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4章,你就要了我吧

    第704章,你就要了我吧!

    第704章,

    卫兵却没有回答,她等了老半天,也没有,似乎没有听见她提的问题,这样也好,比当面拒绝她好,细凤没有再问,

    在接下来的大半个月,卫兵继续给他们家做家具,而细凤也继续细心照顾他,继续对他眉目传情,两人越来越熟络,但卫兵始终都不透露他心里的想法。

    眼看着家具要打好了,以后要见他的面就难了,细凤鼓着勇气,趁毛仔在大堂玩耍,她在他身边细声说:“卫兵,我想问你一件事。”

    说这事的时候,她的脸都通红。

    卫兵停下手中活,抬起头看着她,“嫂子,你说。”

    细凤环顾了一上,怯怯地说:“你知道吗?你毛仔哥不能生孩子。”

    卫兵点点头,“知道,我妈跟我说的。”

    “哦,你知道就好,我只是想……”细凤欲言又止。

    卫兵说:“嫂子,都是自家人,你有话直说好了。”

    听他这么一说,细凤胆子大了起来,“那我就直说了,我的意思是……你可不可以……借个种给我?”说这话的时候,细凤的脸上火辣辣的。

    卫兵吃了一惊,“借种?”他不禁环顾了一下四周,他万万没想到细凤会提这样的要求。

    细凤羞得低下了头,马上话已说出口了,就咬咬牙,豁出去了,反正你不自己借个种,葛方老头迟早也要打自己的主意:“是,借种。”

    卫兵满脸严肃,“嫂子,这话我就算没有听到。”

    细凤抬起头来,两滴晶莹的泪珠滑落脸庞,咬着嘴唇说:“卫兵,我真的是没办法了,你哥不能生育,可是你二叔却很着急,我在想,反正你是他的堂弟,借了你的种也算是你们葛家的,最关键一点,就是我……”

    卫兵问:“什么?”

    细凤再度低下了头,“就是我喜欢你。”

    卫兵左右看了一下,生怕让别人给听见了,她的声音细细的,但却听得很真切。

    卫兵笑了“嫂子,你别玩笑了。”

    细凤抬起眸子,眸子里闪着泪光,她认真地说:“你看我这样子像是开玩笑吗?”

    卫兵愣了一下,然后说:“嫂子,你听我说,不行的,我不能这么做,就算要借种也要经过二叔同意,让他提出来,我们这样偷偷苟和是不行的,再说了,二叔对我有恩,我不能这样对他,嫂子,这话就到这,你别再说了。”

    说着,卫兵又低头干活。

    “那你说,你喜不喜欢我?”细凤问。

    “我……”卫兵支吾着。

    “你就说嘛,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再也不会打扰你。”

    卫兵不语,用力刨着,刨出一地木头花。

    细凤一把夺下了他的刨子,“你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卫兵沉默了一会,点点头。

    细凤笑了:“你真的喜欢我?”心里甜滋滋的。

    “是”卫兵能不喜欢她吗?她那么漂亮,又对他那么好民,卫兵也不是一根木头。

    细凤放下刨子,双手抓着他的手腕,眼睛里满是柔情蜜意“既然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那咱们就生一个属于你和我的孩子,怎么样?”

    “不行的。”卫兵推开了她,看了看门口,幸好没有人看见。

    “你……”

    卫兵看着她,“嫂子,我可以把你放在心里,但是我们不能越过那条红条,你明白吗?”

    细凤泪水涟涟,摇着头,“我不明白,你也知道,这桩婚姻不是我自愿的,这你也知道的吧?”

    卫兵点点头,“没错,我知道,但不管你愿不愿意,这已经是事实了,我不可以做对不起二叔的事,你一定要明白。”

    细凤依然摇头,“我不明白,我现在过得一点也不幸福,毛仔他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我不知道往后这日子怎么过?”

    说着,细凤泪如雨下,显得楚楚可怜,卫兵很想给她擦一下眼泪,但是他不能,他说:“嫂子,我知道你的日子过得苦,我想毛仔哥迟早会长大的,你一定会苦尽甘来的。”

    细凤还是摇着头,“你不要哄我了,他的年纪都比你大,他还能长到哪去?现在这个家,靠老头顶着,一旦他老了干不动了,我们的生活都会成问题。”

    卫兵点点头,“我知道,但你放心,到我二叔老的那么一天,我会照顾你们的。”

    细凤听着,抹了一下眼泪,嘴角露出微笑,“既然这样,你晚也是照顾,早也是照顾,不如我们早点做了事实夫妻,也好让我有个盼头,你看怎么样?”

    卫兵摇摇头,“我说的照顾,只是一个侄子照顾二叔一家的那种,那是我对二叔的报答,我说这样的话,是让你安心在这里呆着,安心做我的嫂子,你明白吗?”

    细凤双手又禁不住抓住他的手,她似乎没有听见他说的话,而是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卫兵,你带我走吧,我们离开这,找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快快乐乐地生活,你看怎么样?”

    她非常期待地看着他,渴望他带自己逃出这个牢笼,开始幸福的生活,如果要她在卫兵和他哥的幸福之间作一个选择,她会毫不犹豫地选卫兵,所以只要他肯带自己走,她什么都可以放下。

    然而卫兵剥掉了她的手,“嫂子,你还没明白我的意思,咱们不能这样,我不会带你走的。”

    “啊?”细凤后退了一步,“难道你忍心我一辈子过这样的日子?”泪水再次滑落而下。

    卫兵神情黯然,“我真的……无能为力。”

    “不,你不是无能为力,你是不想。”

    “对,我不想,而且不能,嫂子,我得干活了。”说着,他拿起刨子又刨了起来。

    细凤无奈地走了开。

    又过了几天,家具基本上打好了,这是最后一天了,细凤恋恋不舍,在他要走的时候,细凤从后面抱住了他,“卫兵,你就要了我吧!”

    葛钱正好路过,正好就目见细凤抱着卫兵的那一幕,心想这细凤原来也是个烂货,还装什么假正经,他妈的,看老子不把你给捅了,他又忘了那断指之痛,于是他躲到了一边,等着卫兵出来。

    卫兵狠狠心,又剥开了她的手,“嫂子,别这样。”

    “卫兵,你不要离开我。”细凤几近是哀求,她又抱住了他。

    卫兵再次将她的手剥开,向前走了一步,背对着她说:“嫂子,我也要娶老婆了,所以你忘了我吧!”

    “不要啊!”

    卫兵狠狠心,走了。

    细凤看着他的背影离去,好像掉了魂似的,她呆呆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发愣。

    躲一旁的葛钱,眼见卫兵已经走远了,便挨上门来,背贴着围墙,往院子里瞧,见细凤正坐在那发愣,而且只有她一个人。

    葛钱高兴坏了,好啊!这小娘子正发呆呢,机会来了,这次你跑不掉了吧!

    葛钱搓着手,掂着脚根悄无声息地朝她靠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