣料,凸显她玲珑,凹凸有致的身形。她走来走去的身影背后,李柱子火辣辣的眼睛盯着她浑圆紧致的臀部,致命的热火。然而她转过身来,一张清新温和的脸是那么有亲和力。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只有咸菜,你将就着凑合着吧。”

    李柱子哈哈地说:“咸菜好,咸菜美容养颜。”

    “咸菜可以美容养颜的吗?”梁雨不解。

    “要不你怎么长那么漂亮呢。”李柱子嘴甜的说。

    梁雨细声一笑:“你挺会夸人。”

    李柱子便喝着粥边流着哈喇子。这粥真是香哪,像染上美人身上的香味。李柱子平时东家借西家偷的混口饭吃,今有美人煮粥,李柱子吃得脸上红成一片,笑得嘴像咧开了花。

    吃完饭李柱子殷勤地洗碗。

    梁雨说:“我要去上课了。”

    李柱子赶忙丢下洗了一半的碗说:“我跟你一起去吧,你看学校离着还远呢,你刚来我们村,又不熟悉路,一会要是迷路或是遇到啥子坏人可就不好咯。”

    梁雨一听李柱子这么为她着想,心里有几分感动,她不好意思地说:“总是麻烦你,真是觉得不好意思。”

    “不麻烦,不麻烦。”李柱子心里偷着乐,这城里来的老师真好骗。

    梁雨去上课了,李柱子狗腿地守在外面,因为梁雨说:“你要是进教室会影响学生们的。”李柱子居然很听话地没有进去。

    乡下孩子没到过外面的世界,也没见过这么漂亮温柔的老师,见了梁雨个个都兴奋无比,上课精神百倍,教室里氛围很好,李柱子则在外百无聊奈,他今天不想去偷粮食了,这个时候河边洗衣服的村妇也还在田里,去到那里也没意思。

    他早上在梁雨家混到了香喷喷的饭吃,他在想什么时候能吃到梁雨的身子。细皮嫩肉的,摸起来一定很光滑,虽然村里的妇女陪李柱子度过了不少的难眠之夜,跟村里那些妇女比起来,能和梁雨吃一顿早饭已经是一种艳福了。

    李柱子边笑边抹着额头的汗珠,抬头看天原来是太阳火辣辣地照下来了,好不容易熬到中午,终于下课了,李柱子究竟是个大小伙子,早上吃的粥早被肠胃给搅成了粪便,又饿又热的李柱子眼巴巴的看着梁雨说:“梁老师,我们该回去做饭了吧。”

    梁雨一愣,李柱子说这话的语气就像是与自己熟悉多年的人,她抿嘴一笑说:“本来这个美术课也不是一天到晚都要上的,但我今天是第一天上课,为了尽快和孩子们熟悉起来,今天的课就专属美术了。”

    “那你不吃中午饭的吗?”

    “村长说他会送中午饭来,这会也应该快来了吧。”

    话说完李柱子就看见村长穿的人模狗样的,把头梳得滑溜滑溜的,将鞋子穿的服服帖帖的,提着饭盒子,满面春风的走来了。

    本来饿的头脑发昏的李柱子顿然间清醒起来,他想起偷看村长老婆洗澡被村长追,不知他认没认出来。

    梁雨见李柱子晃晃乱乱的,以为他是恶坏了,于是说:“我饭量小,村长带的饭我肯定吃不完的,你要帮我吃啊。”

    “啊,喔,村长来了。”李柱子在心不在焉的犹豫,走,还是不走呢。

    梁雨转过头也看到村长了,她明白李柱子为什么慌了,她也想起她遇见李柱子的时候村长正在后面边追便骂着什么。

    村长越走越近,李柱子又使起二流性子,背脊一挺,一脸正气,落落大方,心里却不屑的想,我李柱子怕他干什么,全村就他一个老头子那么有艳福,天天抱着美人入睡,独占美食,别人不得靠近,我李柱子不过是替代村子里男人们的眼睛看看美人沐浴,我李柱子年纪轻轻,身强力壮,美女配小伙,无可厚非,你村长年纪一大把,还瘾威不觑,实为天理不容。

    满面春风的村长终于走过来了,他笑嘻嘻地说道:“梁老师啊,辛苦了辛苦了。”

    梁雨依然是迷人的微笑:“我下乡支教本来就是希望能帮助这些孩子,哪有辛苦之说。”

    “哎呀,梁老师真是善良,又……”说到这里村长的眼睛散发着瘾光上下瞄着梁雨玲珑的身材,村长想这当老师的女子就是不一样,虽然自己家里的女人也不差,但梁老师不仅仅是身材好,脸蛋好,重要的是浑身散发出书香味儿,村长不明白那是一种知性美,只知道梁老师总是吸引着他的目光。

    村长看梁雨的眼神越来越放肆,李柱子看在眼里,他还能看不出村长那点心思?这个瘾荡恶心的老男人,李柱子一不小心骂出了嘴。

    幸亏村长专注于梁雨,并没有听见李柱子说的什么,只听到了李柱子的声音,村长这时想起了晚上追的*窥者。

    “李柱子,你小子在这里干啥?”村长走过去直愣愣的问李柱子。眼光上下左右的看李柱子,越看这身板越像昨晚逃跑的人。不等李柱子回答,村长又劈头盖脸的问:“你小子昨晚上去哪里了?”

    “晚上能去哪?睡觉呗!”李柱子耍无赖就像吃干饭一样平常。

    “睡觉?”村长围着李柱子转了一圈,两脚一定,双脚叉开,两手背在背后,像个大领导的口吻说:“在哪里睡觉啊?”

    李柱子噗嗤一声笑出来:“当然是在家里啊,自然我家里的床不如村长家里的软和,也没有人暖被,但我也不会因此跑到你村长家里去睡吧,回去问问你媳妇儿,昨晚睡她身旁的是你村长,不是我李柱子吧。”

    “你……”村长被李柱子摆了一道,怒火中烧,连着媳妇也被他的臭嘴给污秽了,但鉴于梁雨在场村长不好发作,用自己深凹的眼珠子杀人般的眼神盯住李柱子,似在说:走着瞧。

    梁雨见气氛尴尬,连忙说:“村长,你把午饭给我吧,一会吃完饭我该给孩子们上课了。”

    杏子岭偌大的一个山村,只有一个破烂的小学,孩子们如地里劳作的农人,几乎是早出晚归,早上上学前带便当到学校,便是午饭。

    一听梁雨说话,村长立即又恢复脸上灿烂的笑,双手将饭盒递到梁雨身前说:“梁老师快趁热吃饭吧,一会冷了就不好了。”

    其实以往有教师来村里支教,一切衣食住行都是自己照料,只有这次村长十分殷勤,非要中午来送饭。头天晚上村长睡在被窝的时候方翠弯着身子爬到村长身上腻歪的说:“老头子,明天别去送饭嘛,平时我好好的伺候着你,现在你要我给别的女人做饭,安的什么心嘛!”

    村长一个翻身将方翠抖开,“妇人之见,你懂什么?我们村什么时候来过美术老师,美术,人家那是搞艺术的,我们这穷山僻壤的,人家不嫌弃,我们得好好伺候着人家,别说要你给她做饭,就是要你给她擦鞋你也得做。”

    村长这么理直气壮信誓旦旦的一说,方翠立即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心里虽然不满,嘴里也嘟嚷着,但还是默认按照村长的意思做。村长暗想,哼,小女人,两三句就给唬住了。

    当村长感觉到方翠闷声不响了,又翻过身去将方翠抱住,手抚上她胸前的双峰,村长平时甚少干农活,主要是靠从村民身上捞油水,但村长毕竟五十多岁了,当村长也有二十余年了,为着村里的事长期山里山外的奔波,手上也有一些的老茧,触摸到方翠那柔软顺滑的双峰,村长感觉到太舒服了。

    摸着摸着便沉沉的睡去,进入梦乡,梦里梁雨娇美倩影缓缓向他走来……

    感觉到村长没有动作了,方翠小嘴一噘,“老男人,果然不行了……”

    媚乡:金枝欲孽写完后,格子调会继续开新书,到时候会提醒书友的,希..Cn望各位朋友继续捧场,嗯,第5章 老男人不行了这章写得真不容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