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十四章 参

    同事说的这话听上去像是羡慕,要是仔细一品,当中多多少少藏了一些不阴不阳,米娅知道秦桑岩和司徒娇离婚没多久,她很快又和秦桑岩举办了婚礼,难免不落人口舌。

    “千万不要学我,女孩子青春短暂,我苦恋了他十几年到现在才修成正果。”她笑了笑说。

    “十几年?这么说你们早认识了?”有同事忍不住问。

    米娅整理了一下桌面,极自然的说:“我记的好象是十岁左右的时候,我们见了第一面,他上高中的时候正值叛逆期,被人追杀我救了他一命,后来他一直在找我,有一次在街上他误把司徒娇当成了我,以为司徒娇是他的救命恩人,直到结婚后他才发现弄错了。”

    同事们露出惊讶的表情,“这司徒娇也太坏了吧,听说她和秦局交往了好多年,竟然一声不响,这不等于是骗婚吗?溴”

    “也没那么严重,爱情容易使人晕头转向。”米娅面不改色心不跳,大方的笑笑。

    听见这些实情,同事们反倒不好议论什么了,于是聊点无关痛痒的话题,各自工作了。

    这天一开始上班,孙局就叫她到办公室,派给了她一些任务祷。

    晚上下班,她早早收拾东西,赵茵笑着说:“难的看你准时下班,急着赶回去给秦局做饭吧?”

    “是啊,结了婚和以前不一样了,得学着当个好妻子。”米娅勾起一丝笑,挎上包,急急忙忙走出教育局大楼,直奔附近的大型超市,采买一些晚餐的食材。

    别墅里冷冷清清,她把菜提到厨房,厨房里到处干净的能照见人影,早上她煮了粥,走的匆忙,没顾得上刷锅刷碗,这会儿水池里干干净净,锅碗已经被人洗掉,有水渍的地面砖也看上去重新擦过,应该是钟点工的杰作。保姆们一个月没来,可能已被他全部辞退,因为陈芳,他这么做大有杀一儆百的意思,倒是没忘请钟点工来维持别墅里外的卫生。

    摘菜、洗菜、切菜、配菜……她像从前和他商量好的一样做完这些,发现自己有点傻,他们如今的关系,他怎么可能给她开火做饭。

    这么一想,她倒没有泄气,到书房去查菜谱,拧了半天的门发现拧不开,被人刻意上了锁。

    他就这么防着她?米娅抿唇,用手机上网查,按着步骤在厨房里忙活,一会不是铲子掉了,就是菜焦了,准备的三个菜,最后只有一个卖相好一些,蒜泥茼蒿。她欣慰的拿起筷子一尝,下一秒吐在垃圾桶里,甜的要命,可能把糖当成了盐。

    盯着炒的糟糕的菜,她杵了许久,明亮的灯静静将她整个人笼罩在淡淡的光晕中,过了良久,她把菜全部倒掉。

    端了一杯温开水到客厅看电视,这时候指针指向七点,新闻联播,加两集黄金档电视剧播完快九点半,期待的汽车声始终没有响起。

    她拿着手机调出联系人滑到“桑岩”,手指迟迟落不下去,打通了说什么呢,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如果他真的肯说自己的行踪,又怎么会到现在连通电话也没有。

    扔掉手机,给自己煮了一碗白粥,就着一包榨菜解决了早在哀鸣的肚皮,从冰箱里拿出水果洗,切了一半火龙果,边看电视边用小勺挖着吃。

    墙上的钟缓慢的移动,时间来到十一点二十分,没有汽车声,没有开门声,只有电视单调的声音,米娅关掉电视,上楼洗澡睡觉。

    秦桑岩倒没有夜不归宿,她睡下没多久,朦胧听到卧室门声,等她从被子里伸出头来,一个身影闪进浴室,哗哗的水声告诉她人已经回来了。

    困的很,她躺下去,这一觉就睡到早上,身边的位置空着,有他睡过的痕迹。到外面去看车库,他送的跑车和程池送的跑车都在,唯独他的车不在,他一大早走了。

    米娅失落的苦笑,才七点不到,以前他都是八点半才从家里出发,这么早去哪儿?他又不是第一天刚升上局长的位置,工作有这么忙吗?

    早上出门前她留了张字条,“今晚我会晚回来,有个饭局,最晚九点。”

    教育部派考察团下来视察,孙局在市里最豪华的酒店摆了饭局,局里的副局长,米娅和孙局的另一秘书作陪。席上免不了推杯换盏,米娅从来不在饭局上喝酒,无奈被迫喝了一点,幸好是红酒。

    米娅步出酒店脚步稍有趔趄,招了辆计程车一头扎进去,故意让司机多绕了两圈,她比字条上的九点晚回去一个多小时。

    在别墅门外她就知道他没回来,里面黑漆漆的,庭院里的路灯单调的亮着,苦涩的推开门进屋,那张字条还好好的躺在那儿,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踢掉鞋直奔卧室。

    他夜里回来她睡的沉,第二天醒来他已经悄无声息的走了。

    早饭,米娅在外面解决,要了一碗豆浆、一份生煎和一碗小馄饨,意外接到一个电话。

    “您好,请问是程小姐吗?”是个陌生的男声。

    “我不姓程,你打错了。”

    “咦。”对方惊诧了一下,报出她的手机号码,“是您的手机吗?”

    “是,可我不姓程。”

    “您是不是程老板的女儿?”

    程池?米娅:“是。”

    “那就对了,我想向您打听一下财富广场的商铺一年的租金价位,我对您的商铺很有兴趣,想租下来,如果您给的租金合理,我想租个五年十年没问题。”

    这么一听,米娅想起程池给的嫁妆中好象有在财富广场的什么商铺,而且是两间。

    “对不起,我暂时还没有想好。”她连门朝南朝北都不知道,只能这么说。

    “那……您什么时候想好?我们真的很有诚信,准备在那里开一家手机城。”

    对方似乎真的很急,米娅考虑了一下:“后天吧,怎么样?”

    “行,程小姐,一言为定,后天我再给您打电话。”

    吃完早饭,她给程珞打电话:“你不是说要借我的嫁妆钱吧,什么时候有空帮我把那些嫁妆处理掉,变成现金?”

    程珞不急不缓的问:“程池给了你多少嫁妆?”米娅细细数来,程珞说:“这样吧,我只要那一千万的支票,别的就不用了,跑车你留着开,别墅和商铺还有升值空间,卖了多可惜,别墅你留着住,商铺你留着租,就光收这两间黄金地段的租金就够你吃上五年十年的。”

    这么夸张,米娅虽没有接触过,也知道里面的丰厚回报:“今天倒有人向我打听租金的问题,我还没有去店铺那儿看,也不知道要租多少合适。”

    “要不这样,晚上下完班我去店里和你会合,具体的我帮你参谋参谋。”

    这是再好不过了,米娅:“嗯,那就这样。”

    傍晚下班后她想过给秦桑岩发短信,说晚上会晚点回去,不自觉的想到昨天的字条,一颗心像泡在冰水里。

    程珞到的比她早,她费了一点功夫才找到商铺的位置,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中间相隔四家店铺,用钥匙开了其中一间,空间真的是大,难怪有人要租来开手机城。

    “这附近的店铺租金价位我帮你打听过了,全在这儿。”程珞做事周全,给她一只资料袋,“这里的确是个黄金地段,隔壁就是S市最繁华的步行街,逛街的人一般都会从这里逛到步行街去,旁边又是旅游景点,想不火爆都难。你就放心大胆的要租金,不愁没人租。”

    米娅一页页翻看资料,不知道程珞是怎么弄到的手,这一排的商铺租金价位一览无余,没有年租金低于八十万的。

    “别怀疑,这些可全是机密,都是双方签的合同,数字真实有效,看完我就把它扔到碎纸机去,不然可会惹来大麻烦,人家告我们一个窃取商业机密罪。”程珞说着把资料袋小心收好。

    “我看过了有一家商铺的面积和我们这间差不多大,他们要价一百四十万,你觉得怎么样?”

    程珞耸耸,“商铺是你的,你说了算。”

    米娅没底,“你就说说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是你要少了,你说的那间哪有这间大,多出好几十平米呢,要我说多加三十万。”程珞讲起来眼睛眨都不眨,“还有另外一间,虽然比这间小,但是它上一家的装修还在那儿,怎么也要个一百万。这样,你每年不需要做事,光收租就是将近三百万。”

    “行,听你的。”有了程珞当军师,米娅心里踏实多了。

    ∩﹏∩∩﹏∩∩﹏∩∩﹏∩

    今天的更新了了,明后两天周末,各二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